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425.你真的了解沈清澜吗?(1) 文 / 久陌离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姐,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我爸的心血被这帮人毁了吗?”沈君泽无助地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看着他,“不是你自己说的,卢进才现在吃下去多少,你就让他将来吐出来多少。”

    话是这么说,但是真的看见卢进才行动了,沈君泽的心里难免咽不下这口气。

    “想要阻止卢进才也不是不行,你去找我哥,想办法说服他跟沈氏合作,然后你再去找那些股东,将利益关系跟他们分析一遍,一个是背靠君澜集团这颗大树的阴凉之地,一个是前途未明的迷途,该怎么选择,这帮老狐狸比你清楚。”

    “就这么简单?”沈君泽瞪大了眼睛。

    “呵,你以为很简单?沈君泽,我哥是个商人,还是个优秀的商人,你要拿出足够的利益才能让我哥出手帮你,而他是不会看在你是二叔的儿子的份上就无偿帮你或者降低价码。”沈清澜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这也是我们给你的第二个考验。”

    沈君泽沉思了良久,才抬头看向了沈清澜,“姐,我明白了,谢谢你。”

    沈清澜点点头,“既然明白了就去做吧。”

    沈君泽站起身,再一次向沈清澜道谢,这才离开了沈家。

    君澜集团总裁办公室。

    沈君煜看到沈君泽出现在这里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沈清澜昨晚刚给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大哥。”沈君泽叫了一声,相比起沈清澜,其实现在的他更害怕沈君煜,但是也更佩服沈君煜。

    也只有深入了解了之后,他才明白当初自己对沈君煜的认知有多狭隘。

    “坐吧。”沈君煜温声开口。

    沈君泽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手放在腿上,坐姿中规中矩,带着拘谨。

    “说吧,你打算用什么理由是说服我,你要是可以拿出一个令我满意的理由,我不是不可以帮你。”沈君煜开门见山。

    沈君泽倒是没想到沈君煜竟然这么直接,连一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给他,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抬头,看着沈君煜,“哥,我愿意将沈氏并入君澜集团,同时,我本人将听从你的调遣。”

    沈君煜挑眉,“卖身契?”

    沈君泽点头,“是。”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就算将公司拿回来了也没有领导能力,但是又不想看着卢进才逍遥,对于他来说,沈氏被沈君煜得到总比被卢进才给毁了来的好。

    “你要知道我并不缺人才。”沈君煜淡淡开口,这些条件,还不够让他出手。

    “我会努力学习,努力提高我自己的价值,哥,这几个月里你应该看到了,我的潜力是很不错的,你要是愿意帮我,一年后我愿意管理一家分公司,并且在四年的时间里将这家公司发展成为君澜集团的第二大子公司。”

    “你这是给我画大饼,可是我现在并不饿。”沈君煜依旧神情淡淡,但是心中却对沈君泽有了新的评估,记得上次他来找自己谈判,也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大饼,只是那个大饼太乏味,让他连看一眼的**都没有,这次的大饼虽说不见得十分的美味可口,可总归也是一种进步。

    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这是一个优点。

    “哥,我知道现在的我还不具备与你谈判的资本,但是我的努力你应该看见的,只要给我机会和时间,我会努力成为你需要的人,成为你开疆扩土时手里那把最锋利的剑。”沈君泽的态度很诚恳。

    沈君煜状似在思考,定定地看着沈君泽不说话,他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着,在安静的环境中听得尤为清晰。

    良久,他才缓声开口,“你的理由缺乏说服力,要是换做任何一个人我想都不会有丝毫的兴趣。”

    闻言,沈君泽神情黯然,似乎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自从沈清澜跟他说了以后,他想了两天两夜都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来说服沈君煜,今天的这些理由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虽然说你的理由不足以说服我,但是你未来的能力我还是很看好的,这样,我将沈氏收购,并入君澜成为君澜的子公司,然后交由你管理,盈亏自负,四年后,你要是能让沈氏成为君澜集团的第二大子公司,那么我就给你沈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沈君泽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君煜,“哥,你”这个条件哪里是条件,简直就是给他无偿的帮助。

    “怎么,不愿意?”

    “不,我愿意。”沈君泽连连点头。

    “丑话先说在前面,你要是做不到,那么沈氏将不复存在,而你也准备好我给我打一辈子工吧。”沈君煜淡淡说了一句。

    “好。”沈君泽答应,“哥,谢谢你。”他知道沈君煜是在帮他。

    “我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但还是谢谢你。”

    “我今天就会着手开始收购沈氏的事宜,最多一个月,你必须将自己的能力给我提高到主管级别。”

    “好。”沈君泽虽然感觉压力很大,但是却咬牙答应下来,既然沈君煜说了,就是相信他能做到,即便是揠苗助长,他也能成长的很好

    等沈君泽离开,沈君煜忍不住笑了笑,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澜澜,今天哥哥可是做了一个亏本的生意,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沈清澜微微勾唇,“你想要什么补偿?”

    “唔,让我想想,我还真的想不到想要什么补偿,这个补偿我可以先留着吗?等我以后想到了再问你要。”

    沈清澜淡然开口,“哥,你这是想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也算是给你送了一个人才吧。”

    “这个人才还需要我自己去花费时间去调教,我可是亏了。”

    “那你干嘛不拒绝?”

    “我妹妹都亲自开口了,我能拒绝?”

    “真想要补偿还不简单,君澜集团20%的股份。”沈清澜说得随意。

    刚说完,沈君煜就嗤笑,“呵呵,澜澜,你想偷懒就直说。”

    沈清澜唇角轻勾,“既然知道干嘛说出来。”她承认的毫无愧疚之意。

    “我可也不指望你的补偿了,让衡逸来,他什么时候回来,让他给我做一顿满汉全席,就算是补偿我的吧。”沈君煜说道。

    沈清澜想了想,立刻就答应了,“可以,只要你敢吃。”

    沈君煜挑眉,这有什么不敢的,他想吃傅衡逸做的饭很久了,但是这个吝啬鬼,认识了这么多年,竟然一次都没有为他做过。甚至在傅衡逸给沈清澜做饭之前,他都不知道傅衡逸竟然会做饭,而且还做的那么好吃。

    沈清澜将老公给卖了是一点愧疚的意思都没有,跟沈君煜聊了一会儿天,听到安安咿咿呀呀的声音,就知道他醒了,挂了电话去哄儿子。

    沈清澜走进房间的时候,安安正掰着自己的脚丫子玩呢,嘴里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见到妈妈进来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玩着自己的脚丫子,相比起妈妈,显然自己的脚丫子更有吸引力。

    沈清澜见他玩的高兴,也没有想要将他抱起来的意思,一直等到安安放下了脚丫子,冲着自己啊啊叫,沈清澜才将他抱了起来。

    现在安安吃奶都是用的奶瓶,自从他长牙之后,就特别喜欢磨牙,尤其在吃奶的时候,还老喜欢咬,沈清澜被咬了好几次,有一次甚至被安安咬出了血。

    安安已经六个月了,吃奶的时候喜欢自己伸手抱着奶瓶,还喜欢坐着吃,沈清澜也是这几天才发现安安已经会坐了,她还特意拍了照片给傅衡逸看。

    她一只手轻轻扶着安安的后背,防止他忽然摔倒,一只手扶着奶瓶,安安的手腕上有两个银镯子,只要动动手就可以听到清脆的铃声,安安吃完奶就一直晃动着自己的小手,然后咧开嘴也不知道在乐什么。

    楚云蓉过来给沈清澜送了几件安安的衣服,“妈,你怎么又买衣服了,安安的衣服已经很多了。”

    楚云蓉笑笑,“没事儿,安安长得快,我买的这衣服他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穿了,这些衣服我都已经洗过,可以直接给他穿。”

    沈清澜将衣服给收起来,见楚云蓉要走,开口问道,“妈,你这是要出门?”

    楚云蓉点头,“嗯,跟朋友去听音乐会,你要去吗?”

    “我就不去了。”沈清澜拒绝,她对演奏会什么的兴趣不大。

    楚云蓉就要走,沈清澜忽然开口,“妈,你的这位朋友到底是谁啊?”

    楚云蓉脚步一顿,笑着开口,“就是以前乐团的同事,现在退休了没什么事情做,就一起逛逛街吃吃饭。”

    “那下次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也想见见你的这位前同事。”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同事,你怎么想起来见她了?”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让我妈三天两头出门,魅力可真大。”沈清澜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

    楚云蓉笑,“是一个命运挺悲惨的女人,她最近遭遇了一些事情,心情不太好,她的朋友也不多,我的时间不是多吗,就想着陪着她说话聊天,纾解一下心中的郁闷,免得将人给憋出病来。”

    “那到时候我来接你吧。”沈清澜说道,不知为何,她最近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楚云蓉摆手,“不用,安安还需要你照顾,我自己开车的,就是出去吃个饭,听个音乐会,能出什么事情。”

    见楚云蓉坚持,沈清澜也不再勉强。

    楚云蓉走出傅家,轻轻舒了一口气,这给人打掩护什么的真心不太适合她,她刚刚差点就说出秦妍的名字了,但是想到秦妍再三叮嘱自己的样子,终究是没说,不过沈清澜对秦妍到底是什么误会啊,竟然让秦妍对沈清澜这么。嗯,忌讳?

    她问过秦妍两次,秦妍都没说,改天还是问问清澜吧,或许能够化解他们之间的误会。

    楚云蓉到了地点,秦妍已经到了,两人听完音乐会出来时间还早,秦妍就提议开车出去兜兜风,“兜风能让人放松心情。”

    楚云蓉想想自己接下去也没有什么事情,就答应了,是秦妍开的车,“小妍,我们这是去哪里?”楚云蓉看着周围越来越偏僻的环境,问道。

    秦妍笑着说道,“北郊,这里有一片很漂亮的枫树林,现在正是枫叶红的时候,风景很不错。”

    楚云蓉没有来过这一带,对这里还真的是不熟悉,闻言,没有任何的怀疑,一直到车子停下,楚云蓉看着眼前的建筑,心中很是不解,“这里是监狱,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秦妍解释道,“云蓉,我要跟你说声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去查了你养女的下落,我打听过了,她现在就在这家监狱了服刑,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

    楚云蓉眼神微变,握紧了包包的带子,“不去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说着就亚要离开。

    “我听说她的情况不是很好,你真的不进去看看她吗?”秦妍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成功让楚云蓉顿住了脚步。

    秦妍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只是背对着她的楚云蓉并没有看到,“我知道这次是我擅作主张了,但是我想你心中应该也是想见见这个孩子的,我也是花了一番精力才打探道这些消息,据说她自从进了这里之后就经常被人欺负,狱警也不管她,我本来是不想将这些事情告诉你的,可我想了几天,还是想应该告诉你。”

    楚云蓉的心紧紧地揪着,她很想问问秦妍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关于李希潼的情况她一点也不想知道,可是她的身体比她的心更诚实。

    楚云蓉转过身,直直地看着秦妍,“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云蓉,我有骗你的必要吗?”秦妍反问。

    这一问倒是想楚云蓉问到了,是啊,在此之前,她和秦妍并不熟悉,要说秦妍图她什么,也是不存在的,想了想,楚云蓉纠结着开口,“我们现在就可以进去看她吗?”

    秦妍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可以,我提前打了申请,抱歉啊,云蓉,我又擅作主张了。”

    楚云蓉原本心中对秦妍的这些安排也有些不喜,但是人家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她也不能苛责人家,见她又道歉了,自然更加不能说什么了,“没事。”

    走进去的时候,看着那扇高高的铁门,楚云蓉的心颤了颤,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

    监狱某间房间里。

    “死女人,还不滚过来给我洗脚,昨晚的教训没够是不是?”一个女人凶神恶煞地冲着角落里的一个人影喊道。

    人影身体瑟缩了一下,似乎很畏惧那个女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女人的身边,女人却一脚踹在了人影的身上,“叫你过来给我洗脚都磨磨蹭蹭的,你这是对我的话表示不满吗?”

    人影被踹了一脚,刚好踹在了膝盖上,顿时疼的跪在了地上,她却来不及顾及自己身上的疼痛,而是看向女人,“没有,丽姐,我没有。”

    被称作丽姐的人一把抓住那人的头发,逼迫那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丽的脸,这张脸不是李希潼又是谁。

    “我谅你也不敢,你要是不给我老实点,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赶紧的,给我洗脚。”

    李希潼的头发被丽姐紧紧地抓在了手里,疼的她脸色都白了,“好好好,丽姐,我马上,马上就给你洗脚。”

    丽姐放开李希潼,“赶紧的。”

    李希潼连忙跑到角落将热水壶拿来,往脸盆里倒了一些热水,然后放在丽姐的脚边,丽姐刚刚将脚放进去就尖叫了一声,随后读对着李希潼的心口就是一脚,“你是想活活烫死我是不是?”

    李希潼被踹在直接倒在了地上,捂着心口剧烈咳嗽。

    “我就知道你这个小贱人没有这么老实,就烫死我是吗,那我就先教教你怎么尊敬前辈。”丽姐说着,一把抓起李希潼的手就放进了脸盆里,李希潼顿时尖叫一声,刚刚她倒热水的时候,只加了一点点的冷水,现在这盆里的水水温偏高。

    李希潼拼命想将手缩回来,丽姐看了一眼牢房中其他几个看戏的人,“还不滚过来帮忙?等着看我的好戏啊。”

    其他几人如梦初醒,赶紧过来七手八脚地将李希潼按住,“丽姐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李希潼哭求。

    丽姐抬手就是一巴掌,“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李希潼,你说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渣是不是,都被教训过那么多次,还学不会听话,你还当自己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不成?”

    其他人见丽姐教训李希潼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显然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丽姐,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你就饶了我吧。”李希潼哭着说道,哪里还有当初骄傲的样子,几个月的监狱生活早已将她身上的最后一点自尊和骄傲消磨殆尽。

    丽姐冷笑,“你知道错了?我看你是心存不甘,李希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们确实就是你曾经最看不起的底层人,但是现在你又能比我们好多少,你不是号称是豪门千金吗?还不是被人家给赶出来了,还有啊,你是因为什么被关进来的,让我想想,对了,是吸d,想不到啊,堂堂一个大钢琴家竟然是个瘾君子,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表面上分光无限,内里肮脏不堪的豪门千金了。”

    丽姐起身拿起那把热水壶,对着希潼残忍一笑,李希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拼命摇头,“丽姐不要,我求你了,不要啊。”

    丽姐冷哼一声,对着其他人说道,“给我按住了,要是被她跑了,就又你们来代替她。”

    其他人头皮一紧,按着李希潼的力气又加大了一分。

    “丽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次吧,我保证以后都会听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求你了丽姐,饶了我吧。”李希潼哭得涕泗横流,直接给丽姐磕头。

    丽姐冷笑,眼神冰冷,丝毫不为所动,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她现在早就可以出去逍遥快活了,可就是为了让她多受点折磨,而自己跟她又是同一间牢房的,自己也不用再留在这个鬼地方。

    所以丽姐讨厌李希潼是真的,折磨她自然不会手软,反正这里的狱警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想到这里,丽姐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这个李希潼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坐牢就算了,在牢里还不得安稳,而且那人说了,不能让李希潼痛快地死了,必须慢慢折磨。

    李希潼看着眼前即将倾泻而下的热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不要!”

    就在热水即将倒出来的前一秒,监狱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狱警的警棍在门上用力地敲了敲,“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想造反啊。”

    一群人立刻放来了李希潼,很快回到属于自己的床位上,丽姐将热水壶放在地上,脸上扬起一抹笑,“警官,我们哪里敢造反啊,刚才就是跟0开个玩笑呢。”说着用脚踢了踢瘫坐在地上,默默流泪的李希潼,“0,你说是不是?”

    李希潼抬头对上丽姐暗含警告的眼神,连连点头,“是,丽姐跟我开玩笑呢。”

    “徐丽,你给我老实点,再闹事,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狱警警告丽姐。

    丽姐笑眯眯,“警官,我最近一直很老实啊。”

    狱警已经是这里的老人了,哪里还能不知道徐丽这个女监老大,平日里就霸道,很喜欢欺负新来的人,以前她们都会制止一下,但是这个李希潼嘛,狱警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哭泣的李希潼,冷漠地收回了视线。

    “都散了都散了,围在这里做什么,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是不是?”其他人除了丽姐纷纷躲在了自己的地方,低着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李希潼正想站起来,狱警忽然看向她,“0,有人来看你了,准备一下跟我出去。”

    闻言,李希潼一怔,“谁来看我?”

    狱警翻了一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李希潼跟在狱警的身后,等他们离开了,其他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看她。”其中一个女人说道。

    “就是,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来看她了呢。”另一个女人附和道。

    “你说会是谁来看她,是她养父母吗?”有人好奇。

    马上就有人翻白眼,“做梦呢吧,沈家人会来看她?她可是被沈家赶出去的,我可是听说她不仅跟沈家的亲生女儿抢东西,还想害死人家,你说沈家能容得下她吗?只是将她赶出沈家已经算是沈家仁义了。”

    “倒也是,这个李希潼也是个蠢货,养女就是养女,认不清自己的身份,竟然还跟人家的亲生女儿抢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沈家人了。”

    其中一个女人忽然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你们知道她跟那家的亲生女儿抢什么吗?”

    其他几人成功被她的话吸引了注意力,“是什么?”

    “她啊,跟人家看上同一个男人了,觉得是人家横刀夺爱。”

    “哎哟我去,这个李希潼还挺不要脸的,人家放着真正的千金不要,要她一个冒牌货?脑子没病的都不会这么选。”

    几人在那里她讨论地热火朝天,徐丽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听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都很闲是吧,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

    几人顿时闭嘴了,“丽姐,我帮你洗脚吧。”最初提起这个话题的女人谄媚地说道。

    丽姐摆手,满脸的不耐烦,“起开,不用你。”

    丽姐坐在床边,想着李希潼的事情。

    李希潼跟着狱警穿过长长的走廊,心中对那个来看她的人的身份也表示很好奇,她来到这里已经有大半年了,从来没有人看过她,她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独自在监狱里忍受着狱友的折磨,刚开始她还会反抗,可是每一次的反抗换来的都是下一次更重的毒打,而向狱警求救,人家就跟没看到。几次之后,李希潼也就学乖了,人家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可是就算是这样,丽姐依旧可以找到理由教训她。

    甚至有两次她被他们打成了重伤进了医院,差点就死了,到现在她的额头上还留着一道浅浅的疤痕,身上的伤痕更是不计其数。她申请过换监狱,可是驳回了,而丽姐知道她要房间,迎接她的又是一阵毒打。

    李希潼曾经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会不会没能熬到时间就已经被这帮人活活打死了,万幸,虽然艰辛,但她现在依旧还活着。

    李希潼不傻,她知道肯定是有人吩咐了自己才会被这样对待,而跟她有这般深仇大恨的除了沈清澜根本不会有别人。

    想到沈清澜,李希潼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心的恨意。

    “警官,能告诉我来看我的人是谁吗?”李希潼忐忑开口。

    狱警连头都没回,“马上就见到了,有什么好问的。”

    “警官,你也知道这是第一次有人来看我,我有些紧张。”

    “很快就到了,别废话。”

    事实上,他们穿过了一道门之后,就是会面的地方。

    狱警推了一把李希潼,“进去吧。”

    **

    楚云蓉没想到再次见到李希潼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希潼身上穿着狱服,胸前的“0”醒目也刺目,长发被剪成了齐耳短发,神情憔悴,脸色苍白,连眼袋都出来了。

    李希潼看见楚云蓉的那刹那,立即转过了身,她没有想到来看她的人竟然是楚云蓉。

    虽然只是一眼,但是楚云蓉已经看到了李希潼脸上的伤,她听秦妍说李希潼在里面过得不好的时候,只以为是因为监狱里条件恶劣,李希潼适应不了,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被人毒打,“希潼。”

    李希潼背对着她,“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看。”

    “希潼,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楚云蓉无措地解释。

    李希潼冷笑,“看我做什么?看我死了没有,还是看看我现在有多狼狈,好回去告诉沈清澜,让她更得意是吗?”

    “希潼,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单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李希潼豁然转身,看向楚云蓉,“那你现在看到了,对你看到的情况满意吗?我现在过得一点都不好,甚至是过得非常的糟糕,而这一切都是拜你们沈家所赐。”

    正面相对,楚云蓉对李希潼身上的伤看的更加清晰,因为刚刚被人打过,李希潼的衣服领口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的肌肤,而在那片肌肤上,遍布伤痕,像是被人给抓的,有些伤痕才结痂,显然是新添的。

    楚云蓉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希潼,为了让她看的更清楚些,李希潼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大片的肌肤,上面的伤痕更密集,更可怖。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楚云蓉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李希潼惨笑,眼神凄凉而冰冷,“你问我怎么会这样?你应该回去问问你的好女儿,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楚云蓉一脸的震惊。

    李希潼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是你的女儿沈清澜指使人这样对我的。”她一把将头发撩起来,露出了额头上那个伤疤,“看到了吗?这个也是我被打的证据,我最严重的一次被人打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才出院,我差点死了,而这些,都是因为沈清澜不想让我好过,故意指使人做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吗?我的好妈妈。”最后几个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的。

    “不可能,清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楚云蓉立即否定了她的话,“希潼,我知道你恨清澜,你总是以为是清澜抢走了属于你的一切,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清澜才是沈家的孩子,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你要怪你就怪我,要不是我给了你错误的希望,你就不会走上这条路,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李希潼拔高了分贝,情绪激动,她看着楚云蓉,眼底浮现一丝泪光,“你既然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不对我继续好下去,你不是说将我当做亲生女儿吗?为什么不一辈子将我当做你的女儿,为什么要将我的亲生父母找回来,为什么要中途放弃我,你知不知道,从小我就将你当做我唯一的妈妈,我那么爱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放弃我?”

    李希潼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在戒毒所的那大半年和在监狱的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她最恨的人除了沈清澜就是楚云蓉。

    “你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让我知道有妈妈疼爱的滋味,你让我渐渐放下心防,将你当做最亲近的人,可是又残忍的将一切夺走,曾经,我是多么骄傲我有你这么一个温柔美丽有深爱着我的妈妈,可是曾经有多爱,我现在就有多恨。妈妈,永远不会知道,伤害我最深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当初你要是不收养我,或许我会在一个普通的人家庭长大,也或许一辈子就是在孤儿院长大,也许会经历更多的人生风雨,但是起码我是一个完整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人不鬼地活着。”

    她泪流满面,声声控诉,“妈妈,你为什么要放弃我,为什么不能继续爱我?”

    楚云蓉看着情绪崩溃的李希潼,看着她身上遍布的伤痕,不由地想起了曾经,曾经这也是她真心疼爱的女儿啊,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养了这么多年,这份母女情也不是作假的,可是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呢?是不是就像是李希潼说的,因为她的中途放弃?

    李希潼掩面痛哭,心中有无尽的委屈和恨意,这两年人生发生的巨大转折,将她从云端直接打落到地狱,曾经她有多么骄傲恣意,现在就有多么卑微可怜。

    “希潼,你不要这样,你还年轻,只要你在里面好好改造,等你出来了还能重新来过的。”楚云蓉悲悯地看着她,她想不出其他的话可以安慰李希潼。

    李希潼闻言,忽然笑了起来,“重新来过?我拿什么重新来过?”

    “你还有你的手啊,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只要你肯努力,你在音乐上会有一番成就的。”楚云蓉迫不及待地说道。

    李希潼忽然死死地瞪着楚云蓉,“音乐?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刺激我?”

    楚云蓉没有明白她的意思,李希潼将手伸出来,在楚云蓉的面前晃了晃,“看见了吗?你要我用什么来继续我的音乐,是我这双已经残废的手吗?”

    ------题外话------

    咳咳,我会不会对李希潼太狠了?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