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210章 结局 文 / 懒语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你和六哥成亲的时候,我就要过来。但父王和母妃看得紧,我根本无法出京城。”提起往事,李玲珑还在生气。

    “你送来的礼物很厚实,我原谅你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叶子衿,你果然还是见钱眼开,我看你根本不想见我,脑子里想的肯定的是我的银子。”李玲珑气呼呼地说。

    “果然还是你比较了解我。”叶子衿笑眯眯地点点头很诚实地回答。

    李玲珑

    “再敢对王妃大呼小叫,立刻滚回京城去。”容峘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

    “王爷。”外面传来丫头婆子行礼的声音。

    李玲珑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扭头看着叶子衿求救,“你得救救我,否则的话,咱们朋友没得做。”

    “刚到定州,就赶着威胁主人,要你这样的朋友有何用?”尽管李玲珑的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容峘听到了。

    李玲珑看着眼前猛然出现的大长腿,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才刚来,就被容峘记恨上了,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哟!

    “六嫂,好六嫂,你可要护着我。”李玲珑霸着叶子衿不放。

    “松手。”容峘见状,立刻大怒,“她怀有身孕,你再敢动她试试。”

    “六哥。”李玲珑立刻高举双手,“我没动手,六哥,好久不见,我发觉你被六嫂养得更好了,皮肤比我还要好。”

    这话明显带着巴结的意味,但容峘吃这一套。

    叶子衿却不干了,“死丫头、坏丫头,你六哥白对你好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他被我养得好,没看到你六哥瘦得脱形呢?”

    被她这么一训,李玲珑又认真地盯着容峘看了一会儿。别说,再认真看容峘,还真让她看出了容峘身上的不妥。

    容峘比起以前,好像更瘦了一些,眼中的神色也显得更加暗淡一些。这种情形,李玲珑有些熟悉。

    正因为熟悉,李玲珑有些慌张起来,“六哥,你的旧疾难道又复发呢?”

    “无碍。”容峘淡淡地回答,抬头再看叶子衿的眼神却又带着少见的宠溺,“这丫头缠着你,是不是又没吃东西?”

    “不能吃的太多。”叶子衿傻笑着回答,“吃多了,孩子长得太大,容易难产。”

    她说的是大实话,却吓得容峘和李玲珑脸色剧变。

    “不许胡说。”容峘过去紧张地拉着她的手。

    他是南靖国的杀神,本来对鬼神之说从不相信。但遇上叶子衿之后,他心中有了新的思量。

    “子衿,你一定会平平安安。我来的时候,还特意到安国寺给你求了福,光是香油钱都添了不少。”李玲珑认真地看着她,“你和小侄子都会平平安安。”

    叶子衿见自己只是随口一句话,却让两个人紧张得不了得了,心里微微叹口气,“坏丫头,你那么有钱,还不如捐一点儿给我们了。我正想开一个福利院了。”

    “啥福利院?”李玲珑没听懂,疑惑地问。

    “就是将老无所依的老人或者是身体有残疾被家庭抛弃的人组织起来,有官府统一出银子养老。”叶子衿回答。

    “倒是好事情,不过,需要的银子也不少。”李玲珑明白了,“要是人人都贪便宜进福利院怎么办?”

    叶子衿听懂她的意思,她是在担心年轻人不愿意养老,都送到福利院去。

    “又不是人人都可以进福利院,进去的人,都要严格审核。首先,要确定老人无子女,或者他的财产无人继承。其次,得丧失劳动能力。三,不是大奸大恶的人。”叶子衿随口就列出几条入门条件来。

    李玲珑听了连连点头,“这还差不多,要是有些心术不正的人故意占便宜,投入的银子就多起来了。”

    “捐献点?”叶子衿乐呵呵地看着她。

    “你那么有钱,还向我要?”李玲珑差点儿被她气死,“我身上那点儿银子,还是从你的作坊里出的了。”

    “我赚来的银子,这几年全都投到了城墙修建、开河挖渠、开荒、开办学院上了。”叶子衿对她也没有隐瞒。

    听她提到办学,李玲珑眼神又黯淡了几分,“你办学是好事,可京城里那些人却在背后乱嚼舌根。”

    “凡是新事物出现的时候,大多都会容易引起别人地非议。我们只要做到无愧于心就好。”叶子衿笑着安慰她。

    “行,我答应了。”李玲珑被她一安慰,心情转瞬就变好了。

    “啊?”轮到叶子衿惊讶起来,她只是和李玲珑开了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她还当真了。

    “我说我答应捐钱了。办福利院是在做功德,既然遇上了,我自然会支持。”李玲珑笑眯眯地解释。

    叶子衿一把抱住她,“你还当真了。”

    “当然是当真了,我是县主,有封地。每个月还有月银拿,加上你给的分红,说起来,我也算是小地主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在青州和京城里还买了好几座铺子,每年光是收租金,就是一笔好大的收入。”李玲珑得意洋洋地解释。

    “哟,学精明呢?”叶子衿惊讶地看着她。

    “我是跟着你学的。”李玲珑得意洋洋。“我不管,今天一定要好好吃一顿,来的时候,为了赶路,也为了躲避父王的眼线,差点儿没饿死我。”

    叶子衿闻言,和容峘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行,中午管饱。”叶子衿痛快地答应一下。

    “子衿,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李玲珑抱着她撒娇。

    这个举动惹得容峘醋意大发,他上去一把打下李玲珑的手,然后叶子衿就被容峘抢在了怀中护着。

    “六哥果然还是小气,不,是比以前还要小气。”李玲珑气得冲着他大吼。

    “大姑娘,还像个小丫头片子。赶紧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再说。”容峘嫌弃地看了李玲珑一眼。

    李玲珑

    为什么这些人非要逼着她嫁人呢?她就是为了躲避父王母妃的唠叨才跑到定州来。谁知道,她到了定州,又跑出一个对她唠叨的人。这日子没法过了。

    中午的时候,李玲珑果然像饿死鬼一般,几乎将桌子上的饭菜全扫了。

    “几年不见,你吃饭的功夫见涨。”叶子衿对她竖起大拇指。

    “别站着说话不腰痛,你饿一个多月吃不饱试试。”李玲珑撑得不想动,满足的边打嗝边回答。

    叶子衿噗嗤笑出了声音。

    第二日,门口的守卫又过来禀报。

    “六哥厉害。”听到冷纤雪和费蓉儿的名字,李玲珑对叶子衿竖起了佩服的大拇指,羡慕得说,“叶子衿,你到底给六哥下了什么药,让他对你死心塌地的。我为什么就遇不上这样的好男人呢?”

    “咱们定州好男人多的去了。平安镇大多数男人都在不许纳妾,但你看得上吗?”叶子衿斜睨看着她问。

    “怎么就看不上?说不定哪一天遇上觉得对眼,我就跟着人跑了。”李玲珑豪言万丈。

    叶子衿被她给逗乐了,“千万别从定州私奔,我怕平西王将咱们定州踏平了。”

    “笨,到时候我都成了定州媳妇了。父王才舍不得下手了。”李玲珑得意洋洋。

    这话也有道理,两个人笑得贼兮兮的。

    “让她们进来说话。”叶子衿吩咐。

    “见她们干什么?就是两个混账不长眼的东西。”李玲珑也不待见外面的两个人。

    “不见的话,她们总得抽空到我这儿晃悠。每日听着,心里也会烦。只要见到了人,才知道她们打得是什么算盘。”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还能打得什么算盘。她们这是看你怀孕,想趁机给六哥侍寝取代你的位置呗。照着我说,根本不用见她们,直接让人打发了她们就是。”李玲珑发狠。

    “我身边这么多人,量她们也不敢对我动手脚。”叶子衿笑呵呵地说。

    “你等等,我可不想见她们。我到里面坐着听。”李玲珑听到外面有动静,连忙站起来进了内屋。

    片刻后,费蓉儿和冷纤雪跟着庄姑进来了。

    “见过王妃。”

    “见过王妃。”

    两个女人都很识趣地并没有提起自称,马马虎虎规矩的给叶子衿行了礼。

    “坐。”叶子衿淡淡的发话。

    费蓉儿和冷纤雪学聪明了,知道不能在她面前托大,老实地坐了下来。不过,两个人全都坐了半边屁股。

    “多谢王妃。”嘴里,还很客气。

    接下来,场面有些尴尬,双方都没有开口。

    “你们过来可有什么事情?”叶子衿装傻,先开口问,“如果你们遇上什么难事,回头我一定对王爷说,也好及时为两位姑娘解决。”

    冷纤雪

    她心里暗气,她气叶子衿不懂事。

    叶子衿作为正妃,已经先怀孕了,可以说占了先机,叶子衿还有什么不满意?为什么怀孕了还要霸占着王爷不放,难道作为正妻,叶子衿不知道男人也有需求,这时候,叶子衿不应该主动为越清王安排其他人伺候吗?

    费蓉儿心里暗暗发狠,果然,叶子衿不是什么善人。她心里对自己的选择更加坚定起来,“今日过来,我真的有事求王妃帮忙。”

    叶子衿笑盈盈看着她,不说话。

    费蓉儿见她不答话,只好继续说下去,“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离开京城已经有了三年的时间。离家太久,爹娘的年纪越来越大,这几日,晚上梦中常常见到他们,每每想起,第二日,总是。”

    说到这儿,她哽咽着几乎说不下去了。

    听她提到爹娘,冷纤雪的脸色也暗淡了许多。是呀,三年没有见过爹娘,她也有些想家了。

    “为人子女,孝敬父母,乃是正事。”叶子衿心里开始盘算费蓉儿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过她也不急,反正不管她问不问,最终,费蓉儿都会主动提及目的。

    果然,费蓉儿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叶子衿的下文。

    她只好继续哭泣着说下去,“求王妃在王爷面前美言几句,放我回去看看。当初太后和皇上也是见王爷身体不好,才派我们伺候王爷。现在王爷身体”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王爷的身体实在令人堪忧。今年夏末的水灾,王爷日夜在河道旁忙碌,初秋天气虽然还不错,可早晚已经有了寒气,王爷的身体一日是不如一日了。我这几日看着也很揪心。”说着,叶子衿的眼睛也湿润了。

    “不是有开阳吗?”冷纤雪一听急了,她忘记了矜持和场合,直接冲着叶子衿吼起来。

    “放肆。”摇光冷冷地呵斥了她,“王爷身体有旧疾,当年太医院所有地太医都束手无策,如果不是因为和神医谷有点儿交情,开阳哪里愿意出手。这些年来,开阳跑遍了天下,目的就是为王爷寻求解毒和恢复旧疾的药草,但其中两味药到目的还没有找到。郎中只能救人,却未必能救命,你们不知?”

    “你敢咒王爷?”冷纤雪眼中闪过杀气。

    “咒?”叶子衿苦笑,“要是咒有用的话,我倒是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王爷的命。摇光语言是冲了一些,不过她也是在转达我的话而已。”

    “就算能有一命换命的方法,本王也绝对不允许你用自己的命来换本王的命。”忽然,外面响起一道声音。

    费蓉儿和冷纤雪都吃了一惊,然后惊慌失措地站起来行礼,“小女见过王爷。”

    “你们要回京城,不必过来麻烦王妃,现在就可以离开。”容峘连余光都没有给她们一个。

    冷纤雪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她的心全碎了,可是哪怕容峘再对她无情,她还是恨不起容峘,她喜欢这个男人,从小的时候就喜欢,这种喜欢是深入骨髓的爱。

    她好想告诉容峘,她不想离开定州。哪怕每一日看不到容峘,每一日要做绣活才能领到月钱,但她还是心甘情愿留在定州中。

    可是容峘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连这么点儿空都容不下她。

    费蓉儿心里更恨了,果然,她就知道容峘是铁心石肠。这个男人的心中只有叶子衿一个人,那么她凭什么还要为这样的男人留恋?

    “多谢王爷。”她压住心里的恨,表面温和地道谢。

    “以后不许为不相干的人劳累。”容峘过去,伸出手拉住了叶子衿的手,看着叶子衿的眼神更是含情脉脉中带着浓浓地宠溺。

    这一幕落在冷纤雪的眼中又是那样的扎眼。

    费蓉儿偷偷观察容峘,她幸灾乐祸地有了新发现,原来摇光和叶子衿并没有说谎。容峘的身体真的很差,他的嘴唇有些发青,再也不是往日里比女人嘴唇还要娇艳,眼圈也有发黑的症状,重重迹象表明,容峘的情况并不乐观。

    “两位姑娘请。”如冰过去淡淡地开始赶人。

    费蓉儿和冷纤雪恭敬地给容峘和叶子衿行了礼以后才转身出去了。

    可以说,这一次,是容峘对她们最为客气的一次了。

    “你不想离开定州又如何,那个男人就是个铁石心肠。”出了王府上了马车以后,费蓉儿冷笑着看着冷纤雪。

    冷纤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懒得多言。

    “王妃,再吃一颗解药。”屋内,玉衡拿出一颗九转雪莲丹递给了叶子衿。

    “费蓉儿真够恶毒。”李玲珑从屋子里蹦出来就开始骂起费蓉儿。“她居然敢在福利故意对你下毒。”

    “堕落乃是宫中秘药,怀孕的人闻到其中的味道,如果不及时服用解药的话,三日后必然会流产。就是没有出嫁的闺中女子,如果吸入太多而不用解药,以后也会终生无子。看样子,冷纤雪好像并不知,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挨着费蓉儿那么近了。”玉衡笑着解释。

    那边,叶子衿已经接过摇光递过去的药丸,就着温水吞咽下去了。

    “一定要保证她的毒回到费家再发。”容峘眼神中的杀气很惊人。

    “什么毒?”叶子衿惊讶地问。

    “一种慢性药,结合她身上今日的堕落,会让她全身慢慢烂掉,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容峘拉着她的手回答。

    李玲珑听了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也别说他生气,就是李玲珑都想将费蓉儿抓回来,灌一些毒药给她。容峘身体不好,有个子嗣容易吗?

    费蓉儿并不是自己身上已经被玉衡反种上了慢性毒,她心思最为恶毒。她知道冷纤雪不愿意离开定州,心里对冷纤雪也多了几分怨恨。一路上回去的时候,她就故意坐在冷纤雪边上,拉着她,和她说起了知心话。

    冷纤雪心里对她厌恶,别过脸去不愿意搭理她,她也不恼,继续说自己的,语气中满是回京城的喜悦。

    无情无义,冷纤雪对她也就更加厌恶了。

    回去后,剩下的两个贵女听说可以回去,心里都是喜忧参半。她们喜得是,终于可以离开定州回家了。越清王虽然好,是大家的梦中情人,可越清王的心只在叶子衿身上,她们并不想一直吊死在容峘身上。忧的是,她们回去后,名声肯定是毁了,就算找到亲事,肯定也大比不上开初。

    费蓉儿表现得很正常,她一直欢喜地催着手下人收拾回去的行李。

    容峘和叶子衿没有霸占她们从京城带过来的物品,当初她们是满怀信心过来做侧妃如夫人的,因此,带来的物品钱财很多,家族对她们也没有小气,算是她们的陪嫁物品。加上皇上太后赏赐,以及到了定州,四年来的工钱,四个人要回去,还真有的收拾。

    别院中的下人,没有人敢私自收费蓉儿她们的打赏,因此,这一趟回去,费蓉儿四人带回去地物品甚至要比带来的物品还要多。

    冷纤雪呆呆地坐在屋子里,她心里难受极了。她不想离开京城,她好不容易才离容峘近一些。哪怕让她死,她也想选择死在定州。因为定州这一片地是容峘的根。

    别院中的忙碌并没有影响到叶子衿的心情,不过这几日她的日子也不好过。

    或许是从忙碌中闲暇下来,几日后的清晨,容峘忽然咳出了血,人甚至还昏厥过去了。

    越清王病情加重,整个王府顿时慌了手脚。

    叶子衿吓得整个身体都软了,开阳带着几个人,彻底守候在容峘身边。到了下午的时候,容峘浑身扎了针,喂了汤药以后,情况才好转。

    费蓉儿几个人也听到了消息,或许是因为容峘允许她们离开定州,别院中的侍卫和下人对她们管得也就松懈了许多。

    费蓉儿听到消息以后,脸上挂上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心里没有半点儿涟漪。她对容峘心底的那点儿爱,早就消磨光了,心里剩下的全是对他的恨。

    冷纤雪倒是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哭红了眼睛。她很想去王府看看容峘,可她有自知之明,她根本进不了王府的大门。

    她只能独自一个在屋子里哀思。

    时间过去很快,十天后,就到了费蓉儿几个人离开定州的时间。

    冷纤雪恋恋不舍,她昨日得到消息,容峘的身体比起前几日稍有好转,不过,她也听人传出小道消息,容峘身体好转以后,立刻安排定州城内所有守备的将士过来特意见了叶子衿一面。

    他甚至还让叶子衿跟着他一起处理公事。

    “定州百姓都说越清王十分宠爱叶子衿,连公事都让她插手。愚蠢的一群人,种种迹象表明,越清王的身体估计已经到了强弩末了之际,他是在提前安排叶子衿的处理,锻炼叶子衿处事能力。”终于坐上了回去的船,费蓉儿说话再也没有半点儿顾忌,她毫不掩饰表露出了自己幸灾乐祸的心理,“越清王聪明一辈子,死到临头却又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情。叶子衿小门小户的出身,注定是她的短处。如果越清王真的撑不过去,就算叶子衿生下世子又能如何?没有人扶持,叶子衿不过是定州城内他人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王爷身体一定会好转。”冷纤雪板着脸瞪着她,“什么时候,你对定州的政事如此感兴趣?”

    “我在定州耗费了整整三年的青春,我随口说几句怎么呢?”费蓉儿冷笑看着她,“你就算对越清王再有心又如何?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你还不是只能看着叶子衿和越清王卿卿我我。”

    冷纤雪脸色一白,嗖地站起来,她狠狠地瞪了费蓉儿一眼以后,转身进了船舱中。

    其他二女见她们争论得厉害,也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回房去了。

    费蓉儿看着她们的背影,冷笑不已。回京城以后,她们的身价肯定要跌,但她费蓉儿不同,一个毫不逊于越清王侧妃的位置还在等着她了。

    晚上的时候,几道黑影从船尾不动声色上了船,很快地人影闪进了一间房中。

    “冷纤雪人呢?”第二日,费蓉儿气急败坏地冲到了冷纤雪的房间门口。

    冷纤雪的房间内并无一人,费蓉儿眼中立刻闪过一道杀气,“追,那个贱人肯定是回定州通风报信去了。给我追,不论生死。”

    “是。”几个侍卫答应,立刻转身追了出去。

    “快点,再快点儿。”冷纤雪带着几个人,正狼狈地坐在马车中,她昨日得到一个很不得了的消息,她必须得提前告诉越清王才行。

    “小姐,费蓉儿必然追过来,怎么办?”冷纤雪身边的一个丫头害怕地说。

    “你下车,从小路回去。到了定州,化妆混入到王府,将消息传递给越清王。”危险面前,冷纤雪变得十分冷静。

    “小姐,小人不能丢下小姐。”侍卫激动地回答。

    “别磨蹭。”冷纤雪眼睛红了,她从身上解开一个荷包,然后塞了几张纸进去,递给了侍卫,“再不走,估计谁也走不脱了。”

    侍卫没有办法,跳下马车后,直接钻入到了树林之中。

    他刚离开不久,几道身影骑着马就追了过来。

    “小姐,怎么办?”冷纤雪身边的丫头害怕地问。

    “你们怕吗?”冷纤雪脸上挂着冷笑问。

    “小姐不怕,奴婢就不怕。”她身边的丫头明明吓得浑身发抖,但还是壮着胆子回答。

    “那就好。”冷纤雪满意了,“前面是悬崖,马车不许停,直接给我冲下去。”

    两个婢女听了,忍不住嘤嘤地哭起来,赶车的两个侍卫却半点儿迟疑也没有,直接几道鞭子抽过去,马儿吃痛,冲着悬崖掉了下去。

    在落下去的一瞬间,冷纤雪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她可以永远留在定州,谁也无法将她从定州赶走,她一辈子都可以看着容峘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

    也在这时候,她好像忽然明白,容峘是真的不是当初儿童时那个遇到的少年,她爱上的只是自己心中爱的那个人罢了。但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容峘可以活的好好的。

    “怎么办?”追兵在悬崖面前勒住缰绳。

    “这么高的悬崖,落下去必死。我们兵分两路,一部分跟着我下去搜查,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你带着人在越清王府附近守着,只要有可疑之人出现,直接杀无赦。”领头的人吩咐。

    众人答应一声以后,立刻行动起来。

    冷纤雪派出的人并没有他们想得那样愚蠢,逃脱的侍卫并没有直接越清王府找人,而是去了钱家。

    钱家和越清王王府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

    当钱多串拿到荷包,看清楚信中的内容以后,惊得脸色铁青。他和叶子楣不敢耽搁,直接抱着钱金宝,以金宝闹着要见叶子衿为借口去了王府。

    “那个人是冷纤雪的暗卫,这封信他是冒着九死一生才送出来。或许冷纤雪已经为此丢了性命。”钱多串叹口气,将信递给了容峘。

    容峘接过信打开,叶子衿也凑过去看。

    “皇上居然昏庸到如此地步吗?”叶子衿看完信以后,气得要死。

    “皇上迷恋妖妃,听信道人谗言,早就无心朝政。太子党和八皇子党争论太多,京城里官员纷纷站队,我实话和你们说吧,我其实也算是过来避难来了。”李玲珑沮丧地说出心里话。

    “平西王的意思?”叶子衿觉得必须搞懂平西王到底支持谁。

    “父王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参与皇储争斗,他只忠于皇上。”李玲珑苦笑着回答,“可中间的队伍也不是好站的。”

    这话有道理!叶子衿点点头。

    “王爷,你绝对不能回京。”叶子楣担忧地看着容峘。

    “六哥,你真的不能回京城去。明知是个圈套,如果你还过去的话,那就冤死了。就算你的能耐再大,京城那一片,到底还是太子和八皇子的地盘。”李玲珑也跟着苦口婆心地劝说。

    “我心里有数。”容峘淡淡地说。

    “冷纤雪怎么办?她到底是为了你而死。”叶子衿想到了另外一个人。知道冷纤雪为容峘所做的一切,她忽然恨不起冷纤雪了。无论如何,冷纤雪就算再工于心计,为人再冷酷无情,她对容峘的感情却半点儿也没有掺假。

    这样的女人,你无法说她的感情是对是错。

    “等风声过去后,立刻派人到山底寻找她的骸骨,以后在定安寺中给她点一盏长明灯,成为义人。”容峘淡淡地回答。

    叶子衿眼睛一下湿润了,她忍不住抱住了容峘的胳膊。她明白容峘的意思,容峘是真的在乎她,才不愿意给冷纤雪一个虚有的名分。

    密信的事情,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内情。

    容峘并没有和平日里表现出什么不同,他依旧会让叶子衿参与定州城内的日常事务,甚至是定州守备军队的操练,他也会带着叶子衿。

    不过,只要是有心人,都会留意到,容峘的脸色一日不如一日,身体也越来越虚弱,而叶子衿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甚至还有人发现,叶子衿在私下里偷偷在叶子楣和李玲珑面前哭。

    大家私下里都在偷偷猜测,越清王的身体是不是撑不住了。

    深秋的时候,所有的预言成了事实,容峘一日当众吐血过后,就直接昏迷了。

    这一次昏迷,他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定州城内似乎一下陷入到了无主状态,但定州各处的守军全都是容峘亲自选拨带领出来的人,而方知府等文官,最近和叶子衿频繁接触,也是向着越清王府。

    定州一带的文官和武官,在危机面前,居然空前的团结起来,随着叶子衿肚子越来越大,整个越清王府也是被保护得滴水不漏。

    “越清王府王妃听旨。”临近年关的时候,京城里居然来了圣旨。

    叶子衿没有办法,挺着大肚子,领着整个王府的人跪下来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定州农事发展迅猛,水稻品种优良”太监尖锐的声音在越清王府院子中飘荡,十分刺耳。

    十万斤?叶子衿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皇上果然昏庸老迈了,定州的水稻也是今年才发展,夏季又遇上了水灾,这么多的稻种要是被运走的话,定州百姓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臣妾接旨。”叶子衿老老实实接了圣旨。

    太监不敢在此逗留,立刻回去了驿站。

    叶子衿立刻将所有官员召集过来商量对策。

    “越清王旧疾复发,到如今还在昏迷之中。奏折自然无法及时递上去,下官愿意为王妃分忧,代写一份奏折,向皇上说明定州实情。”方知府主动请缨。

    其他官员也纷纷献策献计。

    叶子衿没有托大,果然让方知府写了奏折,让人连夜送往京城去。

    京城离定州有千里之遥,奏章递过去,一时半会肯定接不到消息,加上容峘的身体不容乐观,这个年,整个越清王王府过得并不容易。

    大年初三的时候,马氏叶良禄等人都到了王府来,就连陈氏和老爷子几个也跟着过来,带着不少的东西。

    “王爷的身体如何?”马氏眼睛发红,几个儿女的亲事,她心里都十分满意。特别是子衿,整个村子,乃至整个定州,谁不羡慕。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这样残酷,非要在幸福的人头上扎下一把刀呢?

    即便是妇人,马氏也知道,如果容峘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叶子衿以后的日子绝对过得很苦。或许物质上不会差,可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还要管理好整个定州,那需要多大能力和精力。

    “还是老样子。”叶子衿微微叹口气,“开阳一直和郎中们在研究对症药单,有眉目,不过,有两样药材不容易找到。”

    “多派一些人出去找,肯定能找到。”马氏急着说。

    叶良禄等人心里却很难过,要是容易找到,子衿也不会坐等到如今。连王府都找不到药材,可见药材有多么珍贵了。

    “过年了,咱们不说别的,来,文博、文武、金宝,接压岁钱。”叶子衿笑着招呼几个孩子。

    “钱,姨姨给金宝好多钱。”钱金宝真不愧是钱家的种,小小年纪就知道钱是好东西。

    几个小家伙过年的时候,得到不少的压岁钱。接了叶子衿给的荷包,心急的钱金宝就将荷包打开了。

    荷包里放的是金叶子和金豆子,满满一荷包。叶子衿一点儿也没有小气,喜得几个孩子眉开眼笑,跑一旁数金叶子去了。

    “就是几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叶子楣笑骂。

    “从小知道护财,不错。”钱多串却一个劲夸自己的儿子。

    叶子楣和他的理念不同,气得直接踹了他一脚。

    钱多串腿肚子挨了一脚后,也不生气,依旧乐呵呵地傻笑着。

    “你这孩子,已经当娘了,怎么还动手动脚,哪有一点儿女孩子的样子。”马氏气得要去打叶子楣。

    钱多串赶紧护着,“娘,子楣是在和我闹着玩了,一点儿都不痛,你别生气。”

    说完,他还偷偷给叶子楣使眼色,让她说几句软话。

    叶子衿噗嗤笑出声,马氏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大女婿和小女婿一样疼她的闺女。看到钱多串,马氏又想起容峘,脸上的笑容又淡了几分。

    陈氏和老爷子东看看西望望,脸上倒是显得很平淡。

    府里来的人多,自然也就显得热闹许多,晚上的时候,叶子衿干脆留马氏等人在府里一晚。第二日,没想到没等马氏等人离开,大房一家和三房一家也都过来拜年。

    叶良禄和马氏没办法,干脆和大房和三房一起吃了中饭。

    “这些银子,你留着用。我们年纪大了,用不上。”下午临走的时候,陈氏和老爷子在背地里塞给了叶子衿一个小盒子。

    叶子衿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居然全是银票。银票的面额有大有小,看样子老两口有点儿银子全都存上了。

    “祖父祖母,我不缺银子。”叶子衿准备将银子还回去。

    “让你留下就留下。”老爷子板着脸和陈氏转身就走。

    叶子衿

    对于老两口,她原本的疏离倒是淡了很多。随着叶家村和定州的发展,老两口对她的态度越加不同,对她甚至比当初对叶兰泽还要好。叶子衿明白,老两口心中是将她当作了福星来看了。或许老两口心里对她有很深的愧疚,所以才会将所有的好东西全给她留着。

    马氏等人看到陈氏和老爷子板着脸出来,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叶子衿。

    叶子衿笑着摇摇头,叶兰泽却冲着叶子衿做了一个鬼脸。

    叶子衿噗嗤笑出声,叶兰泽还是老样子,她处处喜欢和叶子楣比,论起财力,她夫家肯定比不过钱家,但叶兰泽有其他路子比,她拼命生孩子,这不,三年她已经抱上了两个儿子。

    叶子衿和叶子楣对她的表现倒也没有放在心上,这丫头就是孩子气,心里并没有什么恶意。好在她任性,找的相公倒是老实,对她很好。

    叶禾衣看到叶兰泽和叶子衿对视,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心里却苦笑不已。说起来很奇怪,叶子衿和叶子楣很容易就能接受叶兰泽,就算叶兰泽任性,她们姐妹也都不在意。可是几个姐妹对她虽然比较友好,却算不上亲密。

    哪怕她想努力融入她们,却一直事与愿违。她目前很知足,她嫁的是范家,相公中举以后,选择回来在书院中教书育人,夫妻两个相互尊重,算是举案齐眉,已经有了一个闺女,她现在也怀着身孕。想到这儿,她下意识地摸了自己肚子一把。

    初六过去后,各家作坊就开始正常开业,大家又步入到日常忙碌的日子中去了。

    二月份的时候,开阳终于知道了药材的下落,天机立刻带着人出去寻找。与此同时,京城里传旨,让各方封地的王回京,皇上身染重病,躺在床上,所有太医们都束手无策。

    越清王是皇子之一,老子病重,他自然更需要回去尽孝。但越清王情况很特殊,容峘目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就算药材找到,以他瘦弱的身体,就算再孝顺,也别想去京城。

    而叶子衿怀有七个多月的身孕,根本不适合长途奔波,于是请罪的奏折又加急送到了京城。

    皇上再昏庸无能,也不好让一个孕妇不顾危险到京城里去,更不能让容峘躺在马车里被人拉着进京。

    “王妃,药材找到了。”三月份的时候,天机天玄终于带着药材从雪山回来。

    当天晚上,容峘被灌了药,人终于醒了过来。

    “王爷。”当容峘睁开眼睛,眼泪成小溪一般往下落。

    “王妃。”容峘的声音嘶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恭喜王爷、王妃。”众人大喜。

    容峘扫了大家一眼,然后冲他们摆摆手。

    众人明白他意思,立刻退了下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叶子衿和容峘两个人。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容峘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

    “京城里近期真的会发生动乱?”叶子衿躺在他的怀中轻声问。

    屋子里没有别人,外面又被天机等人团团护着,屋内十分安全。容峘轻轻点点头,“只要皇上驾崩,京城里必然会大乱。太子和老八全都等着这一天了,至于皇上和太后会向着谁,可就不好说了。”

    “王爷的立场?”叶子衿看着他问。

    “装了这么久,躺在床上,本王都要发霉了。”容峘愧疚地看着她,“你怀有身孕,却让你在外奔波,我欠你很多。”

    “你我是夫妻,那么生分干什么?你也是为了护着定州的百姓,护着我罢了。要是你不装病,这会儿还不是要被逼着去京城,你过去,我自然也得过去。”叶子衿捂住他的嘴巴,“再说了,定州的官员全都是你的人,哪里用得着我操心?”

    “从今日开始,你只管在王府中好好调养身体,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安排。”容峘抱着她说。

    叶子衿点点头。

    三日后,京城里传来消息。皇上驾崩,皇位传给太子。

    没等皇上驾崩,八皇子就联合骠骑将军等人,从东门杀入,直接杀入到了太子府。

    因为回京奔丧的王很多,八皇子的突然造反,让很多人措手不及,大家纷纷站队。支持太子和八皇子的人,分成了两派。

    那一夜,据说整个京城里到处都是血流成河,皇城地上的青砖都被血染红了。

    太子作为失败一方,他的子嗣自然一个也没有活下来。

    “三公不管吗?”叶子衿听到消息以后,诧异地问。

    “三公忠于的只是皇上,太子没有登基,不是新皇,他们自然不会管。”容峘笑眯眯地摸着她的肚子回答,“朝中还有许多大臣们选择了中立。太子为人看似温和,其实太过刚愎自用,并不讨人喜欢。至于老八,看他不顺眼的人也大有人在,一场大战必然少不了。”

    “王爷?”叶子衿迟疑地看了容峘一眼。

    “我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不过,放心,我会选择最有利我们的条件。”容峘笑着说,“而且,我也不允许定州成为战场。”

    叶子衿仰头看着他,“你说的,我信。”

    接下来,正如容峘所料,三月下旬,就在八皇子准备称帝的时候,摄政王、欧阳楚等人,奉太后命令,结合外部王爷势力,其中,越清王也奉旨出行,亲自带着人马杀过去,里应外合,将八皇子斩杀于东宫之中。

    “越清王真无心与那个位置?”陌上秋笑嘻嘻地看着容峘问。

    “本王有自己的封地,从无心与那个位置。只是希望新皇说话算数,最好不要打定州的主意,也别打扰本王和王妃的生活。”容峘冷冷地回答。

    “王爷,府里传来消息,说王妃忽然肚子痛,世子恐怕要提前出生了。”陌上秋刚要继续劝说几句,越清王府就来人了。

    “送客。”容峘如一阵风般往外冲去,再也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费蓉儿果然是笨蛋。”陌上秋摇着头自言自语。

    “老头下的毒,她死得一定很难看。”玉海棠嘴里叼着一个桃子走过来,一边吃,他一边幸灾乐祸地说。

    他间接地承认,费蓉儿身上的毒就是越清王做下的。

    陌上秋根本不觉得奇怪,他叹口气遗憾地说,“看样子,本相是赶不上越清王府世子的满月酒了。”

    “你别这样自来熟,王妃会不高兴。谁也没有想过要请你不是。”玉海棠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说。

    陌上秋顿时咬牙切齿,他好想打人地说。“越清王妃欠本相一个庄子,你带话回去,庄子给本相留着。”

    玉海棠掏了掏耳朵,转身扬长而去。

    果然物以类聚,越清王和叶子衿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陌上秋气的要命。想到京城里新皇还在等着他,他只好叹口气,吩咐人准备回京去。

    王府内,开阳等人正等在前厅,容峘回到王府后,直接去了后面。

    “王妃呢?”到了后面,马氏等人就在外面等着。

    “玉衡和两个稳婆已经进去了。”马氏回答。

    摇光出来,匆匆吩咐人提了热水进去,“王妃很好。”

    她简单交待一两句以后,就匆匆地进去了。

    “头胎的话,估计还要等上一等。”马氏安慰容峘。

    容峘不说话,眼睛根本就没有离开产房。

    叶子衿在屋子里,躺在床上,她并没有像别的产妇一样痛得要死要活,当然阵痛发作的时候,她也觉得痛,但绝对没有传说中那样痛。甚至,她还很有心情地咬着苹果啃起来。

    两个稳婆面面相觑,她们接生过无数次,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淡定的产妇。偏偏这个产妇身份高贵,她们还什么都不敢说。

    过了一会儿,叶子衿终于感到了一阵接着一阵的痛意袭来,这种痛,让她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觉。不过,她也没有大叫,而是抓着被子一声不吭。

    容峘和马氏等人在外面等着,没有听到屋内传来任何声音,个个都不禁有些心慌起来。

    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大叫声,“生了,王妃生了。”

    然后,一道洪亮的婴儿叫声响起。

    “这就生呢?”马氏傻呀了。

    “娘,妹妹生的快好呀,少受好多罪了。”陶杏儿安慰她。

    “是生得快。”叶子楣也喜上眉梢。

    “不是说头胎最不容易吗?”李玲珑摸着下巴疑惑地问。

    “要见弟弟。”钱金宝等的都要睡着了,好不容易听到孩子的哭声,忍不住急着要进去。

    “再等等。”叶子楣拉住他。

    容峘如一阵风冲了进去。

    “唉,不能进。”马氏

    “算了,娘你也拦不住他。”叶子楣笑嘻嘻地说,当初她生产,钱多串也是这样急。

    “恭喜王爷、王妃,小世子很结实。”屋内的一干人见容峘冲进来,都被吓了一跳,不过大家倒也没有慌。

    “你进来干什么?”叶子衿嗔怪地说。

    容峘过去坐在床边,“无碍,我看着,心里才踏实。辛苦你了!”

    满屋的人见状,赶紧将屋子里收拾干净,然后退下去了。

    当天,定州百姓听说王妃平安生下小世子的消息后,顿时,炮竹声四起,自发庆祝起来。第二日,京城旨意也到了,定州两百年时间归于越清王府自理,定州的大小官员也将有越清王指定,沿海开出的荒岛全都归于定州。

    定州由此进入了太平盛世。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新书将在十月一日上传,因为暑假会做手术。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