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295:宁不要脸,甄难为情 文 / 浮光锦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小外甥一贯是个沉稳性子,难得露出这般紧张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楚江接收到他的目光,倏忽笑了一下。

    万随遇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他这样一副模样,却完全没办法,装作没看见,走到程砚宁病床前说:“问过医生了,说是再观察两天可以转院回云京。”

    回去云京了,方便他照顾。

    程砚宁自然明白他意思,可在他而言,并不乐意转院。

    因而,他几乎没有过多考虑,淡淡地说:“军医大挺好的,我不转院。”

    万随遇:“”

    他正纳闷呢,边上的薛飞小声说:“女朋友在这边拍戏呢。”

    女朋友?

    拍戏?

    好多年了,都没什么消息能让万随遇如此意外。

    他不可思议地看了程砚宁一眼,还来不及问什么,又发现自己外甥的目光落在了门口,尔后,淡笑着问:“这么早?”

    甄明珠被他问得有点脸烫。

    这一天都牵挂着他,她拍戏有些不在状态,幸亏导演也算理解,江洛和周越晓得她有事,也没有过多责备。不过,还有一点戏份没拍完,导演便让收工了,还是因为她。

    先前在剧组积累的好口碑和颜面,都在今天损耗不少。

    不过,一切的郁闷和烦躁,都在看见他的这一瞬,消失无踪了。

    他还好好的,状态比早上好。

    甄明珠抿唇笑笑,走到他跟前说:“收工比较早。”

    看见她,万随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甄明珠刚才也看见他了,此刻和程砚宁说了一句话,目光便落在他身上,开口问候说:“您好。”

    万随遇展露一个笑容,道:“还以为是谁呢。”

    “嗯?”

    甄明珠没听见薛飞先前的话,微愣一下。

    万随遇也微微一愣,余光瞥见薛飞着急忙慌的模样,突然又意识到,这两人大抵不曾和好,自己这外甥,不想转院的原因就在这儿了。

    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好像也就碰上这姑娘,他才能展露出几分任性的少年气,没原则无底线。

    而这姑娘呢,因为他受伤,整个人都变得柔和绵软。

    这样一对人儿,兜兜转转那还得在一起。

    收拢思绪,万随遇便笑了笑,也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下去买饭的保镖上来了。

    程砚宁这才是手术第二天,医生嘱咐可以进食后吃点清淡的半流质食物,薛飞也就让保镖在医院门口去买南瓜小米粥和蒸蛋,只买了程砚宁一人分量。

    此刻,他接了保镖手里拎着的塑料袋,将两个一次性硬塑料饭盒掏了出来,一边拆勺子一边问程砚宁,“小米粥和蒸蛋,你想吃哪个?”

    程砚宁静静地看了他一眼,却问甄明珠,“吃过饭了吗?”

    “我不饿。”

    甄明珠连忙说:“你先吃吧,我晚点再说。”

    程砚宁嗯了一声,又看向薛飞。

    薛飞随手打开了蒸蛋的一次性盒盖,这才意识到程砚宁没法吃。

    左手包扎着,右手在打针,得人喂啊!

    他发呆了一两秒,正纠结直接让甄明珠喂会不会显得太刻意,突然听见程砚宁又用那一副稀松平常的语调说:“你今晚回去休息吧,一天一夜了。”

    薛飞:“”

    特么地卸磨杀驴也没有这样的!

    不过,病人最大。

    他很明智地配合起来,扭头对甄明珠说:“那啥,喂饭的任务交给你了。这会还不算堵,我回去一趟,明天再早点过来。”

    甄明珠自然不疑有他,连忙“哦”了一声,接过饭盒和勺子。

    喂饭任务完美移交,薛飞走之前狠狠地盯了程砚宁一眼。

    “路上小心。”

    程砚宁极为和气地说。

    薛飞:“”

    妈的!

    怎么觉得这人越来越心黑了!

    目送他郁闷离开,万随遇挑眉看了靠坐在床头的程砚宁一眼。

    他外甥穿着医院里的蓝白竖条纹相间的棉质病号服,也不晓得是不是最近瘦了的原因,宽大的衣服有些松垮的挂在瘦削的肩上,领**合成v字型在身前,衬得他脖颈修长,锁骨细致,散发着年轻人干净而出众的气息。

    胳膊和头上包扎着,却丝毫不见狼狈,还难得地多了一股子孱弱感。

    这样一幅好相貌,的确是够哄人的

    万随遇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也笑起来,看着他,嗓音浑厚地说:“那你先吃饭。我们出去定一下酒店,晚点再过来。”

    “行。”

    干脆利落的一个字。

    “有事打电话。”

    万随遇话落,抬步出了房间。

    他边上,楚江和陈力也没耽搁,随后出去。

    三个人走出住院部一楼,迎面一股子热气扑来,毫不留情地肆虐人脸。

    楚江低低地“操”了一声,朝万随遇,“给我根烟。”

    万随遇哂笑一声,“知道不好受了?”

    这人怕热,因而两个人一到最热的时候便会哪儿凉快往哪待。今天也是没办法了,他出入这种人员杂乱的公共场合,为避免引发骚乱,只得遮掩了一番面容。

    打趣归打趣,万随遇还是掏了根烟出来,两指夹着送入他唇间。

    楚江含了烟,就着他手里打火机窜起的火苗吸了一口,直起身,随手将烟拿下,夹在了修长指间。

    万随遇装了打火机,抬脸便被人吐了一口烟。

    这祖宗,烦躁起来脾气极大。

    他侧目,嗓音里带着一丝克制,“注意点儿分寸。”

    “那快点儿。”

    “嗯?”

    楚江肩膀靠向他,不耐烦地说:“去酒店,热,想干。”

    万随遇:“”

    *

    该走的都走了。

    偌大的病房安静了下来。

    甄明珠拿手指碰了碰一次性塑料饭盒外侧,觉得温度这下应该差不多了。

    暑假的安城热得很。这几天一直没下雨,持续高温让人险些挨不住,热乎乎的粥喝两口人都能出汗。况且保镖来回速度很快,因而她刚才想要给程砚宁喂的时候,觉得可能有点烫。

    眼下晾了几分钟,才觉得可以入口。

    “好了,喂你吃吧。”

    试完温度,她抬眸朝程砚宁说。

    不期然地,撞进男生干净清润的漆黑眼眸。

    “嗯。”

    程砚宁低低答。

    不晓得是不是在病中的缘故,他的嗓音带着一股子嘶哑,且低沉,很有磁性。

    是不同于他以往清冽的带着金属般质感的声音,却撩人心弦。

    莫名地,甄明珠觉得喉咙紧口干,她抿唇舀了一勺粥,递到他唇边。

    程砚宁的唇形很好看,唇线优美赛过女生。不过他嘴唇很薄,是传说里那种天性凉薄的人才会有的那种唇。可是彼此有过亲密,因而她知道,这看似凉薄的唇,其实也会有湿热滚烫的触感。

    他唇舌虽柔软,发狠的时候力道却很大,绞得人舌尖发麻。

    一次性塑料勺就那么晃了一下。

    甄明珠倏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喂饭喂到了人嘴角,一滴饭就那么尴尬地停在了那儿。

    之后,程砚宁舌尖一勾,舔了嘴角。

    甄明珠:“”

    一张脸突然就烫了起来。

    她有点不敢看他,抬手抽了张纸巾攥在手里,一碗粥在手里发烫。

    “帮我擦一下。”

    “啊?”

    “嘴角。”

    程砚宁的声音,倒显得轻描淡写。

    甄明珠顿时又羞愧万分,捏了纸巾帮他擦嘴角,心里又觉得自己实在是个乱七八糟的人,就喂饭而已,也不晓得胡思乱想到哪里去了,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

    定定神,她努力摒除杂念,专心给喂饭。

    程砚宁吃了多半碗南瓜小米粥,又吃了三分之二蒸蛋,最后用一次性纸杯喝了半杯水。

    甄明珠扔垃圾回来,发现他正要下床。

    “你干嘛?”

    她顿时有点着急了。

    程砚宁略安抚地看了她一眼,“就上个厕所。”

    “哦。”

    甄明珠抿嘴,不说话了。

    程砚宁上午已经拍了几个,身上没有骨折,两条腿也就稍微一点擦伤,因而走路是完全没问题的。可,目光落在滴答滴答的吊瓶上,甄明珠一时又傻眼了。

    他一条胳膊包扎着,另外的手背上扎着针,根本没办法独自上厕所。

    程砚宁显然也突然意识到了,微微愣了一下,尔后,他抬眸淡声说:“你去叫一下方家的保镖吧。”

    “嗯。”

    甄明珠点点头,出门找人。

    可,过道里转了半天,愣是没找见人。

    也不晓得保镖突然去了哪儿,她又怕程砚宁等着急了,硬着头皮折回去,抿嘴说:“人不在外面,我给你拿吊瓶吧。”

    程砚宁似乎是低叹了一声,也没其他办法。

    甄明珠抬手取下吊瓶举得老高,将他送到了洗手间里面,又将吊瓶挂在了挂钩上。

    尔后,她目光下移。

    她在这边住过院,晓得病号服的裤子比较麻烦,不是那种松紧腰,而是松紧+绑带的样式,一个手完好另一个手打针的话,勉强还能自己弄,可像程砚宁这样的,脱掉容易,之后就没法子弄了。

    “我自己弄,你先出去吧。”

    不等她开口,程砚宁发话了。

    甄明珠没看他,只说了一句:“完了叫我。”

    话落,她出去拉上了门。

    门没关严实,程砚宁余光能瞥见她就在外面,略迟疑了一下,还是无奈决定先解决个人问题。

    两个人认识时间不算短了,在一起也有特别亲密的时候,可除了他酒醉那一次,其他时候,他也没有色令智昏到丢掉底线的地步。最起码,手没往她那一处伸过,也没让她帮他纾解过私欲。

    胡乱想着,他抬手去拉扯裤腰带。

    薛飞上一次也不晓得是怎么帮他绑的,他手使不上劲,一下没扯开,低头去看。

    不经意间,余光又从门缝扫到外面,看见两条白花花大长腿。

    气温到了三十七度以上,甄明珠过来的时候穿着白色短袖棉和牛仔短裤,脚上一双平底凉鞋,露在外面的两条腿,光裸细长,十分惹人。

    收回目光的时候,他可耻地有了身体反应。

    意识到这一点,程砚宁整个人都懵了。

    年轻气盛火气正旺,这段时间因为实习又极为疲倦,他哪能想到,自己会在这么一个地方,因为多看几眼她的腿,突然涌上**,忍都忍不住。

    硬邦邦的,尿不出来了。

    憋死人

    他木木地站在卫生间里,感觉自己似乎从来不曾有这么丢人过。

    甄明珠在外面等了半晌也没听见任何声音,她背身对门,有些不确定地问:“好了吗?”

    “等会儿——”

    男生的嗓音,带着一股子嘶哑克制。

    甄明珠耳听着里面似乎还有些难以言说的意味,愣了一下又问:“解不开?”

    程砚宁简直想扶额

    口干舌燥

    一时间,他忘了答话。

    甄明珠自然有点着急,也忘了不好意思,推开门看他。

    目光直接落到一处,腾一下,脸烧红。

    这人

    她大脑发晕完全不晓得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半晌,猛一转身,背对着他问:“你怎么回事啊!”

    女孩子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气恼郁闷的娇蛮。

    程砚宁默默闭眼,开口说:“拿一下吊瓶。”

    甄明珠:“”

    不上了?

    她纠结了一通,转身又拿下吊瓶,目光也不敢乱瞥,跟着程砚宁又出去。

    病房里弥漫着一股子迷之尴尬和暧昧

    生活在开放的社会环境里,甄明珠对男女之间那种事早已经知晓,可眼下又觉得糊涂,偏偏她又没法子开口问程砚宁,等安顿他坐在床上,她便远远地坐到了陪护床上,低头看手机。

    搜索页面里一个问题:“男人硬了还能尿出来吗?”

    搜出来不少答案,能和不能,两个答案都有,简直让人头大。

    烦躁地装了手机,她下意识抬眸,不期然地又撞进程砚宁的眼睛里。

    他原本就在看她,清净的一双眸子里翻涌着压抑的欲

    视线触碰,他很快又瞥开。

    莫名地,甄明珠感觉到心尖传来丝丝绕绕的心疼,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这样一个他有一股子可怜兮兮的感觉,在等待她解救。

    气氛僵持了几秒,她终于败给自己的心软,走过去问他,“那个就没办法上厕所?”

    程砚宁没看她,“冷静一会儿应该可以。”

    一会儿是多久?

    甄明珠又不好意思问了,只得抿着唇坐到了椅子上。

    最后一瓶点滴刚换上,滴完得近一个小时了。

    时间流逝的每一秒钟,都让她如坐针毡,无意中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程砚宁眼眸微红,她又忍不住问:“真的很难受啊?”

    程砚宁:“”

    情绪上来,越想越想要,难以抑制。

    她就在边上,时不时问这么一句,折磨死他。

    他抬起通红的眼,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那你帮我。”

    甄明珠:“”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疯了,竟然因为四个字,一个眼神,缴械投降。

    洗手间里地方小,很安静。

    她踮着脚将吊瓶挂在了挂钩上,感觉自己要窒息而死了。

    男生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侧。

    压根还什么都没做!

    她崩溃,程砚宁比她更崩溃,她的态度让他出乎意料又冲动难当,这狭小密闭的空间又让人每一个毛细血管都活跃。她只红着脸低头站在那,都让他想到发疯。

    那只小手,紧张兮兮地解开了他裤腰带

    *

    临近八点。

    万随遇一行三人过来的时候,感觉病房里气氛不对。

    程砚宁的吊针已经拔掉了,他坐在床上。

    小姑娘坐在椅子上。

    这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可这两人完全没有丝毫交流,这份安静就太古怪了。

    万随遇若有所思地看了甄明珠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便瞧见小姑娘因为他的到来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站起身说:“你们回来了呀,我明天有工作,就不多待了。”

    万随遇一愣,看向程砚宁。

    听见自己外甥说:“你路上小心,到了发短信。”

    “嗯。”

    甄明珠胡乱地点了一下头,起身走了。

    她原本是打算过来陪床的,所以也没让李沛儿一起来,可刚才那件事让两个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只待在一起都觉得窘迫难堪不晓得如何是好。

    得冷静冷静

    目送她身影消失,程砚宁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是?”

    楚江盯了他一眼,同样若有所思。

    “没什么。”

    程砚宁随口一答,躺下,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发怔。

    她的手很小,还很软

    这世上,好像再没有什么事,能比刚才最后一瞬的体验,更为**蚀骨。

    想死在她手中

    *

    一路跑出医院,坐上车。

    甄明珠晕乎乎地到了酒店的时候,九点了。

    她都忘了吃饭,也压根不觉得饿,回到房间后给程砚宁发了个报平安的短信,脸上又烫了起来。

    一头扎进洗手间里,洗澡。

    莲蓬里微凉的水袭来,躁动的血液,终于慢慢镇定。

    偏偏,又想起那人的样子。

    局限的空间里,他微微仰着下巴,眼睛眯起。白到耀眼的灯打在他脸上,他浓黑而长的睫毛给眼睑下方遮出小块暗影,颈部线条紧绷绷的。有汗珠,一直从滚动的喉结淌到了衣领里。

    抿紧的薄唇溢出压抑的低喘

    性感得要命。

    “明珠!”

    一声嘶哑到极致的低吼,他将汗湿的脸,突然埋在她颈侧。

    那种被烫到哆嗦的感觉,还无比清晰。

    真是疯了

    甄明珠拿下喷头,用微凉的水扫射着洗了一个澡。

    动作堪称粗鲁。..

    等她最后擦干头发裹着大浴巾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整个人才从那种微微晕眩的感觉里,回过神来。

    这算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就莫名其妙地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以后还怎么见他?

    她胡思乱想着,等身上水珠干掉,又拿下浴巾,换了个白色真丝吊带,躺进了被子里。

    空调温度在二十六度,她带了自己的蚕丝被,躺进去无比舒服。

    可这一晚,很难入睡。

    她翻来覆去好一会儿也没睡着,开始看自己的手。

    两只手交换着帮他,都酸麻得要死,男生竟然能那么麻烦,用手解决那个事,也需要那么久。尤其让她感觉到无法接受的,还是那种烙铁般的恐怖触感。

    啊啊啊啊啊

    半晌,她一扯被子猛地捂住了头。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能到这一步?

    接下来怎么面对他,怎么办?

    她怎么就因为他一个眼神心软了呢,竟然配合他做这种事?!

    可是没办法不心软啊!

    他眼睛都憋红了!

    他还在住院!

    想到这,她似乎为两人破天荒的恶劣行径找到了能被原谅的借口,又一把扯下了被子。

    露出来的那张脸,通红通红的。

    她又想起程砚宁喊她名字的那个样子,大汗淋漓的,身上滚烫,他靠着她,好像将所有的力道都压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种支撑包容他的满足感。

    有时候想起来,他也跟个孩子似的

    可怜兮兮又蛮横任性,性子别别扭扭的,其实也挺可爱。

    她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迷糊糊地睡着了。

    ------题外话------

    *

    和好倒计时:三天。

    堪称神展开的一章,我寄几都佩服我寄几不过,下一章甄甄要知道阿宁车祸的真相了。

    来自甄女王的怒火,宁宁跪下唱征服都来不及了。

    点蜡给他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