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小番外(一)年年有余 文 / 九叶荼蘼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还有什么比写小说被亲戚朋友发现更羞耻的事情吗?几个番外)

    我叫傅年年,理所应当的,我爸也跟着我姓傅……嗯,我知道,顺序好像有点怪怪的。

    我叫傅年年,但这不是我的大名,年年,年年。关于这个名字缘由,似乎有好多个版本。

    版本其一:据说我妈怀我的时候,特别喜欢吃年糕,我生下来的时候,又白又糯,很像燕京深巷里那大胡子师傅卖的年糕,很像我妈喜欢的那种年糕。

    我后来向她取证,她看都没看我一眼,态度非常敷衍地说,“是啊,你看看镜子里你的脸,又大又圆,像坨糍粑,傅粑粑又不好听,所以就叫你年年呗。”???哎哎哎,别用坨这个量词好吗?

    我不动声色地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嘴脸,感觉很受伤。

    我的脸一点都不大,不圆。

    我长得应该是非常好看的,因为我从小到大,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惊讶与羡艳之中成长,听过最多的话就是,“小少爷的五官和总司令简直一模一样,眉眼又仿佛直接从夫人那里照搬了去。长江后浪推前浪,估摸着按照这个势头,日后必定比傅先生还要出众得多。”

    我爸妈是出了名的好看,由此可见,我也是出了名的好看;由此可见,我妈说我像糍粑,是对我极大的侮辱。

    我妈的性格本来就飞扬跋扈(我深刻认识)据说她现在脾气已经好了不少,怀我的那段时日,听说才不得了,可惜了,我还是个小胚胎,没有体会过所谓的光景——整个畅春园都笼罩在腥风血雨之中。

    她仗着怀孕,天天在园子里兴风作浪,搞得上上下下都鸡犬不宁。

    傅总司令,也就是我最最喜欢的父亲,在那段十个月的漫长时光机,较所有人而言,自然过得最是苦不堪言。

    他说,吃年糕这桩事到还算是轻松,左右不过是将师傅请进来,现做现卖。看样子,我妈还在别的方面折腾他不轻,至于哪方面,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哎,败家娘儿们。

    反正平时我也见识过我妈的威力,不是内心开过眼界的,由此推算一下,怀孕的时间大概平方一下再乘以一千,差不多就是那样。

    我爸在家没什么地位,虽然他是个很有地位的人。我妈说一,反正他不敢说二,他不敢,那我更加也不敢了。

    我们父子二人,抱团取暖,在我妈的寒光剑芒之中,瑟瑟发抖,日子过得非常艰难,非常憋屈,非常没有尊严。

    大概是因为我太过顽皮,所以我妈对我更加不友好了。

    有时候闯了祸,她气得作势要把我打个半死,我爸倒也不管我死活,不仅如此,他还在一边煽风点火,“这点小事,何须你亲自动手,找个下人替你打不就好了,免得气坏身子。”

    目光心疼地落在我妈身上,半分也不施舍一下他的儿子。

    我听了这话,他妈真是目瞪口呆。亲爸?亲爸?Hello?

    我妈这个人,真是奇怪,本来就是她脾气太差,但到头来却搞得像是我的错似的,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她打了我几下,发现自己打得手有些酸,便坐在沙发上,莫名其妙地抽泣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都说了我不要生了!现在倒好,生下来之会气我!”我爸看她哭了,更加心疼,又得继续哄着。

    我发誓,我没有气她,我不过是看她种的小花好看,所以摘下来送给我暗恋的小女生去了。

    她怎么就不替她儿子的终身幸福想想呢?真是太糟心了。

    我爸嘀咕道,又冲跪在地上的我使了几个眼色,年纪大了,难免感性。

    这话我觉得挺对的,正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但没想到,我妈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那清脆的一声“啪”,吓得我差点扭到了脖子。

    “谁年纪大了?”我妈红着眼质问。

    我爸顿时就怂了,“你听错了。”

    “??你这是在说我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我妈不依不饶。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爸扶额……我都替他捏一把汗。

    男人,也太他妈难做了吧。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了,剩下的力气,都用来心疼他。

    堂堂一军统帅,在我妈的淫威之下,过得竟然如此憋屈。

    我妈和我爸掰扯了一会儿,他大概是觉得再这样下去,就引火烧身了,便指了指我,“傅胤言,你快和你妈妈道歉。”

    成功转移了我妈的注意力。

    他妈的,我真是我爸爸最优秀的挡箭牌,最出众的背锅侠,最坚实的盟友和援军。

    果然,我妈喋喋不休,又开始来骂我了。

    在一片劈头盖脸之中,我发誓,我看见我爸解开了军装的扣子,大大地松了口气。

    妈耶,真的无情无义。

    我也不太能懂,我爸这样宠我妈是为了什么?我妈是年轻漂亮,比我妈年轻漂亮多得是呢。

    我在我爸面前吹耳边风,“你就不纳个妾。”

    他正在处理军政,我就爬在书桌上,听得他非常认真地说,“不敢。”

    哇塞,赫赫有名的大军阀,居然还会怕个女人。

    我又问,“你是认真的吗?”

    我爸一点都没有正面回答的意思,“你好好把你妈妈布置的功课写完,不然我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妈耶,我一个机灵,立即拿起毛笔,鬼画符似的写了几个字。

    我妈天天让我练字,因为她最近这段时间迷恋上某个书法大师的作品。可她自己写不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在她面前是说不通的,她自己不会,就逼着我学,还找借口说因为我的字太丑,可我的字比她好看多了。

    我写了几个字,又想和我爸唠嗑,他侧脸对着我,线条和我一毛一样,都是那样的完美好看。

    “年年。”他喊了我的小名,“别分心。”

    我托着下巴,不听他的话。反正他管不了我,我只怕我妈。

    “……傅糍粑……”

    他又换了个称呼,我觉得这就有点刺激到我了,“真因为年糕,才叫我年年呀?”

    我爸笑了笑,“年年是我取的,不是你妈。”

    哎?我有些惊讶,这个名字,不符合我爸的文化水平哇。我一直以为一切都源于我妈的无聊,让我背着“年糕”的“年”,过了七年,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大半辈子了。

    “念念,年年。”

    他一边翻着书,一边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就像在说给他自己听一样。

    我也听到了,念念,我妈的名字,年年,我的名字。

    妈耶。

    我明白了,原来这个才是正确的版本。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