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472 一直站在你身边和成为你,终究是不一样的 文 / 寻君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温年轻笑,“以后你们来还是提前说一声,不然厨房都没有时间准备。”

    “没关系,反正我们来也不是为了吃饭,只是你爷爷想你了,也想曾孙女了,所以我们就带他来了。”

    萧紫烟笑着回道,

    “话说,M国的七公主要来,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打个电话回家告诉我们,七公主出生的时候,你爷爷可是在M国见证的。”

    “是吗?”

    温年惊讶。

    “货真价实,这还能有假么?”

    萧紫烟看向七公主,

    “不知道七公主有没有听你的父亲母亲提起过……”

    赤念红着脸点头,而后认真道:父亲和母亲常常和我说,我还有一个爷爷在G国,是温良宇爷爷。

    温良宇乐的笑开了。

    “这真的是不可多得的缘分,赤罗竟然也没有告诉我们。”

    温年说道,

    “大家都坐吧,让厨房上菜。”

    宋离离坐在温年身边,赤念坐在对面,和温勋坐在一起,温良宇坐在上座,父亲母亲两侧上位。

    萧紫烟似乎是真的很喜欢赤念,落在赤念身上的眼睛挪都挪不开了。

    宋离离也不知道这一家人打的是什么算盘,只是单看……温良宇身后的潘琴……

    这人最近出现的略微频繁了一些。

    据卫叔叔所说,潘琴现在在温府也已经当上了管家。

    当初宋离离离开安临去西林的时候,就叮嘱过卫叔叔,不要重用潘琴,这潘琴多年来也没有得势,结果卫叔叔被调到总统府以后,这潘琴还是想尽法子在往上爬……

    原本是为七公主准备的洗尘宴,现在倒更像是温家人的家宴。

    “赤念公主,你哥哥托我们照顾你,希望你把这里当成家,不用拘束。”

    温年对赤念说道。

    赤念立刻站了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

    温年笑了笑,连忙让赤念坐下,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你就和离离说。”

    宋离离正巧见卫叔叔推着餐椅过来,便忙对赤念道,

    “这是卫远东管家,在总统府遇到什么问题,你也可以直接和卫管家说。”

    赤念向卫管家点头示意,并做了一个“谢谢”的手势。

    “七公主,不用客气。”

    卫远东把汤盅端了上来,一盅一盅的放在大家面前,而后退到一边。

    因着温良宇见证了七公主出生的这一机缘,宴席间,大家也都有说有笑。

    赤念虽然不会说话,但也尽量在用手语回应,一旁的翻译也很尽责。

    所以交流方面倒并没有什么障碍。

    温勋低头吃饭,话倒是变少了,只是眼睛总不经意的往赤念身上瞄,宋离离和温年都看的很清楚,心下都觉得好笑。

    “七公主打算在G国住多久?”

    萧紫烟问道。

    赤念来G国小住的原因,宋离离和温年是清楚的,其他人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赤念自己,恐怕也觉得这原因说出来会显得怪怪的。

    她有些迟疑,迟疑化作绯色爬上脸庞。

    “七公主会小住一段时间,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三四个月,如果七公主喜欢这里,也可以一直住下去。”

    宋离离笑盈盈的说道。

    赤念面露感谢。

    萧紫烟一听这话倒是更高兴了,

    “这么说,如果萧阿姨想带你在安临四处转转,带你去我们温府做客,也都是有时间的咯?”

    赤念可能也没想到萧紫烟会这么热情,很是含蓄的点了点头。

    M国的七公主,才刚来总统府第一天,就已经甚得温年家人的喜欢。

    宋离面色无常,心下却觉得很是无奈。

    “听说七公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在你们M国的传统文化方面,更是了解很多,有机会一定要和我们多说说哦!”

    萧紫烟又说道。

    赤念点头。

    “我们G国的饭菜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告诉厨房,我们也可以为你准备你所习惯的饭菜。”

    ——谢谢萧阿姨!不用了,我很喜欢。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萧阿姨会经常来看你。”

    萧紫烟主动道,

    “平时家里的男人们忙的都是些政治大事,我是听着就烦,偏偏我又只有温年一个儿子,他不在身边,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不会嫌萧阿姨烦吧?”

    赤念连忙摇头,

    ——当然不会。

    “哈哈,那就好。”

    宋离离喝了一口汤,却有些食之无味。

    不知何时,温年已经剥好了一只虾,放到了宋离离的碗里。

    这一举动看在萧紫烟这个不喜儿媳的婆婆眼里,很是刺眼。

    宋离离回过头看了温年一眼,莞尔一笑,把剥好的虾子吃了。

    “还要么?”

    温年轻声问。

    宋离离想了一下,她点了点头。

    温年宠溺,便又剥了一个虾子,宋离离独自伤神的沮丧情绪,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赤念就坐在他们的对面,自然也看到了温年体贴宠溺的动作,不由露出一抹羡煞的表情。

    温勋轻轻碰了碰赤念,小声道,

    “他们一直这样,你习惯就好了。”

    “……”

    赤念听着温勋这人小鬼大的念叨,也不由觉得惊奇,多看了温勋两眼。

    两人一对视,温勋反而先红了脸。

    午餐过后,萧紫烟拉着赤念说东道西,宋离离则和温勋一起回了屋。

    奶妈刚给其琛喂好奶。

    宋离离从奶妈手上接过温其琛,和温勋一起到阳光房里晒午后太阳。

    “你怎么一见赤念公主就脸红啊?”

    “啊?我有吗?”

    温勋还不肯承认。

    宋离离点头,“很有。”

    温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姐姐,你不觉得七公主长得真的很好看么?”

    “……是很好看,但是你姐姐我长得不好看么?我也没发现你有一见我就脸红的习惯啊。”

    宋离离微微拢起眉头,质疑温勋道。

    “姐姐,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宋离离扬起单边的眉头。

    温勋砸了砸嘴,

    “怎么说呢……我觉得七公主殿下就是那种让男人看了会忍不住怜爱,很容易激起我们的保护欲的女孩子。”

    宋离离嘴巴微张,“小勋,我没听错吧?你才十岁,张口闭口男人?”

    “……”

    “哈哈哈哈!”

    宋离离实在是忍不住。

    “姐姐,你觉得我不是男人么?”

    这下轮到温勋皱起眉来质疑宋离离了。

    宋离离抱着小捣蛋,面露笑意,兀自躺在摇椅上,来来回回的晃着,也不回答温勋。

    “姐姐,我就算再小,但男人就是男人。”

    “好好,你是男人!你是大男人!”

    “我当然是了,我要像温年哥哥一样,顶天立地。”

    宋离离看了眼热血沸腾的温勋,轻轻笑了笑,正要闭上眼睛休息,温勋又小声道,

    “姐姐,我来抱小捣蛋吧?”

    “咦……小勋……”

    “恩?”

    “你说,你是比较喜欢小捣蛋,还是比较喜欢赤念公主?”

    温勋连忙道,

    “这哪有可比性!小捣蛋可是我的小侄女啊!”

    “不是外甥女么?”

    宋离离不解的看着温勋,这家伙连辈分都不分了么?

    “姐姐,我跟着温年哥哥姓温,当然就是侄女了。”

    “……”

    温勋把小捣蛋抱到自己怀里,明明自己就是个孩子,却满脸疼爱的看着小丫头。

    “姐姐,你休息吧。”

    “……”

    宋离离靠在躺椅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闭上眼睛……

    这样安稳舒适的日子,真的会让人慢慢怠惰起来。

    她不安的享受着……

    赤念公主的到来,会打乱这本该平静踏实的日子么?

    ————

    赤念在总统府的生活还算正常,渐渐地,她也熟悉了总统府的人事。

    至于赤罗一开始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M国的总统就内战一事问责王室,似乎是有意把青罗和王室牵连在一起。

    光是引发国家叛乱这一条罪责,就足以让M国王室大难临头。

    而国王为了保全王室,政治联姻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一条路。

    年长于赤念的两个未婚姐姐都已经和内阁大臣的儿子联姻。

    目前为止并没有传出赤念的联姻消息,但是这可能只是迟早的问题。

    如今赤念人在G国,温年和宋离离能帮到赤罗的都已经帮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赤罗自己说服父亲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

    赤念和宋离离的关系一直都挺不错的,只是赤念擅长的琴棋书画,离离从小就不太感冒,共同语言也很一般。

    萧紫烟还真的是隔三差五的来找赤念谈心。

    离离是总统夫人,也经常要陪在温年身边出国访问,参加宴会,并不是时时都在总统府。

    这日傍晚,离离陪温年参加一个私人酒会,期间接到卫远东的电话,说赤念有事情想找她商量。

    宋离离算了下时间,便让卫远东转告赤念,她十点前能回来。

    “是什么事?”

    温年多问了一嘴。

    宋离离摇头,“我也不知道,回去再说吧。”

    她挽着温年的手,这个私人酒会其实是为了下周一项新政策议案的票选做准备。

    这种场合,温年就算不带她也是可以的,但温年却偏偏要拉她一起来。

    “我和卫叔说,我们十点前回去,应该可以吧?”

    温年点头,

    “我看你是早就待的不耐烦了吧?”

    宋离离视线躲闪了下,嘟囔,“没……”

    温年看她这别扭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扶着她的肩膀,

    “你不是想当总统么?这种场合,你要从排斥变成喜欢才行,不然……怎么熬?”

    “……”

    宋离离一时有些语塞。

    他这是什么意思?在打消自己想当总统的念头?

    “你别多想,我不是看低你。只是想让你更加清楚“总统”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宋离离深吸口气,小声道,

    “不用你特意提醒,我知道……”

    “哦?”

    “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不清楚……”

    宋离离喃喃。

    “那……你现在还是想当总统?”

    温年问。

    “我想要试一试。”

    宋离离淡淡道,

    “可能你会说我无知,不自量力,但……我就想试一试。也许以我的能力和资质,可能要到五十岁,六十岁,才有可能为了你现在的这个位置搏一搏。”

    温年听到宋离离说的这话,眼睛都跟着亮了一下。

    “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太欣慰了。”

    宋离离斜眼看他,

    “还说你不是看低我,你根本就觉得我没有能力,在这说大话。”

    “夫人,我哪儿敢啊,你这真的是太冤枉我了。”

    “你怎么不敢?”

    宋离离瞥了他一眼。

    “那我能不能多问夫人一句,你现在已经知道这个位置这么难,这么可怕,为什么还想要试一试?你知不知道就算你有这个机会一试,也试不出一个好的结果呢?”

    “我知道。”

    宋离离微微转过身,她正对着温年,勾起唇角,

    “你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消我这个念头,如果你能打消那算你赢。”

    “……这什么话?我可不是在拖你的后腿,灭你的志气啊。”

    “一直站在你身边,和成为你,终究是不一样的。”

    宋离离动了动唇。

    她举着手里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温年的杯子,发出清脆的酒杯碰撞声。

    温年有些怔楞的看着她,她眼里的笑意透着一股坚定。

    他隐约觉得自己能猜得到她非要一试,哪怕用一生的努力的原因,可原因太模糊,他好像猜得到,却又说不透。

    她还是如往常一样的笑,笑容里有她望着自己的纯粹,也有他永远都捉摸不透似得神秘。

    酒不让人醉,人却惹人醉。

    温年低头就吻了一下她娇艳的红唇。

    宋离离被吻了一个猝不及防,紧接着就有轻微的咳嗽声传来……

    “你们俩,能不能稍微克制一点?”

    钟离无止摇了摇头,实在是不敢苟同于他们。

    “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人是钟离无止,宋离离倒也没什么害羞的,就径自问道。

    “我爸让我来的,刚到。”

    宋离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样看来,钟离少爷是要改邪归正,回归正途了呀?”

    “什么是正途?”

    钟离无止立刻怼上宋离离,“继承家业,管理公司就叫正途?那你怎么不劝你的好闺蜜鹿小珥回归正途?”

    “得,当我什么都没说。”

    宋离离连忙拉着温年,“他明显是吃了呛药,我们还是离远点好。”

    3.7.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