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091章 你是朕的女人 文 / 冷青衫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就在这时,秦若澜也跟着周围的人一起走到了车队的旁边,一转头,看见这一幕,顿时脸色惨白。

    尤其,她看到司南烟沉睡的时候,一只手还环着祝烽的脖子。

    那种亲密无间……

    即使是这一段时间,她旧梦重温,与祝烽的关系回暖,也没有过这样的亲近,因为祝烽对自己身侧的人,始终有一点淡淡的戒备,也包括自己。

    可是,对司南烟,他却——

    祝烽并没有看到她,而是直接抱着南烟上了她的马车,原本想要将她放下,然后回到自己的金车上,但刚一抬头,发现脖子一沉。

    原来她的手,还环着自己的颈项。

    这一拉扯,她在梦中立刻感到了一点不安似得,眉心微蹙,轻轻的道:“不……”

    她的嗓子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点淡淡的沙哑。

    这个时候,人也不清醒,话语间更添了一分软糯。

    绕着人心,都有些发痒。

    祝烽沉默了一下,然后对着已经走到马车边上的叶诤吩咐道:“就这样,启程吧。”

    “……”

    叶诤看着这一幕,有点憋笑似得,急忙应是,然后将帘子放下来。

    再一转头,就看见站在一旁的秦若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宫女都不见了,但既然大家都没说,自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站在马车旁,连一个扶她上车的人都没有。

    叶诤走过去,轻声说道:“秦娘子,先上马车吧,我们要启程了。”

    “……”

    秦若澜沉默了一下,一口银牙咬得咯咯作响。

    她说道:“为什么,皇上与她同乘?”

    “呃?”

    叶诤愣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

    立刻明白她在计较什么,当初离开北平的时候,她想要上皇帝的金车,被拦下来了。

    叶诤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说道:“秦娘子应该明白,嫔妃不能上皇帝陛下的金车,可皇帝陛下,能去任何一个嫔妃的马车。”

    “……”

    秦若澜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看到她这样,叶诤知道,只怕要让她想通这一点,还需要一些时间,毕竟,祝烽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却偏偏信任了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司南烟,没有任何人的解释和背书,他都能这样的信任她,亲近她。

    只能说,有些东西,哪怕失忆,也深刻在骨髓里了。

    叶诤只能尴尬的说道:“在下要去前面带路了。秦娘子,快上车吧。”

    说完,转身离开。

    秦若澜又看着那辆马车,帘子已经放下,里面安安静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一想到祝烽那样一直抱着司南烟,她的心,就像是火烧一样。

    咬着牙,登上了自己的马车。

    而这一次,这辆马车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连安慰她的宫女都没有,她咬紧下唇,忍受着这一切。

    前方一声令下,他们的队离开了这个地方,开始往前驶去。

    南烟,就一直枕在祝烽的怀中。

    虽然睡得很沉,但因为他们要尽快离开长清地界,所以速度不慢,尽管坐在马车里,颠簸摇晃的感觉还是传到了梦中。

    渐渐的,她的梦境也变得不安稳了起来。

    梦中,她感到有一只手臂用力的抱住她。

    虽然视线模糊,什么都看不清,但那种熟悉的气息,她立刻就分辨出来,是祝烽。

    好像他在船上的时候,抱着自己不撒手。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的感觉一直在她脑中萦绕不去。

    祝烽的霸道,她是最熟悉的。

    被他抱着的时候,总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紧固感,只要他不松手,谁都没办法挣脱他的手臂。

    所以南烟已经习惯了。

    可是那一刻,却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不是他想要抱紧自己,而是他害怕放开自己。

    虽然这种认知很奇怪,但却一直驻留在她心头。

    即使在梦中,周围黄沙漫天,什么都看不清楚,几乎让人窒息,她也感到祝烽的手臂紧紧的抱着自己。

    而且,她还能听到他低沉的喘息和喃喃自语。

    “我不放手,我不会放手……”

    ……

    对这句话里的无助和绝望,让她心痛不已。

    好像祝烽真的很怕失去她。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心头越来越沉,好像一块无形的大石头压了下来,南烟渐渐感到窒息,挣扎着从梦境中挣脱出来,睁开眼睛。

    一眼就看见祝烽正抱着自己。

    他们是在马车里,而自己正枕在他的怀中。

    “皇……”

    南烟刚一开口,祝烽立刻就清醒过来,低头看着她:“你醒了。”

    “……”

    看到她神采奕奕,即使身陷险境也神情稳重的模样,南烟松了一口气。

    刚刚梦境中,他的绝望和无助——

    果然是梦。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感觉到她有些走神,祝烽又问到,南烟这才收回心神,抬头望向他。

    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有。”

    “……”

    祝烽的眉心微微一蹙。

    她以为瞒得过自己,可看她刚刚从梦中醒来时的神情,分明很恍惚,尤其看到自己的时候,好像又陷入了梦境中一般。

    不过,他并不追问。

    对于这个女人的一切,他已经不打算通过问来了解。

    自己听,自己看,自己感受。

    只有这样,才能弄清她对自己的意义。

    于是祝烽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朕,你叫什么名字。”

    “……”

    南烟微微一怔。

    说起来还真的是,他们俩从渔村相见,中间经历了那么多,几番出生入死,而祝烽,竟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南烟想了想,将他的手拿过来。

    用指尖在他的掌心一一画的写下——

    “司——南——烟。”

    祝烽喃喃的念到。

    不知为什么,念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在他原本因为前尘尽忘而一片空白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苍茫的荒原上,一柱青烟,冉冉升起。

    指引着人的方向。

    “司南烟。”

    他又重复的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说道:“你是朕的女人。”

    南烟怔了一下,不知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是他想起了什么?还是别人告诉了他什么?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祝烽又说道:“就算不是,今后也会是。”js3v3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