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395章 生了,萧菁生了 文 / 凹凸蛮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或者你还要我再重复一遍我说过的话?”沈老夫人突然加重语气的质问着。

    萧烨急忙站直身体,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怕一松懈自己的所有从容淡定就得崩溃,他道,“可是老夫人,您也说了她是我长辈,我身为晚辈的怎么可以惦记自己的姑奶奶?”

    沈老夫人瞥了他一眼,“你知道分寸就好,虽然名义上不好听,但我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封建迷信的老人,我追求的是自由恋爱,想当年我和老头子历经多少艰难才牵上了手,如果有了你这种畏首畏尾的思想,怕是就没有今时今日的沈家。”

    “”萧烨语塞,老夫人这意思还是鼓励自己去和顾安城这个内分泌失调的女人亲亲抱抱举高高?

    沈老夫人自上而下的再次审视他一番,“我说了我推崇自由恋爱,但是——”

    萧烨觉得事情有转圜余地。

    “保不准她哪一天瞎了的眼又突然清明了,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任何亲密行为必须保证在婚后,无论是情难自禁,还是身不由己,你给我稳住自己,明白吗?”

    “”

    “好了,我话也说明白了。”沈老夫人折返回来。

    萧菁靠近自家队长,压低着声音,道,“我觉得奶奶可能是在威胁咱们小五。”

    “奶奶怎么威胁?”沈晟风明知故问道。

    萧菁细想一番,“毕竟身份有些不合适,总不能让咱们以后见了小五唤作姨姥爷吧,哈哈哈。”

    沈晟风沉默。

    萧菁见他没有回应,嘴角微抽,“队长不会认为奶奶会承认他们糊里糊涂的——”萧菁碰了碰自己的两个手指头。

    沈晟风握住她的手,一本正经道,“无论是与不是,我们都是局外人,感情这种事,本身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不能掺和他们想要的幸福,更不能阻止他们向往的幸福。”

    “队长的意思是不管不顾?”

    沈晟风莞尔,“水到渠成,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成年人,他们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吗?”

    萧菁觉得队长说的好有道理,一脸崇拜的望着他。

    沈晟风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站的很久了,腰酸不酸?我们回去吧。”

    “你们两个先给我站住。”沈老夫人气势恢宏的走了过来。

    萧菁双脚下意识的停顿,僵硬的扭回自己的脖子。

    沈老夫人面色凝重的看着正在交头接耳的两人,直言不讳道,“你们一早就知道吧,所以千方百计的阻止我来军营。”

    “奶奶,我们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萧菁有些心虚的说着。

    沈老夫人瞪了瞪沈晟风,劈头盖脸一通责备,“你们就算没有识破他们真的在一起,但总能潜移默化的知道一点情况吧。”

    “奶奶,您都不知道情况,我们怎么会知道,凭您的人脉和能力,还需要我们做眼线吗?”沈晟风反问。

    沈老夫人长叹口气,“安城这孩子自小就命苦,本以为时时刻刻给她物色好的男人,她就会找回一点自信,没有想到她却这么想不通,唉,我能怎么办呢?”

    “奶奶,这种事咱们是局外人,强求不得,只得顺其自然。”沈晟风再道。

    沈老夫人剜了他一眼,又怕自己说的话太重吓到一旁的萧菁,只得吞回自己多余的话,尽可能的说的委婉,“我倒是想顺其自然,可是后果呢?你们莫非真想让他们不顾一切的乱了咱们两家的关系?”

    “可以让岳父在萧家去了萧烨的名字,这样他就不是萧家的儿孙了。”

    “”沈老夫人目不转睛的瞪着眼前的混小子,他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了,还是准备把全天下的人当成二愣子了?

    沈晟风继续道,“或者您不认这个妹妹了。”

    “这怎么可以。”沈老夫人摇头拒绝,“你太爷爷离世的时候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无论世俗如何说,她都是我的亲妹妹,我要疼,要保护,怎么能不认,我如果不认她,等我死后,我如何面对你太爷爷太奶奶?”

    “他们说不定都投胎几辈子了。”沈晟风又道。

    沈老夫人举起手差一点就没有绷住情绪打下去,狠狠的盯着他,“少说这种浑话,你给我想个办法,安城应该只是一时糊涂,她这种骄傲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折倒在萧烨这棵歪脖子树上。”

    “我们会看着办的。”沈晟风牵着萧菁的手准备走上台阶,走了两步又说着,“奶奶您也不用太担心,您也说了萧烨这只是一棵歪脖子树,就算姨奶奶想要吊死自己,怕还没有断气就把树压垮了。”

    沈老夫人觉得这个小子虽然话糙但理不糙啊。

    萧菁知晓奶奶已经看不到他们了,这才小声嘀咕着,“队长,万一姨奶奶这次是玩真的呢?”

    “我说过了,这种情况下有两种解决方法。”沈晟风推开宿舍的大门。

    萧菁哭笑不得道,“小叔当年阵亡,我父亲可是下了毒誓要当亲儿子一样照顾小五同志的,所以就算他犯了天大的事,父亲也只是责备的骂一句,姨奶奶也是个可怜的人,奶奶肯定也不能伤她的心,所以你说的这两种方法都没有退路可言。”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勇往直前,不是吗?”沈晟风推开了窗户,阳光争先恐后的从窗口处涌进,争奇斗艳的落在萧菁的身上,她抿唇一笑。

    沈晟风温柔的拂过她的发梢,这段时间的修养,她的脸好像圆润了不少,一掐满满的都是肉感。

    萧菁被掐的有些疼了,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队长你掐我的时候就像是我掐肉包子的时候,眼里心里满满的都是想要啃一口。”

    “是的,我就是想要啃一口。”沈晟风擒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高高的抬了起来,随后一吻落在她的唇上,不似往常的蜻蜓点水,如今是毫不犹豫的攻城掠地,带着毋庸忽视的强势霸道,将她的所有占为己有。

    萧菁面色绯红的低下头,“队长,你说过了,宝宝会看见的。”

    沈晟风笑了笑,“他不懂。”

    “他会不明白吗?”萧菁问。

    “他一个小豆芽,不会懂这些东西。”

    思及如此,萧菁越发大胆的用着双手缠绕过他的颈脖,踮起脚尖,主动的吻上他微凉的双唇。

    阳光静好,岁月如旧,空气里恍若都浮动着最美好的桂花香。

    一经数月,从酷暑到严寒,开春的泥土的芬芳随风徐徐散开。

    一群精英士兵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一个个群起激昂,一个个士气高振,一个个发愤图强。

    女兵营与男兵营操场隔着一墙之隔,时不时会透过墙面余光看见彼此训练的情景。

    魏紫琪坐在单杠上,目光如炬的看着正在挥汗如雨训练的男兵们。

    “眼睛都看直了。”凌洁同样跳上单杠,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的啧啧嘴,“这是情窦初开,忍不住想要品尝品尝恋爱的滋味了?”

    魏紫琪面颊微微泛红,故意装作听不懂那般做着引体向上。

    凌洁挂在她身侧,脸上的笑意更浓,“不得不说你的眼光挺不错的,瞧瞧慕上校那健硕的肌肉,摸一摸肯定会上瘾吧。”

    魏紫琪一个重心不稳直接从单杠上掉了下来,一屁股摔在地上。

    凌洁忍俊不禁道,“虽然我说出了你心里的话,但你也不必这么紧张啊,咱们都是战友,理应要懂得分享。”

    魏紫琪拍拍屁股站起身,心虚道,“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可是正经人,没有你那种不正经的心思。”

    “哈哈哈,这话可是你说的,你真的没有想法?”凌洁凑上前,笑的不怀好意。

    魏紫琪走到操场边,拿起自己的水壶,自顾自的喝着水。

    凌洁扯着嗓子说的云淡风轻,“既然你没有想法,那身为姐妹的我就不客气了,我挺中意慕上校的,等一下我就去找他。”

    “噗。”魏紫琪嘴里的水来不及咽下去,就这么全数喷了出来。

    凌洁笑意盎然的看着她。

    魏紫琪擦了擦嘴,轻咳一声,“队长说了我们是战友,不能抱着那种不正经的心思。”

    “这怎么就是不正经的心思了,男未婚女未嫁,他又没有意中人,我们试试看也不是不可以。”凌洁略显风骚的抚了抚自己的鬓发,“我觉得自己长得也不差。”

    魏紫琪穿上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的朝着宿舍楼走去。

    凌洁捧腹大笑起来,不忘继续调侃一句,“紫琪啊,你如果真的不喜欢,那姐妹们可都不客气了。”

    魏紫琪本是镇定的双脚忍不住蹒跚的趔趄了一步,险些摔了一个狗吃屎。

    一旁男兵们也结束了训练,正在短暂时期的休整着。

    程臣擦了擦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喝了两口水,“今天队长是不是要回来?”

    “这两天咱们小十八就要生了,他应该不会回来了。”江昕同样喝了一口水,“话说咱们是不是又要攒钱了?”

    话音一出,整个操场落针可闻。

    谁人不知铁鹰队上上下下穷的连馒头都要省着吃啊。

    裴祎掏了掏自己的口袋,连个钢镚都没有。

    斐尚还算是有点小私库的,他急忙脱下自己的鞋子,将里面珍藏的十块钱掏了出来。

    “给我放回去。”江昕指着他的动作,“把钱给我洗干净了再拿出来。”

    斐尚笑道,“反正都是要花的,有点味儿也没什么关系。”

    陆陆续续的所有人都开始掏口袋,一个比一个穷,掏了半天五十块都没有凑够。

    一行人坐在地上众志成城的长叹了一口气。

    “咱们这样还是不去医院看望小十八了,我都觉得自己寒酸。”程臣建议着。

    “但毕竟都是战友,怎么可以不和她分享这个喜悦呢?所谓礼轻情意重,咱们都是爷们儿,不讲究那些虚礼。”裴祎道。

    “裴祎这话是这一次你去医院看望?”所有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身上。

    裴祎掩嘴轻咳一声,“我还要统计数据,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三个人了,去年不也是你们去的吗,今年咱们再接再厉。”裴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程臣的肩膀。

    程臣苦笑道,“副队也觉得拿着五十块丢人吗?”

    “买点水果还是够的。”裴祎站起身,抬起手,“咱们继续下一轮训练。”

    阳光灿烂的落在泊油路上,一辆越野车行驶速度很快,几乎是以着时速两百公里左右疾驰而过。

    环山公路一圈又一圈,重重叠叠绕山而行。

    沈家大宅,里里外外来了不少宾客,却是尽数被拒之门外,今日谢绝见客。

    大宅内,小孩子朗朗笑声络绎不绝的从客厅里传出。

    沈筱筱拿着一条小裤子很努力的想要穿上去,穿了几次之后依旧穿不上,小嘴一撇,好像要哭了。

    而一旁沈慕箫却是一脸欢呼雀跃的看着自顾自愁眉不展的小妹,小手拍了拍,笑的更得劲儿了。

    “筱筱这是给弟弟的裤子,你穿不上的。”炎珺抱起沈筱筱,想要将她手里的小裤子给拿下来,奈何这丫头脾气倔得很,就是认了死理要穿上去。

    “我的,我的。”沈筱筱抱着裤子不撒手,她特意喜欢这种红红绿绿的衣服。

    “筱筱你看看你这么高了,怎么可能穿的上小弟弟的裤子呢?”炎珺准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说着。

    沈筱筱撅着小嘴,“漂亮,漂亮。”

    “筱筱手里的裤子是很漂亮,但咱们筱筱的裙子更漂亮。”炎珺轻轻的扯了扯她粉红色的公主裙。

    沈筱筱咧开嘴一笑,“裙裙漂亮。”

    炎珺轻喘一口气,终于将这个小丫头给劝说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沈一天挂断电话,走到客厅看着正在清点东西的佣人们。

    “都已经差不多了,可以让司机准备开车了。”炎珺将新宝宝需要的所有东西放在了一起。

    沈筱筱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只小花帽,就这么拼了命的想要套在自己的头上,却因为帽子太小,她套上去之后整个头皮都被勒得紧紧的。

    “我家小公主这个样子可不好看了。”沈一天将小丫头抱起来,把帽子从她头上摘了下来,“小公主是要梳马尾辫的,咱们不戴帽子,戴了帽子这头上的小花花可就被藏起来了。”

    沈筱筱双手扯住沈一天的耳朵,笑的更开怀了,“爷爷,爷爷抱。”

    “咱们一起去医院抱弟弟好不好?”沈一天单臂抱着小丫头,看着楼上走下来的萧菁,急忙道,“不着急,慢慢走。”

    萧菁浑身上下不只是大了一圈,可能是孕期太能吃,她整个人像是被吹胀的气球,浑身上下圆滚滚的。

    沈晟风昨晚上试着抱了抱他家原本只有九十几斤的媳妇儿,然后他放弃了,估计这家伙的体重现在都超过了自己。

    萧菁觉得自己不光是肚子大了一圈,她从头到脚都大了一圈,就算是弯腰也看不到自己的脚丫子在哪里。

    “走吧,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炎珺搀扶在萧菁的右边,小心翼翼的带着她出了大厅。

    医院内外忙碌成一片。

    萧菁躺在检查室内,医生很努力的监测着孩子的情况。

    “情况不好吗?”萧菁见着皱眉不展的医生,不安的抓了抓床单。

    医生摇头,“是脂肪太多了,有些看不清楚。”

    “”萧菁羞赧的移开目光,她本是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食量的,可是自己的四肢就是不听大脑使唤,每一次都是自作主张的去拿东西吃。

    “看这情况,应该还有两天才会出来,您不用着急,如果有任何不舒服立刻通知护士。”医生放下探头,如释重负的轻喘一口气。

    沈晟风搀着她缓慢的坐了起来,“我带你去院子里走一走?”

    “嗯。”

    萧菁笨拙的跟在他身侧。

    阳光正好。

    沈慕箫同样牵着自家妹妹的手走在院子里。

    “哥哥,爸爸。”沈筱筱指了指从医院内走出来的身影,一把松开沈慕箫的手,就这么撒了丫子就往沈晟风身边跑去。

    沈晟风蹲下身子一把抱住自家小祖宗,“慢慢跑。”

    “爸爸抱。”沈筱筱小小的脑袋枕在沈晟风的肩膀上,小手从他的脸上轻轻的滑过。

    萧菁扶着腰坐在椅子上,有些发懒的晒着阳光。

    “弟弟,弟弟。”沈慕箫小手从萧菁的肚子上拂过。

    萧菁温柔的握上他的手,“哥哥喜欢弟弟吗?”

    沈慕箫忽闪忽闪的眨了眨眼睛,好像听懂了萧菁的话,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弟弟,弟弟。”

    萧菁突然间觉得有一股暖意流了出来,她不敢置信的瞪直双眼。

    沈慕箫察觉到母亲僵硬了手脚,急忙缩回了自己的小手。

    萧菁瞪大双眼,朝着沈晟风的招了招手。

    沈晟风疾步走上前,蹲在她面前,轻声道,“怎么了?”

    “队长,好像有点不对劲。”萧菁站起身,裙子里有液体在蔓延。

    沈晟风知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大步流星般跑进了医院,不过片刻便推着轮椅过来。

    产房内,护士将产垫垫高,医生再一次检查了一下孩子的情况,一切都是正常。

    医生解释道,“可能是破水了,但目前还没有开始宫缩,我让护士挂上一点催产素。”

    产房外,沈家一众老小一个个坐立不安的绕着走廊来来回回的走上两圈。

    萧曜得到消息时正在召开军部会议,终止了会议即刻赶来。

    秦苒气喘吁吁的看了一眼亮着红灯的产房,焦急道,“不是说还有两天吗?怎么提前破水了?”

    “医生还没有出来,她并没有生产征兆,会不会是假性破水?”炎珺反问。

    “这假宫缩我听说过,假性破水闻所未闻,应该是真的破了,难道孩子今天就要出来了?”秦苒靠在产房门口,很执着的想要透过那小小的缝隙探一探里面的情况。

    炎珺站在她身侧,同样紧张的看了看,“好像都没有动静。”

    “她肚子那么大,这个孩子不好生吧,会不会超重了?”秦苒双手揪扯着自己的衣角。

    “医生也考虑过这个情况,也建议过要不要剖宫产,可是小菁顾忌着产后身体恢复,强烈要求顺产,顺不下来再考虑剖的意思。”

    “这孩子执拗起来我们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先等一等。”萧曜双手搭在秦苒肩膀上,“你也别太着急,过去坐一会儿。”

    秦苒摇头,“我静不下来。”

    时钟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依旧无人出来说一说里面的情况。

    萧誉抱着自家大外甥坐在医院前的台阶上,两两目光灼灼的看着渐渐暗沉下来的天。

    沈慕箫有些害怕自家大舅舅,这个一直以来都是寡言少语的舅舅每一次来看望自己,都是这么深沉着一张脸,他虽然还处于懵懂年少的状态,可是也能感受到舅舅施压给自己的重重压力。

    萧誉说着,“慕箫你是大哥,你知道大哥的责任是什么吗?”

    沈慕箫坐的很端正,一点不像是只有一岁半的小孩子

    萧誉再说,“我也是大哥,我懂得大哥肩膀上的责任,除了要担负起家庭的责任以来,还要照顾好弟弟妹妹,做一个有能耐有本事有责任心的大哥,你明白吗?”

    “舅舅。”孩子稚嫩的呼唤了一句。

    萧誉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你母亲马上就要给你生弟弟了,你身为大哥,要好好的照顾弟弟,无论这个弟弟可不可爱,调不调皮,或者听不听话,你都是他的哥哥,要义无反顾的照顾他,保护他。”

    “哥哥,我是哥哥。”沈慕箫骄傲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萧誉莞尔,“真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舅舅,舅舅。”相比沈慕箫的拘谨,沈筱筱则是完完全全像被解锁了绳子的哈士奇,一个人绕着院子跑来跑去,时不时还会撒着娇的喊着自家大舅舅。

    萧誉对于女孩子的疼爱早已是到了一个偏心到人神共愤的程度,他直接将沈筱筱抱起来,擦了擦她被泥土弄的脏脏的小脸蛋,宠溺道,“叫舅舅做什么?”

    “肚肚饿,妹妹饿。”沈筱筱撅了撅小嘴。

    萧誉抱着沈筱筱,牵着沈慕箫的手一同走过医院前院,“舅舅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鸡腿,鸡腿。”沈筱筱张开双臂,捧着萧誉的额头就这么吧唧亲了一口。

    “好,吃鸡腿,就吃鸡腿,筱筱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哥。”萧铮关上车门,他刚刚执行完任务,一听说这事立刻从营区奔赴过来。

    萧誉将沈筱筱放下,“回来了。”

    “小四情况怎么样了?”萧铮蹲下身子逗了逗小丫头的小脸蛋。

    沈筱筱同样捧着萧铮的脸吧唧亲了一口,“三舅舅,抱,抱。”

    萧铮将丫头抱起来,踮了踮她的分量,蹙眉道,“我家小公主又偷偷吃零食了?”

    “鸡腿,鸡腿。”沈筱筱指着对面街区的速食店。

    “还在产房内,没有消息出来,应该快生了。”萧誉抱起沈慕箫,走过马路,“让孩子先吃饭,然后再派人把他们送回去。”

    “看弟弟。”沈慕箫很努力的摇头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萧誉推开厚厚的玻璃门,“好,给你看弟弟。”

    夜雾渐渐的腾空而起,月上中天,整个医院内外一片安宁。

    萧菁躺在床上,护士已经上了两遍催产素了,然而她还是一点宫缩的劲儿都没有感觉到,难道孩子真的不打算出来了?

    沈晟风握着她的手,虽说知道她现在一点都没有感受到疼痛,但自己却依旧紧张到手心全是汗。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她不确定的看了看萧菁的宫口位置,不知不觉已经开了三指了,然而说好的宫缩呢?说好的疼的死去活来的步骤呢?

    医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错过了什么。

    沈晟风看向医生,心绪不宁道,“怎么还没有发作?是不是哪里不对?”

    医生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得大致的说着情况,“可能是还要缓一缓,现在不能再上催产素了,咱们再等一等,孩子情况很好,没有缺氧,也没有再破水,应该还没有那么快。”

    萧菁有些困了,就这么躺在床上闭了闭眼。

    “困了就睡了,我在这里守着。”沈晟风替她拢了拢被子,“冷不冷?”

    萧菁摇头,“队长,今晚上应该不会生了,你要不出去休息一会儿,明天再进来。”

    “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沈晟风紧紧的攥着她的手。

    萧菁眼皮子开始打架,沉沉的睡了过去。

    整个待产室安静的只剩下胎监的声音井然有序的徘徊着。

    待产室外,沈老夫人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早已将产房那两个字望眼欲穿,可是还是没有消息传出来。

    “母亲您要不要去隔壁休息室睡一会儿?”沈一天脱下外套搭在沈老夫人的腿上。

    沈老夫人提着精神,“我想看看孩子,上一次经历了那种事,我担心孩子的情况。”

    “母亲您不用担心,医生也说了这个孩子应该是正常的,毕竟现在的所有检查资料都是正常的。”炎珺嘴上虽然说着不担心,可是双手已经失去镇定的紧紧纠缠在一起,任谁都能看出她略显僵硬的动作。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抱着侥幸心理,我要看着小菁和孩子平平安安的出来才能睡着。”沈老夫人索性站起身,让自己精神一点。

    “叮。”待产室大门从内推开。

    一行人见状纷纷挤上前。

    秦苒迫不及待问着,“是不是生了?”

    医生摘下口罩,解释着,“目前还没有预产信号,宫口也没有完全打开,所以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大概今晚上不会生了。”

    沈老夫人高悬的心脏缓缓的放下,可是转而又提了起来,“这样等下菁会不会很难受?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就上无痛?”

    “现在还不需要,萧上校还没有感受到强烈的宫缩。”

    “还没有开始宫缩?”炎珺皱了皱眉,“她都进去几个小时了,不是破水了吗?”

    “是的,但有时候破水不等于即刻生产,您也不用着急,我们会二十四小时留意她的情况。”医生重新戴回口罩。

    偌大的空间内,众人面面相觑。

    沈一天说着,“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休息?”

    萧曜点头,“大家也不必都守在这里。”

    “我就在休息室里躺一会儿,不回去了。”沈老夫人疾步走向病房旁的休息室。

    “这种情况我也睡不着,我就在这里守着,老爷您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我会立刻给您打电话。”秦苒坐回椅子上。

    “我怎么睡得着?”萧曜坐在她身旁,“我的女儿还在里面辛苦的努力着,我怎么睡得着啊。”

    秦苒双手不安的上上下下搭来搭去,“刚刚听老夫人说的那些话,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害怕自己一语成谶,老爷,小菁虽然看着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脆弱,但那终归是她身上掉下来的心肝宝贝,如果、如果——”

    萧曜握上她的手,打断她的话,“没有这些如果。”

    秦苒自责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就喜欢胡思乱想,老爷说的对,没有这些如果,肯定没有这些如果。”

    萧曜搂着她,替她抵御着走廊上的寒冷。

    日出东方,一缕缕阳光从窗户内肆虐的涌进。

    秦苒一个激灵坐起身,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了,有些发懵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萧曜将她肩膀上的衣服拿了下来,温柔的笑了笑,“醒了?”

    秦苒窘迫的低下头,“我怎么睡着了?”

    “昨晚上也没有什么事,不用担心。”萧曜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

    秦苒这才知晓自己一晚上都靠着他睡过去了,急忙替他按揉着肩,“老爷怎么不叫醒我?”

    “本是什么事都没有,我叫你起来做什么?”萧曜看了看腕表,“七点过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秦苒羞赧的点了点头,“我去给您买回来。”

    “不用了,我让副官去了。”萧曜看向产房,“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秦苒靠在门边探了探头,“还是没有动静。”

    萧曜站在她身侧,顺着那条小缝隙往里瞧着,“生孩子都要这么久吗?”

    “按理说二胎比头胎顺利一些,毕竟小菁上一次是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也没有耗费这么长达时间啊。”秦苒双手越发用力的撑着门。

    “应该是孩子不着急出来。”萧曜咧开嘴一笑,“我前两天去给孩子算了一卦。”

    秦苒诧异,“老爷什么时候也相信这些鬼神之说了?”

    “跟你想的那样,图一个心安。”

    “那卦象如何?”

    萧曜脸上笑意更浓,“做大事的人,老师傅说这个孩子将来一定不同凡响,不是普通人。”

    “老爷您相信了?”

    “大概这就是典型的花国人思想,一昧的愿意相信好听的话,至于那些忠言逆耳,虽说知晓是为了自己好,但听着心里难免会有一个刺,所以我愿意相信这些鬼神之说。”

    秦苒掩了掩嘴,“其实我也挺相信的。”

    两人相视一笑。

    待产室内,医护人员一个个焦灼的小声议论着。

    身为大产科主任,接生经验长达三十几年,这也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有一点征兆,宫口开了八指!

    另一侧,副主任医师神色凝重道,“主任现在需要推进产房了吗?如果是普通孕产妇这个时候应该可以着手最后的接生准备了。”

    主任深思熟虑一番,“宫口已经快开了,先进入产房准备,让儿科那边也派人过来。”

    沈晟风倒上一杯水递到萧菁的嘴边。

    萧菁小口小口的喝了两口,揉了揉躺了一晚上有些酸痛的腰,看向忙忙碌碌的医护人员们,皱眉道,“队长我怎么觉得我不像是来生孩子的,倒像是来睡觉的,我怎么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

    沈晟风摸了摸她的肚子,已经像石头一样硬,他也很疑惑,为什么她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上一次生慕箫他们的时候,疼的连自己都一起揪着疼。

    萧菁注意着推过来的轮床,愕然道,“难道是不准备让我生了?”

    护士解释着,“现在推您进产房。”

    萧菁瞠目,“可是我还没有宫缩。”

    “您的宫口已经开了,可以进行最后一步助产了,您不用担心,我们是专业的医护人员。”

    沈晟风半扶半抱着她移上了轮床。

    萧菁有些紧张的抓住自家队长的手,“队长,这情况怎么不一样了?”

    “不用担心,可能是宝宝心疼你,不让你受一点痛就自己出来了,你不是看过那些优生优育的书本吗,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萧菁深吸一口气,“队长说得对。”

    头顶上空道道白炽灯有些刺眼的落入她的眼中,萧菁双手僵硬的撑了撑自己的肚子。

    “啊,啊,啊。”隔壁产房好像有人在痛苦的叫着。

    沈晟风闻声一紧张,双手覆盖着的产床边瞬间腾升而起阵阵白烟,惊得一旁的医护人员不知所措。

    萧菁坐直身体,瞧着床边那两个清晰的洞,哭笑不得道,“队长你好像很紧张。”

    沈晟风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啊,不生了,我不生了,好痛,好痛。”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总而言之透着说不出来的疼痛,犹如剥皮剔骨那般。

    沈晟风原本想说我不紧张,可是一听到这失去控制的哭喊声,双手无处安放就这么放在了床边,霎时又被腐蚀了一个巴掌大的洞。

    萧菁握上他轻微颤抖的双手,安抚道,“队长跟我一起深呼吸。”

    沈晟风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出来。

    萧菁问,“现在好一点了吗?”

    沈晟风点头,“好多了,我能控制自己。”

    萧菁捧着他的脸,一本正经道,“等一下无论要面临什么,你都要镇定,不要因为短暂的紧张而害怕,队长你要勇敢,明白吗?”

    沈晟风将她抱进怀里,医生已经穿好了无菌衣,一般而言进入产房的最后一步,所有孕妇都会声嘶力竭的叫唤着,无论再强大的心里,进了这里,都会忍受不住宫缩带来的阵痛而又哭又闹,从医数十年,主任的的确确是第一次见到竟是半点疼痛都没有感受到的产妇。

    萧菁躺回产床上,周围有一道道身影不停在她身前走动,她感受到自家队长手上那抑制不住的颤抖,反手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沈晟风再一次的深吸一口气,目光如炬的盯着医生们。

    医生如芒在背,整个产房静若无人,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让孕妇用力。

    萧菁默默的察觉到了一点异样,她皱了皱眉。

    沈晟风见此一幕,忙道,“痛了吗?”

    萧菁摇头,“肚子有点坠。”

    护士擦了擦医生额头上的热汗。

    沈晟风轻喘一口气,他用力的扣着她的小手,“不要怕,我在这里。”

    萧菁倒是表现的很轻松,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往下坠,她用力的想要把他推出来,就像是便秘了很久很久,这坨很干很硬的便便正努力的想要释放出来。

    快了,这坨便便快要出来了,她努力的涨红了自己的脸,一瞬间,肚子好像瞬间就空了。

    ------题外话------

    哈哈哈,这不一样的生产过程,恭喜咱们沈三爷又当爹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