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六百九十九章 凤临天(完) 文 / 冰蓝纱X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聂无双仿佛察觉到了背后流连不去的目光,忽地回头,却只能看见远远的宫檐下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风动柳枝,仿佛有人已猝然离去。

    她美眸中一黯,久久不语。

    ……

    未央宫中寂静无声,长长的裙裾拖过似水光滑的金水砖,锦绣绸缎如惊了一面春水,荡漾出旖旎的水波。她缓步来到这高高的御座上。自从三年前宫变之后,这里曾是整个应国权力最核心的所在。

    若这宫殿有知,应该记得曾经有一位年轻的男子,眉间厉色重重,琥珀色的异眸看着俯跪居心各异的臣子,唇边皆是冰冷嘲弄的冷笑。

    这里也曾有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身着沉沉凤服,眉间皆是倦色,日夜不休,素手批复下的是整个应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律法,无人可以质疑。

    曾经的悲欢喜乐,曾经的难以抉择,曾经他逆了天下都要她的执念。他为了她入了魔,痴了狂,这一场变乱,兄弟刀剑相向,生灵涂炭,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他是叛臣,她是被囚宫中的皇后,爱恨不能。可为何后来却是她为他抵挡了千万归来应国大军,生死也不愿离了他?

    ……

    “你还记得这里?”身后传来他的声音,熟悉得仿佛昨日。

    聂无双猝然回头,在空荡荡的殿门边站着一身玄青的深衣的萧凤青。不知什么时候他已除去了人皮面具,头戴凤形玉簪,眉眼如昔,缓缓而来。

    她眼中陡然充满了泪水,不由捂住唇才不至于让自己哭出声来。时光荏苒,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他仿佛还是那个睿王萧凤青,那个手握兵权,权倾一时的萧凤青。一切仿佛没有改变。

    萧凤青眸光掠过带着灰尘的宫殿,苦笑了下:“没想到这个未央宫还在。我以为都被拆了。”

    聂无双转身擦去眼角的泪,伸手轻抚那光滑的椅背,轻声道:“怎么会呢?皇上是个恋旧的人。好的,坏的,他都不会轻易抹去它们存在的痕迹。”

    殿中寂静,两人的声音仿佛穿过漫长的岁月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她的心中有泪,在隐隐涌动。

    萧凤青看着她,目光扫向她微隆的腹部,微微一笑:“只有来到这里,我才觉得一切仿佛还停留在四年前,我看着你怀着长宁,那时候虽然乱局纷纷,但是依然觉得心底有一股力量。”

    聂无双眼中水光熠熠,只是轻抚自己的小腹,往事纷纷而过,一幕幕,爱的恨的,还有爱恨不能的,都统统无法从脑海中抹去。

    萧凤青看着她低垂的眉眼,忽地轻声道:“我要走了。无双。”

    聂无双猛的一颤,抬起头来,怔怔看着他。眼前的萧凤青那么近却又仿佛那么远。

    萧凤青一笑,琥珀色的深眸在天光下流动着熠熠的眸光,一如既往摄人心魄。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问:“走?你要去哪里?”

    萧凤青脸上的笑意萧索:“大概要走到很远的地方。无双,这一次我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他看着她美眸静静流下泪水,轻笑着道:“别为我难过。无双,你应该早就知道,我不可能留在这里,留在京城。”

    聂无双睁大眼只看着他,静静地哭。他上前为她擦干眼泪。掌心微暖,他已握住了她的手,一股力量仿佛从他手中传来,令她心中渐渐安稳。

    “经历这么多,你和我都能看清楚自己的心,再也不会再有遗憾。”他轻轻说道:“四年前我欠你一个告别,这一次老天给了我们第二次机会,可以让我坦然与你告别。”

    聂无双握紧他的手,流着泪伏在他的怀中,清苦的杜若香气缠绕鼻间。她和他都走了很长很难的路,才发现原来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些峥嵘岁月,那些爱与恨纠交缠的心情在时光中渐渐平复。

    他来,他告别,他离开,是她命中注定的伤。

    殿外天光耀眼,日光透过窗棂斑驳打在金水砖上,把殿中映得迷离,如梦似幻。殿中两道身影紧紧相拥,被日光拉得很长很长……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人微微一动。她惶然抬头,却只看见他头也不回地没在了光影之中。临别前,他含笑的深眸久久地印在了她的心上……

    他,走了。

    未央宫中仿佛一刹那变得老旧斑驳,空气中的杜若香气渐渐消散,再也捕捉不到。光影渐渐隐没在了西山,她静静坐在殿中,仿佛要凝成了一座雕像。

    “咯咯”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在她身后响起,“皇后娘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聂无双缓缓回头,静静地道:“他走了。”

    叮叮一怔,明眸陡然黯然:“他真的走了?”

    “是的。”聂无双看着那渐渐暗淡的天光,慢慢道:“这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了。”

    叮叮慢慢坐在她的身边,重复道:“他真的走了?”

    聂无双看着她黯然低垂的脸,轻叹一声:“你还小,总有一日你会明白人生不单单只有相聚,还有别离。”

    “那什么才是永远不变的呢?”叮叮忽地问道:“是什么永远不会从自己身边离开呢?”

    “是情。”聂无双轻轻道,“只有情在心中,永远都不会再害怕也不会再孤单。”

    所以他才会那么决然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叮叮听了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很早就知道大叔是不会留在宫中的。”

    “你不伤心?”聂无双问道。她看得出叮叮对萧凤青不一样的喜欢,是一种全然的信任。

    “不伤心。”叮叮嫣然一笑,一扫方才的沮丧,笑得明媚可人。聂无双被她的笑容所惑,竟也随着笑了起来。

    叮叮看着那渐渐隐没西山的日头,笑着道:“我爷爷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能遇见大叔这样的人我只会觉得高兴。而且他还帮我们,这份情我和爷爷都会记在心中。这样就够了。”

    聂无双忽地释然了。叮叮年纪那么小却也明白了凡事不可强求的道理。原来这才是她一直那么欢乐的原因,知足常乐。

    “是啊,这样就够了。”聂无双笑道,眉眼弯弯,倾城的容光在那一刹那仿佛能照亮整个殿堂。

    叮叮也咯咯笑了。

    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殿中

    “皇后娘娘,你说大叔会去哪里呢?”

    “也许会去大漠,也许会去江南……大应国的疆界有多远,他就能走多远,”

    “也许,他会塞外呢!”

    “为什么?”

    “因为他看起来不似我们中原的人呢?也许在塞外他还有亲人……”

    “谁知道呢,也许他走了很远,累了,停下来了……”

    絮絮私语在殿中回荡,再也没有痛苦与心结。她们说起方才离去的男子,正迎着西边的日光大步走出这巍峨的宫殿,走出这个繁华的京城,走向不知名的远方……

    后记:

    七个月后,皇后聂无双诞下一位公主,母子均安。帝大喜,满月之时,大赦天下,赐封还在襁褓中的公主为凤华公主。

    四年后,太子举弱冠礼,帝将帝位授之,遂与皇后聂无双,还有皇子长宁一起云游四海,不再理政。太子兢兢业业,勤政为民,百姓皆爱戴。

    五年后,天降暴雨,应国江河泛滥,顿时良田万顷皆成了一片泽国。萧凤溟回京,打开密道取出应国百年来积累的宝藏充作国库,以期度过灾厄。可下去密道搬运的宫人们却发现在里面发现一具已风干的骷髅。

    那骷髅身上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金衣,手中紧紧抓着一把夜明珠,至死不放……后有人查看过,原来那进入的黑龙璧只能打开一次,关上就彻底断绝了来路。这盗宝之人竟是生生饿死在这宝库中。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