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三百七十一章想让我放过他 文 / 阳光浬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南欢北爱最新章节“艾伦在你那里?”

    时笙用力的阖上眼睛,牙齿被咬的发酸,她要很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能保证交谈顺利的进行。

    季予南站在窗边,明亮的光线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近乎透明。

    暗色挺的西装,恰到好处的勾勒出男人伟岸的身姿

    他回头看了眼被绳索禁锢在椅子上的艾伦——

    男人垂着头,略长的刘海搭拉下来,身上的衣服沾着灰尘和血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陷入了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

    察觉到季予南的视线,原本垂着头的男人掀眸朝他看过来,唇角一勾,挑衅的笑了笑。

    季予南眸子里覆着一层让人毛骨悚然的森冷寒意。

    他没有理会艾伦,而是对时笙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何必浪费唇舌多此一问?”

    “他怎么样了?”

    她每问出一个字,音调都非常僵硬。

    身下的被子被她抓得着褶皱变形。

    刚才听到的那声微弱的呼吸应该就是艾伦的,光是听着就知道情况不好。

    “嗯……”季予南拉长的声音听在时笙耳里,就好像是一把利刃,刺得她耳膜生疼,“还好,活着的,不过能不能撑过今晚就不知道了。”

    他吩咐艾伦身侧的保镖,“出点声,免得太太担心。”

    “……”

    静默中,时笙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失控的心跳声。

    她没听到艾伦的声音,却听到季予南骤然变得冷厉的嗓音再度响起,压抑着极端的不悦,“用点劲,连我都听不见何况是远在千里的太太。”

    ‘远在千里’四个字,他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得异常缓慢,透出明显嘲讽和冷怒。

    “不要,”时笙尚且还算平静的嗓音猛的抬高,显出几分尖锐,“我不要听他的声音,季予南,你住手,你住手。”

    男人静静的听着她濒临崩溃的声音,冷酷的嗤笑,“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你是在暗示我,让我弄死他?”

    “季予南。”

    她的脖子像被人用一只大手紧紧的掐住。

    声音粗嘎,连呼吸都困难,“你到底想干嘛?”

    男人舔了舔唇,眯起的眸子里流转着肆意轻佻的潋滟笑意,“你啊。”

    季予南点了支烟,靠着墙壁吞云吐雾,脸上仍是冷静从容的模样,空气中弥漫开的血腥味也没有影响到他,“这么大的胆量敢从我身边逃跑,如今这才刚开始,就承受不了了?后面还给你准备了好戏呢。”

    他这话说的漫不经心,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卑劣。

    时笙:“……”

    她想说话,但这种情况,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男人低沉的笑声自喉间传来,明明是贴着听筒,但时笙却似乎感觉到了他灼热的气息就吹拂在她耳边。

    “时笙,我不是让你乖一点吗?你为什么总要闹个不停?”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奈的妥协。

    他最近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顾不上时笙的情绪,他也知道她为了过去不开心,本想着等手里的事告一段落再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谈。

    但在这期间,她已经在精心策划怎么离开他了。

    时笙闭了闭眼睛,面无表情的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被人这么彻彻底底的耍了一遭,总要有人为此付出点代价,不是吗?我又舍不得动你,就只好拿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出出气了。”

    一股冰凉的寒意从脚底窜起。

    时笙深吸了一口气,面色苍白如纸,呼吸略略有几分急促:“这些事都和他们无关,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策划的,也是我骗的你,你别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无辜的人?”男人冷笑,嗓音沙哑得模糊,“如果在医院没有那群医生替你说谎,那个护士不提早在试衣间等你,你能逃得这么顺利?”

    一支烟抽完,他很快掐了又重新点了一支,“事情是你策划的,但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帮你,你的策划,便永远只是个策划而已,成不了现实。你现在跟我说这群人无辜?时笙,你是当我蠢的好骗,还是从未了解过我?”

    了解过。

    正是因为这种深刻的了解才让她在联系不到艾伦的情况下这般忧虑恐慌。

    但她现在,不想和他讨论这些无关的事。

    说了解,他就能放人吗?

    不见得。

    季予南或许也只是随口一问,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季予南,我跟你谈个条件吧。”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紧绷。

    季予南:“……”

    他抽烟的手顿了顿。

    房间里明明还有保镖在低声交谈,但这一刻,在时笙说要跟他谈条件的这一瞬间,仿佛一下子就寂静了。

    他咬了咬后槽牙,“说。”

    “季氏这些年暗箱操作的证据还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想捅到媒体那里闹得沸沸扬扬,你就放了那些人,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就看是你有本事先找到我销毁这些证据,还是我有能力先将这些证据送到法院。”

    女人的声音干脆利落,在过分安静的房间里掷地有声。

    “你再怎么翻手为雨覆手为云,这种事曝光出来恐怕也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压下吧。”

    “别忘了,你现在踩的,是美国人的地盘。你能在商界和黑道上横着走,但政界,你身上流的是中国人的血,就算你是华裔,也注定你永远没办法将手伸到那一块。”

    “这种挑衅法律的证据被媒体曝光出来,就算不能抓你去坐牢,也够你受一阵子了吧。”

    季予南的眼神过于冷漠,骨节分明的手压在玻璃上,手掌血色尽无。

    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阴鸷气息,嗓音也低沉得可怕,“时笙。”

    叫完她的名字后,喉咙哽痛,一时发不出声音。

    耳边回响着她那段话,反反复复,每个字都刺激着他的神经。

    整个人像被浸泡在又涩又苦的液体里,心里空洞,又带着尖锐的疼痛。

    “所以,如果我动那些人,你就打算将证据曝光给媒体?”

    呵。

    她还真是一伸手就捏住了他的软肋。

    如果是直接递交给法院,他还有机会挽救,毕竟不是真真切切的犯罪证据,只是剑走偏锋,触了点边而已。

    只要打点好了,很少有人会抓着不放

    如果曝光到媒体,弄得全民皆知,这事解决起来还真有点棘手。

    但不管是哪种,对他而言只是麻烦和更麻烦的区别。

    “你就知道,那东西一定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我拍两张照片发给你,不就知道吗?”紧绷的神经因为他的话松弛了一点。

    似乎有希望的迹象。

    季予南在脑子里描摹时笙此刻的模样,唇齿间反反复复咬着她的名字,却化成一点一点绵长的恨意。

    她为了那些人威胁他?

    他的理智被汹涌而至的失望侵蚀,变得极端暴戾,不顾一切的想要刺激时笙,“随便你,不过以你现在丧家之犬的身份,估计也接触不到什么有威望的媒体,不如,我帮你。”

    他沙哑的嗓音里蕴着淡淡的笑,而后看向身后的保镖,又将目光扫向椅子上垂着头不言不语的男人。

    薄唇轻启,慢条斯理的吐出三个字,“给我打。”

    “季予南,你……”

    话音未落,时笙已经听到艾伦压抑的闷哼声了。

    以艾伦那么骄傲的性格,肯定是痛到不行才会发出声音。

    这一刻,所有的冷静和理智都不复存在,尖声叫道:“季予南,你住手,事情是我策划的,你要是生气就冲我来,你放了他们。”

    艾伦只叫了那一声,之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

    但拳拳入肉的闷响声却从未停过。

    时笙的身体越发抖得厉害,唇瓣被咬得出了血,音调咬得很重“季予南,你到底想干嘛?”

    如果单纯的只是想出气,他抓了艾伦,揍一顿打一顿甚至直接弄死都行,但他给她打电话,还耗了这么久,没点目的,她不相信。

    “想让我放过他?”

    季予南的面上掠过极冷的嘲讽笑意,抬步朝艾伦的方向走过去。

    男人在刚才的一番殴打中已经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在地上了。

    听到脚步声。

    他费力的撑起脑袋看着在他面前蹲下的季予南……

    重重的甩了甩头,试图缓解脑子里的一阵阵的眩晕感。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