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419章,疑点 文 / 姒锦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噗!向晚拂他手,小女人似的娇瞪他一眼。

    “是是是,最喜欢你如山的肉体和如海的灵魂了。这样可以了吧,小白先生?”

    “说得好!朕有奖!”白慕川低头,吻她额头。

    两个人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但白慕川的样子,远比向晚更淡然。

    “肉体你晚上再爱,我们说案子吧!”

    向晚嘴里吡吡地笑,蹭了蹭他的胳膊,“嗯,反正以后有我爱你了,人世辛苦,有我共度。小白先生,恭喜你,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喜提漂亮女友一枚!”

    “哈!”白慕川揉她脑袋,“你啊!如果每天都这么乖,多好。”

    “哦了,原来有时候我不乖啊,你不喜欢啊!”

    “傻妞!”

    两个人打情骂俏几句,又说回案子。

    向晚的疑惑是,“你说你妈妈没死,那她去哪里了?”

    她以为又将有一个秘辛故事。

    然而,白慕川只淡淡牵唇,“我不知道。”

    “那为什么……录音里不是说自杀了?”

    “档案卷宗里,也这么写的。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程为季……没有十遍也有八遍吧。”白慕川皱了一下眉头,“当年这个案子,由他亲自处理的。当然,这样的一个案子,本来用不着他,但事关我妈,他把手伸得很长。”

    向晚静静听,没插嘴。

    白慕川考虑一下,“出事后,我就被他找来的人带走了。但我的印象里,我看见过我妈……”

    向晚又是一吓,“怎么?”

    白慕川目光沉下,“她自杀那一晚。站在我的床前,抚摸我的脸,对我说,她要走了,以后……会有别人来疼爱我。”

    向晚喉咙哽了一下。

    她很想说,妈妈说的“这个走”,也许就是“那个走”啊。

    也许,只是白慕川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

    白慕川盯着她的眼,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

    “不是那样。”他说:“她准备了离开的行李。”

    一个自杀的人,是不会准备行李的。

    白慕川又说:“她很冷静。告诉我,她犯了一个错,不能原谅自己……从此母子分离之痛,就当恕罪吧!”

    一个错,是没有救人的那个错吗?

    向晚疑惑地想了想,“那为什么……你一定认为她没死?”

    就算不想死。

    也可能是被他杀啊。

    录音里也说了,崔鸣报复杀人。

    白慕川的话有疑点。

    而他自己,似乎也很难解释。

    “我没有看到妈妈的尸体,最后的遗容没有见到,葬礼都没有让我参加……这不合理,我已经八岁了。”

    让儿子为母送葬,是中国人的传统。

    “也许怕你……难过?”向晚试着分析。

    “呵!”白慕川冷笑,“一个八岁小孩的心情,那时没有人在意的。”

    说到这里,他顿一下,目光突然凉丝丝地盯住向晚。

    “我翻看了当年的完整卷宗。里面没有一张自杀后的现场照片……嗯,我是指尸体,真正死亡后的照片。仅有的几张事故照片,是抢救过程中的她,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死。我就是在那些照片上,看到的……那个文身。”

    这……

    那就真有疑点了。

    按说以自杀做死亡结论。

    大概都要有个死者的死亡照片吧?

    “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白慕川突然沉下眸子。

    表情,有一丝丝疼痛。

    “我对八岁的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我始终有一个不敢肯定的回忆,妈妈最后的影像,就是…在她自杀后的,身上是带着血的……”

    啊!

    呼!向晚深吸一口气。

    看着白慕川,她没有吭声。

    这种儿时的记忆,真假确实难说。

    白慕川凉凉一笑,“因为这些疑点,我一直认为,他们隐瞒了我什么。我也一直想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每一个儿子,都希望妈妈永远活着吧。

    向晚抿了抿唇,“你会找到她的。”

    白慕川没回答,撩她一眼。

    向晚也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太违心了。

    想了想,她又问:“你妈妈离开,难道是因为害怕……那个人的报复?”

    呵!白慕川勾唇,目光清冷,“听到那个录音后,我个人也分析过,她当初决定离开我,然后把我交给程为季,应该是受到了某种威胁……毕竟一个女人,在面对一个强大且疯狂的男人时,担心自己的孩子,怕孩子被连累……她无力保护我,对方无孔不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报复了。而程为季,有自己的家庭……”

    她有什么办法呢?

    把孩子交到一个自以为安全的地方。

    符合逻辑!

    向晚轻轻捏他的手,没说话。

    白慕川身子却有些僵硬,像一个受过伤害,还在努力强装坚强的孩子,一动不动地盯住向晚,慢声一笑。

    “但如果她还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长大了。为什么不肯来见?”

    “也许……”

    向晚想说。

    也许另外成了家。

    也许有了别的考量……

    对一个人来说,20年的人生,可谓天翻地覆。

    谁能保证20年后,还初心不改?

    20年,时光漫长得可以洗涤掉一切的情感。

    “所以,你想妈妈了吗?”她问。

    “不,我想找到她,然后问问她,为什么……”白慕川微掀的唇角,带着一股满不在乎的笑,却凉到了骨子,“我是一个刑警,对于想不通的问题,是一定要弄明白的。”

    仅仅如此吗?

    当然不。

    向晚不拆穿他,只微微一笑。

    “嗯,那我建议你,也顺便弄明白,徐招娣、孙尚丽、谢绾绾……当然,还有孟炽这些人,和当年那一场天灾有没有什么关系?”

    “谢绾绾……”白慕川接过话来。

    提到这个名字,他似乎怕向晚有想法,轻轻瞄她一眼。

    “跟她,是有点关系的。”

    ……

    嗯?

    谢绾绾也有关系。

    向晚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很想说,你俩这关系渊源还真的挺好呢。

    怪不得谢绾绾爱他爱到骨头缝……

    然而,毕竟是个严肃的话题。

    她没有说。

    只静静看着白慕川。

    过往的忧伤,大概都不愿意被人追问。

    等他自己说出来,那叫坚强。

    白慕川沉吟了一下,无意识地拿过向晚面前的果汁,轻轻吸了一口,再迎上向晚的目光,恍惚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那漂亮的玻璃杯,唇角勾了勾,“挺好喝的!”

    向晚:“你平常又不喝的。心绪不宁啊?”

    白慕川没有否认,搓了搓太阳穴。

    “很久没想起过去的事了。”

    嗯。向晚看着此刻的白慕川,内心的母爱都泛滥了,不想逼他。

    “想不起来就算了。咱不想了——”

    白慕川目光一动,打断她,“向晚,我得告诉你——”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