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一百 四十四章 文 / 落风一夜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翟明曦心脏吓的一抖,他哪里见过面前女人一脸狠厉的模样,若不是这张脸瞧着一模一样,他还以为换了人。

    也不知脑袋刚被砸的太疼,翟明曦面上装着不怕,脑门却憋不住冒出一头冷汗,又想到自己要是被一个女人吓破胆算什么男人?他就不信这女人真敢动她。而且这个女人果然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这么一想,翟明曦咬着牙边讽刺继续嘴硬:“我想骂就骂,关你他妈什么事情,难不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小婶婶?也看我承不承认,你个虚伪的女人,我迟早有一天在我小叔面前揭破你虚伪的面具把你从翟家扫地……。”出门。

    没等翟明曦话说完,突然掐住他的脖子漫不经心收紧,翟明曦脸色一变,话语模糊:“你……你想……干什么?”

    这女人真不会想弄死他吧?

    翟明曦脸色跟个变色龙一脸防备盯着面前女人,按道理说他是男人,面前的是女人,翟明曦本以为自己随手能甩开人,哪里知道面前掐住他脖子的手跟铁钳,他用了吃奶额劲儿也没把面前女人的手移开。感觉到脖颈处渐渐收紧,连带呼吸困难起来。

    翟明曦顿时汗毛直竖,他到底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也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你……你……到底……到底想干什么?你这个虚伪的女人最好……别过分了!这里是翟家!”

    他就不信这个女人在他翟家的地盘真敢动他一根毛发。

    “再骂一句?”

    这女人有病还想找骂?

    翟明曦听到面前女人的话冷着脸笑的嘲讽,他就说这个女人只敢威胁他,不敢动手,这么一想,翟明曦嘴一向毒,哪里有什么不敢骂的,顿时得意冷声道:“姓单的,识相的乖乖离开我小叔,要不然我找几个人轮……死你!”

    “哦?”单瑾喻不怒反笑凉凉看了面前人一眼尾音微微拖起,翟明曦还以为面前女人怕了,刚要露出得意的表情,下巴猛的一阵巨痛袭来,下一秒,咔嚓一声,单瑾喻动作利落先卸了翟明曦的下巴,伴随翟明曦杀猪的惨叫和不可置信。

    翟家大厅里,翟家大嫂隐约觉得自己听到明曦的声音,心里有股不安,忙追出来,嘀咕道:“我怎么听到明曦的叫声!”

    翟家大哥也跟着出来觉得翟家大嫂想太多:“明曦在瑾喻身边,又不是在渊宁手里!”

    翟家大嫂也觉得是,也就没去翟家车库那边,跟着翟家大哥回大厅。

    翟明曦此时一脸恐惧瞪大眼远远盯着他爸妈身影越走越远,猛的听到旁边不咸不淡的声音:“想找人动我?”

    单瑾喻一脸漫不经心看人,翟明曦只觉得浑身拔凉拔凉,话一单瑾喻突然勾起唇:“不如我先弄死你?”

    她语气轻描淡写却透着浓浓的威胁,似乎正在考虑这事可行性,翟明曦听完这下终于露出几分恐惧看面前女人,想说话,下巴疼的要命,一个字憋不出来,恨恨瞪着面前女人。

    单瑾喻哪里会瞧不出他的心思,见这小子还敢瞪她,她故意道:“虽然这是翟家,我敢弄死你,就有一千个理由把我自己摘出来。”

    这话一落,翟明曦面色猛的一变,眼睛往四周瞧,见没瞧见什么人影,他爸妈又回大厅了,这女人如果真对他做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阵心惊胆战。

    确实如这个女人所说的,虽然在翟家,可周围没人,他要真有什么事情,以他小叔宠这女人的趋势,他出事后任这女人随便编个理由,说不定家里人肯定就信了这个女人的茬,这么一想,翟明曦整颗心拔凉拔凉,脸色一时间青一阵又白一阵。

    单瑾喻像是没瞧见他苍白的脸色,漫不经心继续道:“而且谁说我一定得在翟家地盘上动你,带你出去抛尸活埋都成,不如你先说说自己想怎么死?活埋还是想我直接扭断你的脖子?我可以成全你!”

    翟明曦听完吓的浑身一哆嗦,模模糊糊不甘吐出一句:“你……敢!”

    “既然你不选,那就活埋吧!”单瑾喻干脆拿起电话拨通一个电话开口冲程苏,当着翟明曦的面故意道:“带几个人过去帮我在十里外南田路荒郊庙那边挖个洞,能把人埋了就成!”说完过了几秒这才挂了电话。

    程苏那边接到瑾喻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欣喜就听到她莫名其妙的话,刚想问她什么意思,一分钟没到就见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程苏越发莫名其妙,那他要不要真听瑾喻的话带人去挖个洞?瑾喻这要在南田路那边挖个洞是想干嘛?

    这边,翟明曦这下是吓的彻底浑身冰凉又绝望,嘴唇哆嗦,脸色一阵阵惨白,唇上的颜色也完全褪去,像是刚大病一场的病人,瞪大眼满脸控诉她这个‘恶毒的’女人,单瑾喻瞧着这小子总算有几分怕,心情好了许多。

    “继续再骂一句啊?”单瑾喻勾起唇手轻轻拍他的脸,翟明曦嘴硬下意识想骂,又想起她刚才那个电话,脸色清白交错一个字再不敢吐不出来。

    单瑾喻利落退出后座后抬脚把人踹进去一些,手疾眼快关门上车踩油门开车。

    车速不快不慢,单瑾喻一张脸没有丝毫表情,仿佛跟蒙了一层冰霜,平白无故让人发毛。

    翟明曦虽然平日里不怕这个女人,此时也被面前女人紧绷的面色心口发凉,不停脑补这女人难不成真想把他抛尸杀人或者活埋,想到刚才这女人卸了他下巴的狠劲儿,他越想心里越发凉,怕的手指青筋凸起,见对方前座开车,乘机忙忍着疼痛惊慌失措想打开车门跳出去。

    单瑾喻早已经锁门,并不担心他跳车,他要真有拧开车门的本事,她也算佩服这小子。

    翟明曦前前后后撬锁十几分钟,也没有把车门打开,眼见对方突然拐了弯往越来越偏的地方行驶,翟明曦汗毛没炸的竖直起来,一脸毛骨悚然的阴森感,真以为对方要把他活埋,翟明曦这会儿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哭死的心都有了,一脸防备看她眼珠子恨不得瞪出眼眶,眼眶通红,因为下巴被卸,他只能啊啊嗷叫,可他嗓子口都快喊哑了,也没见对方理会他。

    他并不后悔告状揭露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却颇为后悔自己之前太冲动激怒对方,把自己暴露成靶子,当初他就该背地跟他小叔告状或者跟他爷爷告状。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这个女人活埋,翟明曦顿时哭死的心都有了,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到了部队门口。

    单瑾喻把车子停在翟渊宁部队门口,刚下车想拨通翟渊宁的电话,正同曹正迎面打照面。

    曹正先瞧见她,忙喊道:“大嫂!你这是找老大?”

    单瑾喻把手机隔回兜里嗯了一声:“能帮我进去喊下人么!”

    曹正忙道:“大嫂,真不巧,老大刚带着陈京山关和几个出任务去了!”

    单瑾喻眼底有几分失落,因着之前听到翟家大嫂的话,她并不知道那男人有没有误会想歪她同景博承的关系。

    本以为人就在京都,昨晚翟渊宁那男人瞧着也不像误会的模样,却没想到中途出了个柴元芳火上浇油,这会儿她倒是不确定那男人到底信还是没信,特地想过来解释一番,没想到人却不在。

    “大嫂,你找老大有急事?”曹正见自家大嫂脸色不对,忙问道:“要不,等老大回来,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单瑾喻摇摇头:“算了,不急,等他回来再说!”

    曹正见自家大嫂脸上确实不像有急事的模样,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先走了,你忙!”单瑾喻说完转身要上车,曹正后面跟着送人,突然警觉听到车内传来什么声音,下意识刚要扯住单瑾喻的手腕,单瑾喻先开口道:“朋友家里孩子太调皮,他父母特地让我调教几下!”

    “原来是这样!”

    “嗷嗷!”救命!救命!

    翟明曦听着这女人睁眼说瞎话,越发确定自己危险之极以及面前的女人装模作样果然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为了活命,翟明曦拼了往车窗上撞,嘴里啊啊不停叫喊:“嗷嗷!”救命!救命!

    可惜曹正对自家大嫂完全深信不疑,没问几句就准备走人。

    单瑾喻瞥了眼一脸绝望的翟明曦,眸光勾起,突然喊住曹正,又冲曹正借了一根绳子,曹正身上没有,特地跑去部队门口熟人那边问了一条,这才走人。

    “谢了!”单瑾喻拿到绳子就开车门把人绑的严严实实,翟明曦有些吓破胆了,不停挣扎。

    “还动?现在就不想要命了?”单瑾喻勾起唇故作一脸狠意。

    见曹正问也不问就走人,翟明曦彻底绝望,眼眶通红潮湿,他年纪本就小,没过多久眼泪嗖嗖往下掉,翟家人基因都不错,翟明曦这小子长的也十分唇红齿白,哭的时候倒是让人无限同情。也不敢再挣扎乖乖让她绑。

    单瑾喻可不打算再当圣母,这小子她怎么都得好好整整。想了想帝苑还有事,干脆开车带人去帝苑。

    进去帝苑的时候,她用绳子捆着人,用一根绳子拖着人进去,景博承的车子这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巧合特地停在帝苑门口,

    景博承刚下车两人恰好碰见。就瞧见单瑾喻这架势,他顺眼瞥了被困的人,一眼就认出

    这是翟家老大的大儿子翟明曦。再看单瑾喻平静之极的脸色,眼底一时间益出不少兴趣。

    “瑾喻,真巧!”

    翟明曦这会儿瞧见‘两情人’相见的场面一时间忘了之前的苦楚恨不得瞪出眼眶,这对奸夫淫妇!他要告诉他小叔。

    单瑾喻对一而再再而三‘碰巧’碰见景博承不可置否,她没开口,顺眼倒是瞧见景博承身后一脸妒意恨不得把她活活生吞活剥的方致音蹙起眉眼底有几分不耐,视线一转,她往旁边瞥了眼瞪大眼眶控诉怀疑她的翟明曦,哪里会不知道这小子想什么,登时恨不得给这喜欢脑补的小子再踹一脚得了。

    敷衍同景博承打了声招呼,她带着人进帝苑。

    景博承哪里听不出面前女人的敷衍,眸光微深,不知怎么这女人越不待见他,他越对人有兴趣。

    本来这次帝苑之行他本不必过来,可他到底还是过来,景博承是个细致、冷静、理智的人,想到自己刚才见到人产生的异样,景博承眉头蹙起来。

    这种异样他并不喜欢,反而心里有股危机。

    这要是平常的女人,他若感兴趣大不了把人养在身边一阵,可他没忘了面前女人可是翟渊宁那男人的女人,还是翟家的媳妇,想到这里,景博承眼眸暗沉,眼底深处莫名一闪而过的杀意。

    方致音自然也瞧的出姓单的女人对景少的敷衍,方致音对景博承可谓忠心耿耿,哪里能见着旁人对他如此敷衍,还是一个普通女人。

    方致音因着景家大少对单瑾喻这个女人另眼相待本就妒忌,如今看着这女人一副不知天高地厚欲擒故纵的模样恨的咬牙切齿,怒道:“景少,这个女人对您也太……”

    方致音还没说完,景博承抬手示意她闭嘴。

    “可是景少,单瑾喻这个女人对您如此不恭敬,她……”方致音不甘说到,景博承面无表情打断她的话:“我的事不用你多操心!”

    “是,景少!”方致音气的一脸僵硬咬牙切齿盯着刚进帝苑门口的背影,心里暗道她什么时候一定要让这女人没有好果子吃。敢妄想她喜欢的男人?没门!

    景博承走了几步突然想到什么,回头冲方致音开口:“不许动她!”

    “是,景少!”方致音气的差点一张脸都扭曲了,心里越发觉得决不能让姓单的女人留在帝苑了。

    再说程苏因为之前那个电话后面见瑾喻一直没过来,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时不时在门口张望,这会儿正瞧见人,却见瑾喻扯着一根绳子牵着一年纪不大的小子一前一后进来。程苏看的惊奇又目瞪口呆忙问道:“瑾喻,你……你……这是演哪出戏啊?这小子年纪挺年轻的,瑾喻,不会是你弟弟吧!”

    程苏脑补一个叛逆少年的剧本,却没瞧见翟明曦听到他嘴里吐出那句‘亲弟弟’差点炸毛,这姓单的女人算什么东西,能当他亲姐?翟明曦一脸嫌弃,又不敢表现太明显。

    单瑾喻还是瞧见翟明曦眼底的嫌弃,控制力道抬脚往他腰上踹了一脚,翟明曦猝不及防脸磕在墙上,没差点疼死他。脱口而出想爆粗口一脸暴怒,就听到旁边女人突然开口:“挖了坑么?”

    程苏这会儿被瑾喻风风火火说踹就踹的举动震的懵了懵,下意识才反应点头。

    翟明曦原本还一脸暴怒的模样,转眼听到这里,顿时露出一脸胆怯惊恐的模样,这一系列变化,看的程苏咋舌。心里暗道瑾喻让他挖坑到底是想干嘛。

    单瑾喻同程苏刚进去,就有人传话说常钱天找她。

    单瑾喻把翟明曦交给程苏,也不让松绑,就让他扯着绳子,要是人不听话,抬脚踹就是。

    翟明曦自问自己是翟家的少爷,因着出身和有个十分强大的小叔,旁人只有把着他的份,哪里有人敢动他,这时候听到面前女人的话,翟明曦心里再怕这女人也不免胸口怒起,因为下巴被卸,愣是一个字说不出来。

    单瑾喻一脸冷笑,走之前交代程苏不许把人给放了,要是他有事,随便把人给绑在哪里都成。

    “啊……啊!”翟明曦一脸愤怒。

    等单瑾喻离开,翟明曦终于忍不住用眼神命令程苏绑他松绑,程苏完全没理解翟明曦的意思,而且刚才瑾喻没否认,所以程苏下意识把翟明曦真当成单瑾喻的亲弟弟,继续脑补叛逆少年的故事,边自我介绍边问道:“你是瑾喻的亲弟弟吧?”

    “啊啊……”蠢货!

    程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继续道:“不会你做了啥蠢事惹瑾喻生气,她才把你捆起来吧!”

    “啊啊……”关你什么事!

    程苏对着熟人算是个话痨,这会儿自觉觉得这小子是瑾喻的亲弟弟也就是他的亲弟弟,顿时叽叽喳喳耐心说道,表示每个少年都有叛逆期和冲动期,但得好好学好,天天向上。

    翟明曦一脸嫌弃翻白眼。见对方不会给他松绑,彻底死心,干脆整个人摔在沙发上闭眼装死。

    程苏干脆又把瑾喻之前赌牌的光辉事迹说了,他话里特意夸大了不少,翟明曦可一句都不信,一脸鄙视不屑。那女人没本事不好好持家赌什么牌?浪费他小叔的钱。

    程苏当然不知道翟明曦心里想的,他自己说的一脸激动,又说自己因为瑾喻赢了多少钱,突然想到瑾喻今晚还会陪练,程苏自觉得分一羹给瑾喻亲弟弟,所以忙道:“小弟弟,你有存款不,一会儿瑾喻陪练,我们一起押注!”见翟明曦不说话,程苏瞧了他一眼道:“你要不方便,我替你拿过去押注?”

    翟明曦本就被程苏那一句‘小弟弟’差点气炸了,他全家都是小弟弟。又见对方要搜他的钱,今天他刚好身上藏了不少钱,昨晚因着被自家小叔收拾,他装可怜他妈塞了不少钱给他,还全是现金。

    他本打算今天请他哥们去唱k,哪里知道时运不济说那女人坏话的时候被人碰上,还被人狠狠收拾了一顿。

    他家虽然不缺钱,可他爸太严,他妈抬抠,他平日花费又多,除了年底有些存款,平日里还真没什么钱,几乎是月光族,所以他把这笔钱看的特别重,所以在见到对方把他的钱都搜出来,还说要帮他押注,还是押姓单的那个女人。他完全不相信之前面前男人说的那女人能替他什么赢钱,登时差点没气的吐出一口血,啊啊大喊想抢回钱,可惜他腿和手抖被捆绑的紧紧的,哪里能抢到,气的脸色涨红。

    程苏拍他肩膀忙安慰:“弟弟,你得相信你姐,我保证你今晚押注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啊啊……”还我钱!翟明曦双眼喷火恨不得弄死面前的蠢货。

    程苏和翟明曦这边热热闹闹,常钱天办公室气氛安静的吓人,单瑾喻眯了眯眼道:“你说景家大少点我让我帮他赢钱?”

    若只是如此常钱天表情不会如此凝重,刚开始他也被这一消息惊喜的不行,可随后听到方致音也会参加,常钱天心里就沉下去,他也不觉得瑾喻赌牌技术上能比得过方致音:“你怎么想?”

    “成!”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