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八十八章(二更) 文 / 西子情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陆之凌坐了片刻,见云迟无大碍,又回了住处去歇着了。

    花颜倚在床边,看着云迟,她昏迷半个月醒来后,看到他如风中的落叶一般,孱弱苍白,本以为那时已经算得上是心惊骇然了,没想到如今还有更严重的。

    这般瘦峭苍白,让人看着心都不由得揪起来。

    她想着,当初在蛊王宫,云迟冲进去乍然见到她与暗人之王要同归于尽时,是否也是一样的心惊骇然,而在他杀了暗人之王从蛊王宫带出她后,在得知她濒临死境时,是否心也一样地揪起来。

    她乱七八糟地想着,她与云迟,他拿着懿旨赐婚前往临安花家住那七日,除了最初之日见了一面外,她都避而不见,后来暗中斗智斗勇了一年,没逼迫得他退婚,得知他要接她去熟悉东宫时,她带着秋月只身进了京,在东宫,也就住了数日而已。

    按理说,他们真正相处的时日十分的短,本来不该有什么情深似海才是,却偏偏云迟做出来的事情,真就那么情深似海。

    她以前怀疑,他年少时,为赵清溪画了一幅美人图,却自此就决定不娶她了。这般快刀斩断那刚萌芽起的情丝,可以称得上对自己心狠了。而他一步步从少年到成年,总不该越活越回去。

    对她,情由何生?是斩不断?还是……

    “太子妃,药煎好了。”小忠子端着一碗药进来,轻声说。

    花颜打住乱七八糟的思绪,平静地对他说,“那就喂太子殿下服下吧!”

    小忠子端着汤药上前,递给花颜,小心翼翼地说,“还是您来吧!连一颗药丸殿下都不让奴才喂,更何况这汤药了。”

    花颜伸手接过,对他问,“以前呢?”

    小忠子瞅了一眼云迟,小声说,“以前都是殿下自己喝,曾经也受过一次重伤,危在旦夕,但殿下咬牙挺着不敢闭眼,药也是自己喝的。”

    花颜闻言转眸看云迟,见他闭着眼睛,睡得熟,感觉手中的药碗有些烫,她点头,对小忠子说,“有些烫,先放一放吧,一会儿我喊醒他喝。”

    小忠子应是,退了出去。

    花颜等了半晌,药碗不那么烫了,轻轻推云迟,“云迟,醒醒,喝药了。”

    云迟慢慢醒转,睁开眼睛,乏力地瞅着花颜,带着三分困顿不堪,七分难受至极的模样“唔”了一声,摇头,“不想喝药。”

    花颜瞪着他,“必须喝药。”

    云迟又“唔”了一声,闭上眼睛,没了动静。

    花颜再伸手推他,强调,“你伤势太重,必须喝药,药方里面加了祛热毒的药,不喝药的话,你发起高热就危险了。”

    云迟动了动头,难受地低声说,“你喂我。”

    花颜绷起脸,“云迟,你可不是小孩子了,我听小忠子说了,你以前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自己撑着喝药的。”

    云迟闭着眼睛低声说,“那是以前,如今你在身边,自是不同了。”话落,又道,“你昏迷不醒时,是我每日亲自喂你喝药,从未假手于人。”

    花颜端着药碗无言片刻,无奈,对他说,“你松手,我喂你。”

    云迟偏转过头,睁开眼睛,看着她,低声说,“用嘴喂。”

    花颜手一颤,险些端不住药碗,恼怒道,“都伤成这样了,胡做什么?”

    云迟又转过脸,埋在枕头上,没了动静。

    花颜瞪了他半晌,脸色又羞又气,眼见着药渐渐地凉了,才咬牙说,“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云迟闻言转过头,面上露出细微的笑意,眼底如细碎了光圈,温柔地说,“也许吧。”

    花颜含了一口汤药,慢慢俯下身,贴上他的唇。

    云迟睫毛细微地颤了颤,张口吞下她渡进他口中的药,明明是极苦的汤药,偏偏他没觉出苦味,倒是觉出了几分甜味。

    殿内安静,便这样一碗药见了底。

    花颜放下药碗,掏出娟帕,先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然后又给云迟擦了擦嘴角,才有些羞愤地说,“如今喝了药,赶紧睡吧!”

    云迟握着她的手不松开,耳根子也染了细微的红晕,让他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没那么白了,他低声难受地说,“你陪着我,别离开。”

    花颜红着脸瞪他,“你将我手抓的这么紧,我怎么离开?”

    云迟又笑了,闭上了眼睛。

    花颜见他很快便呼吸均匀睡了过去,暗想以前的云迟是什么样儿?一定与现在不同吧!他是太子,皇后在他五岁时薨了,他虽然后来养在太后膝下五年,皇上也极看重他,但到底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都是先将他当做储君来培养的,其次才是孙子儿子对待,应该不曾享受过宠溺。

    但偏偏,他骨子里是极任性的,不知道随了谁。

    就拿对她来说,任性到非要娶她,不惜一切代价。

    如今受了重伤,这任性更加显露了。

    花颜看了他许久,渐渐地,也有些累了,便挨着他躺下,闭上眼睛也跟着睡了。

    毕竟是身边躺着个伤患,花颜睡不太踏实,偶尔睁开眼睛看看云迟,见他安静地睡着,没烧起来,才放心。

    傍晚,到了晚膳的时辰,花颜又推醒云迟,采青端来清粥小菜,这一回,云迟没再任性,花颜用勺子舀了粥喂他,他乖乖地吃了,又喝了些水,之后没再要求什么,自己规矩地喝了药。

    花颜觉得不任性的云迟,还是极好侍候的。

    云迟用过晚膳后,大约因为汤药里面加了安眠的成分,他又有些昏昏欲睡,但闭上眼睛前,还是松开了花颜的手,对她说,“今晚让小忠子给我守夜吧,你去隔壁房里休息。”

    花颜一怔,气笑,“大半日都攥着我的手让我陪着你,如今这是怎么开窍了?要赶我走?”

    云迟不由得好笑,摇摇头说,“你体内余毒未清,我怕因为我,将你折腾的更瘦弱了,陪我大半日就够了。今晚好好睡。”

    花颜摇头,“你睡觉安静,也不碍着我什么。”

    云迟依旧摇头,“听话,去隔壁睡,我估计要在床上躺几日,你白天再陪着我,若是日夜陪着我,你受不住的。”

    花颜蹙眉,“我受得住的,你也太小看我了。”

    云迟固执地说,“你的命是我好不容易救回来的,要好好养着的,听我的。”

    花颜见他坚持,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对他说,“我睡里面,让小忠子睡在外面画堂,这样如何?若是你要喝个水什么的,只管喊小忠子,也碍不着我睡觉。”

    云迟想了想,点头,“这样也好,这些时日每晚你都睡在我身边,若是乍然不在,我估计也睡不安稳。”

    花颜瞪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你还这么多事儿做什么?”说完,她对外吩咐了一声。

    小忠子闻言连声点头,“太子妃放心,奴才一定警醒些。”

    花颜不再多言,起身去梳洗。

    过了一会儿,外面有脚步声走来,响起陆之凌的声音,“太子殿下可醒来了?”

    小忠子连忙对陆之凌见礼,立即回话说,“陆世子,殿下醒来用过晚膳喝了药,这时候怕是又睡下了。您要见殿下的话,奴才……”

    陆之凌向里面看了一眼,内殿静静的,他摇头,“我只是过来看看,既然太子殿下无碍,我明日再过来看他。”

    花颜转头看云迟,见他闭着眼睛,没有见陆之凌的打算,便也没出声。

    小忠子点头。

    陆之凌转身又走了。

    花颜梳洗妥当,上了床,云迟在她躺下后,立即又握住了她的手。

    花颜看着他,趴卧着已经半日没动了,一定难受得很,她想了想,问,“侧着身躺着应该也无碍,只要不碰到后背的伤口就行,我试着帮你将身子侧过来睡?估计会好受一些,怎样?”

    云迟“嗯”了一声,“也好,这样是十分难受,浑身僵硬得很。”

    花颜抬手,不敢碰触他后背,轻轻地将他身子慢慢地调成侧躺着的姿势,做完后,对他问,“这样如何?可碰触了伤口?”

    云迟摇头,长舒了一口气,“未曾,总算舒服了些。”

    花颜擦擦汗,挥手熄灭了灯。

    ------题外话------

    这是三更!

    宝贝们,有票的给票,明天继续走高甜高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