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0376、心理医生 文 / 乱世狂刀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的时间了,看见过许多,也经历过许多,自从当初一怒之下铲平神农帮之后,李牧对于杀戮,就不是特别排斥了。

    这其中,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在于,在一个不像是地球那样文明建制的非法制的世界,在这个奉行着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世界,基本上,唯有手中刀,才能主持正义。

    所以,在听到了这些道士的毒计,听到了青峰峡外面那些军人的无耻之后,李牧决定,不放走一个。

    这些人留在世上,就是祸胎,就是恶魔。

    他们武功高强,他们地位不俗,但他们却心中毫无善念。

    这样的人,不,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这样的货色,留在这个世上,就是对善者的不负责任,就像是长在良田之中的杂草,李牧既然拥有拔掉这些杂草的能力,为何不拔掉呢?

    “汪,我也去看看。”哈士奇一看袁吼出去了,就有点儿按耐不住,也追了出去。

    凑热闹这种事情,它最擅长,也最喜欢。

    很快,镇外响起了惨叫之声。

    青峰峡里面的平民们,都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道真等人,犹豫了一会儿,在道真的带领之下,过来想李牧行礼致谢。

    “多谢张道长。”道真行礼唱喏:“只是,外面那些人,或许有无辜,小道斗胆,可否之诛首恶,放过胁从……”

    李牧看着他,仔细打量了一会儿,一直到看的道真自己也都有点儿发毛了,才问道:“你师父生前,应该对你一点儿都不好吧。”

    道真一愣,连忙道:“张道长何出此言?不不不,家师生前,待我如同亲子,小道就算是粉身碎骨,也难报家师养育之恩之万一。”

    李牧冷笑道:“既然如此,为何你坐视青城山沦入小人之手?”

    “这……”道真没有想到,李牧这样一个陌生人,一上来,就如此训斥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么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是时间流逝,自己面对的是已经逝去的师尊,在这个叫做张三丰的少年人身上,有一种只有师父身上才有的气势和威严。

    他诺诺地道:“我……不想青城山因我而分裂战乱。我……”

    “愚蠢。”李牧道:“你以为神宗之争,是在过家家吗?啊?你退出来,青城山就能不分裂?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些尸体,想想那些为了保护你而死的弟子,再看看,现在陪在你身边这几个伤痕累累的同伴……你倒是已经退出了,但是你觉得,现在青城山难道没有分裂吗?它落到了什么人的手中?”

    道真下意识地朝着几个同伴看去。

    他看到的是,是鲜血,白骨,以及对于敌人的愤怒的眼神。

    一种愧疚,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自从师尊陨落以来,他浑浑噩噩,身边之人,也都是在尽力保护他,因他身份尊贵,有谁敢如此疾言厉色地对他说话?此时李牧开口呵斥,仿佛是一道道的重锤,狠狠地砸在他的心头,令他心惊肉跳。

    “可是……可是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掌门,我……”道真吞吞吐吐地道,神色有些迷茫。

    李牧更是冷笑道:“有谁天生下来,就一定适合去做掌门?你师尊这些年,养你育你,难道不是在教你如何做一个合格掌门吗?他这些年辛辛苦苦,就算是教一条狗,也该开窍了,你却这样轻飘飘一句话,就把本该由你来承担的责任,推卸的干干净净?不会做,难道不知道学着去做吗?”

    道真一下子脸色潮红犹如猪肝一样,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他身边那些伤痕累累的同伴们,也都神色复杂地看着道真。

    这些天来,他们又何尝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原本若是道真下定决心与道灵一派死战的话,未尝没有机会制胜,将青城山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可偏偏道真学到了老掌门道重阳的本事和衣钵,却没有学到老掌门的手段和心性,温室里的花苗,在重压之下近乎于崩溃,连带着,那些拥护老掌门决定,支持道真作为正统掌门人的许多忠诚之士,也是死的死,散的散,一个个也都心灰意冷。

    李牧盯着道真,又开口道:“想不想为你的师尊报仇?”

    “啊?”道真一愣。

    “我问你,想不想为道重阳报仇?”李牧道。

    道真下意识地道:“报仇?这……可是,师尊乃是与【关山九重】李破月公平约战重伤,被天外邪魔偷袭而死,【关山九重】一代宗师,光明磊落,死前更与师尊联手,我不能找他的传人报仇,至于那些天外邪魔,都已经当场被杀,我……我怎么报仇?这……”

    李牧直接打断他,道:“愚蠢,猪脑子。”

    道真面色尴尬,但他的性格醇厚,并不生气,反而是恭恭敬敬地向李牧行礼,道:“小道愚钝,还请张道长为小道解惑。”

    李牧心想,这人倒也不是一无长处,只是这性格……太软了。

    他直接毫不留情地再道:“你也不想想,为什么李破月与道重阳,是何等人物?在安静了千年之后,偏偏在这个时候约战,难道两个人都活得不耐烦了吗?你再想想,是什么人能够有能力和能量,在两大九极巅峰强者约战过程中下手,除了天外邪魔之外,那些同样出手偷袭的宗门、世家、散修高手,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话,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心齐?你再想想,现场那些所谓联合起来,斩杀了所有天外邪魔和偷袭者的正义人士们,会不会并非是激于正义,而是因为想要杀人灭口……你好好想想这其中的诸多关窍,大概就可以想出来,你师尊之死,包括李破月之死,乃是死于一场阴谋,而绝非是什么公平约战,他们,都是被人算计了,不然,为何他们死后,不论是关山牧场,还是青城山上,都爆发了叛乱?嗯?”

    “这……”道真面色剧变。

    他咯噔一下,后退了两三步,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李牧:“阁下……你……的意思是说……是说……”他身躯在颤抖着。

    如果真的如李牧所说,那一切……也太可怕了吧。

    李牧往前一步,直接瞪着他,毫不客气地道:“再往深处想一想,难道不是青城山上,有人提前背叛了道重阳,所以偷袭者才能那么容易破开他的功法,那么容易偷袭得手?嗯?你师尊也算是一世英雄,怎么就培养了你这样一个蠢蛋。”

    “我……我我我……”道真表情僵硬,浑身都在颤抖。

    他的脑海之中,骤然有一道亮光闪过,驱散了漫天的阴云,看到了一些从未注意到的细节。

    然后,渐渐地,道真的面色,骤然变得狰狞了起来。

    一种仇恨的味道和气息,在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他的拳头握紧,有一种淡淡的红色,在他的眼睛里无声无息地汇聚,原本略显懦弱的气息,竟似是钢铁一样,逐渐强硬了起来。

    单单从外在外貌和气息来看,几乎是在一瞬间,道真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还是他。

    但他,已经不是他了。

    旁白的其他同伴们,看着道真,明显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他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惊喜之色,因为这种变化,毫无疑问是他们所乐见其成但是这么长一时间里,一只都没有办法做到的,而现在,竟然是因为这个叫做张三丰的少年人的一席话,而实现了。

    李牧一看,这哥们基本上是到了爆种的边缘点了。

    刺激的差不多了。

    其实,这倒不是李牧真的就这么厉害。

    除了李牧这一番话之外,道真自己这一年时间以来的经历,思考,苦闷、迷茫、悲痛也的确是累积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所谓量变引起质变,李牧这一番话,大概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道真终于彻底就……爆发了。

    “多谢张道长。”道真身躯如标枪一样,上前行礼:“无量天尊,小道知道如何去做了。”

    “恩,亡羊补牢,犹未晚也。”李牧点点头,道:“你师尊这一生,最得意的只有两件事情,第一是青城山,第二便是你道真,弯路走了这么久,你总算是回头了……你走吧。”

    李牧琢磨着,自己这临时心理医生的工作也做完了,差不多该赶路了。

    至于道真是不是可以真的打回青城山,能不能拨乱反正,将这个道家第一宗带上征途,那就不是李牧所能控制的了。

    各人都有各人的命。

    要是道真在反攻青城山的过程中,斗不过叛逆道灵,把命丢了,那也只能怪他没有本事,李牧今天不救他,他也死了,早死晚死而已,明明白白堂堂正正的死,总比死的葫芦糊涂东躲西藏的好。

    而刚才李牧对道真说的这些话,倒也不是瞎几把扯犊子。

    这是李牧自己思考的出来的一些结论。

    道重阳和李破月之死,关山牧场和青城山之乱,秦明帝的崛起,天下三大帝国的乱象……要说这背后,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势力和阴谋,鬼才信。

    “不知道阁下,可否以真名示我?”道真恭敬地行了道家大礼,神色逐渐恢复,眼神却无比地清明坚定,道:“日后不管我能否达到师父生前期待的高度,但阁下今日之训,却是铭记五内,不敢忘怀,日后若是再相见,必定回报阁下之大恩。”——

    今天第一更,昨天没有找到像样的礼物,所以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发红包,五十一个,大家快去关注,快去参与,领取红包,接下来的几天还会有,公众号搜索乱世狂刀四个字,真人头像即是,唯有这个是正版哦。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