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031章: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 文 / 禅心月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苏成辉可没有理会厉千雪的冷脸,更不会理会她的拒绝。

    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是在他计划之内,意料之中的对待。他也做好了长期坚持的准备,只是一点冷脸,他还真不放在心上。

    “千雪晚安,明天见。”

    谁要跟他明天见?谁要他说晚安?厉千雪对他自说自话的行为十分恼恨,只是女儿儿子都在,她实在不想当着儿女的面下苏成辉的面子。

    苏成辉走了,苏青桑看她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意味不明。

    晚上,推着厉千雪回她的房间。她跟小桃一起,扶着厉千雪去浴室洗漱,又扶她回床上躺下。

    小桃走了,苏青桑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床边坐了下来。

    “妈,你跟爸这是——”

    “我跟你爸也什么也没有。”厉千雪说得极快,完全忽略掉之前心里产生的那些悸动。更完全忽略掉她内心那些不平常的情绪波动。

    “……”她说什么了吗?苏青桑看着厉千雪一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有些玩味:“妈,我可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呢。”

    厉千雪的脸色有些微妙:“我困了,要休息了。”

    “哦。”苏青桑摸了摸鼻子:“我还想着跟想想念念视频一会呢。既然你累了,那我就回房间去再视频吧。”

    “诶。”厉千雪一下子坐了起来:“你这孩子。我就是困了,也不差这一会。”

    苏青桑笑了,大概也知道了厉千雪的心思。

    “妈。我呢是不会劝你跟爸复合的。不过你要是真的不想看到他,就让张叔把他赶出去。眼不见心不烦嘛。”

    看厉千雪不方向,她又加了一句:“不过你要是想让他留下来,也就别赶人家走了。家里这么多房间。不差爸住的一间,你说是吧?”

    厉千雪的神情这下带着几分尴尬:“谁要看到他啊?我才不想让他留下来。明天他再来,我就让张叔赶他走。”

    她说得相当的硬气,只是眼神却不若她话里透露出来的那样坚定。

    苏青桑心知肚明,也不知道这几天苏成辉做了什么,能让厉千雪的态度有所软化。

    她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不过,看到厉千雪比之前多了几分生气的脸,她倒是觉得眼前这样的情况也不错。

    厉千雪虽然高贵优雅,但是这么多年的教养与她所处的环境,让她的人看起来不管怎么样都透着几分端着的感觉。

    倒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眼前这样会生气,会愤怒,会不自在的厉千雪,给她感觉更真实,也更有生气。

    从这一点上来说,厉千雪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苏成辉对她的影响有多大。

    她一时还真的期待,厉千雪明天是不是真的能把苏成辉赶出去。

    …………

    苏成辉早早就来了,不是空手来的。学着卫庭的样子,带了一大束玫瑰花来的。

    厉老爷子一般都是厉家起得最早的那个人。看到苏成辉手上的花,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有些许变化。不过也只有一下。

    第二醒来的人是苏昱昕。他不说完全上手公司的事,怎么说这也是他的责任。所以每天早早起来,准时去上班。

    冷不防看到捧着一大束玫瑰的苏成辉,他是真的没能端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再后来是苏青桑。她看到这样的苏成辉,也有些不可思议。

    眨了眨眼睛,想着还在楼上的厉千雪。

    “爸,妈好像刚起。你,要不直接去楼上找她吧。”

    真不是她帮着苏成辉。而是万一厉千雪心肠冷硬到把苏成辉赶出厉家,那么他们当人子女的,看到总尴尬几分。

    让苏成辉上楼就对了。

    苏成辉感激的看了女儿一眼,抱着那束玫瑰花上了楼。

    厉千雪的脚是扭伤,真心不算太严重,忍一忍的话,自己起身走几步也是可以。

    她刚洗漱好,一只手虽然不方便,但是她实在不习惯被人侍候着做这些相对比较私·密的事。

    现在站在衣柜前,看了眼自己身上。挑了一件宽松款的衬衫,又拿了一条裙子。

    要换衣服的时候,遇到点麻烦。她只有一只手,要穿衣服还有点麻烦。

    正想着怎么单手穿衣服,身后的房间门开了。

    背对着房门的厉千雪也没细看,这会会进来的不是苏青桑就是小桃。

    “青桑,过来帮我穿一下衣服。”

    她昨天穿的是十分好脱的睡裙。这会一只手脱着睡裙,打了石膏的手正小心的半抬起来,好方便脱下。

    苏成辉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场。

    他站在那里,手上的玫瑰花一时都变得有些扎手了。

    “青桑?”厉千雪把裙子脱了一半,只有一只手的她正是卡住的时候。

    身后一只手帮着她轻轻的把睡裙扯了起来,脱掉了。

    “谢谢。”以为是苏青桑的厉千雪没想太多,拿过那件衬衫正打算继续。

    冷不防看到身后的苏成辉时她吓了一跳,她本来就是靠着衣柜站着的,脚上的伤此时一疼,她的身体就这么失去了平衡。

    苏成辉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手顺势一圈,将她圈进了自己的怀里。

    厉千雪没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所以这会她上半身是不着一物的。现在一只手打了石膏,一只手拿着衬衫。

    苏成辉抱着怀中的女人,不可控制的有了反应。

    “千雪——”

    这一声,几乎是呢喃一般。厉千雪想要站稳脱离他,偏偏脚不争气。她看着苏成辉,昨天还说要将他赶出去的话这会根本说不出口。

    “千雪。”苏成辉眯着眼睛,又叫了一声。他盯着她的目光,像是猎豹盯着猎物一般。

    她下意识就想往后退,放在她后腰上的手收紧,她被带进了他的怀里,紧紧的贴着的那种。

    不等她将苏成辉推开,他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先是小心的试探,再后来是深入,再到了后来就几乎是掠夺了。

    原谅厉千雪活了这么久,在这方面的经验实在是少得可怜。而男人在这方面永远会比女人多几分领悟力。

    她站不稳,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他身上。一时都不知道到底是疼的,还是因为他的吻而千万的脚软。

    情不自禁。

    苏成辉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修长而而有力的手指,轻轻的滑过她的后背。

    光滑的触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轻易的将她的身体搂紧,吻,也变得越发的缠绵了起来。

    结束的时候,厉千雪的呼吸急促,全身无力。站不稳的她任苏成辉抱着,他将她抱到了床上。

    拿过她刚才拿着的衣服,小心的为她穿好。而这整个过程,厉千雪根本没有反抗。

    她有点被那个吻给惊到了。那种几乎是灵魂都要被对方吞噬一般的感觉,让她的冷静自持消散无踪,完全忘记要怎么应对。

    扣子被一颗颗扣好,苏成辉用尽了全部的自制力。

    直到最后一粒扣子扣好,他多少松了口气。他不是禽兽,但是心爱的女人衣衫不整的在他面前,真的能忍住除非是圣人。

    看了眼一旁的轮椅,他上前将轮椅推过来。抱起了厉千雪。

    “苏成辉。”身体突然被悬空的感觉让厉千雪吓了一跳,等他将自己放到轮椅上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太紧张了。

    “走吧,下楼吃饭。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饭。”

    当然没有,厉千雪转身的瞬间,才看到了房间那一大束玫瑰,她愣了一下。

    刚才的情景涌入脑海,厉千雪的脸上一红,突然就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苏成辉,谁同意你上来的?”

    “你给我出去。”厉千雪赶人不算,还加了一句:“你要是不出去,我不介意让张叔上来把你赶走。”

    苏成辉本来放在轮椅上的手停了一下,他绕到了厉千雪的面前,半蹲下身体跟她对视。

    “你生气了?”

    “我没资格生气吗?”厉千雪指了指门的方向:“谁同意你进我房间的?又是谁同意你进厉家门的?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我没忘。”苏成辉看着她脸上的怒色,已经不像之前那样觉得无奈与焦虑,后悔跟自责。

    那些情绪还是有一些,但是更多的,他愿意把自己的心放在做一些实事上,而不是用在没用的后悔上。

    “千雪,你这样生气是因为我的登堂入室?还是因为刚才那个吻?”

    “你——”

    “如果是登堂入室,这时有我的女儿跟儿子,我想不出来,我来看他们有什么不对。如果是因为刚才那个吻——”

    “闭嘴。”厉千雪的声音提高了一度,苏成辉却在这时抓住她的手。

    “你刚才也是有感觉的,是吧。”

    “我才没有。苏成辉,你给我闭嘴。”

    厉千雪这下是真的恼羞成怒了,谁要有感觉?她才没有,一点也没有。

    “我恨你,讨厌你都来不及,哪里会有感觉,你给我——”

    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苏成辉竟然又一次吻住了她的唇。比刚才还要缠·绵,还要香·艳跟放肆的一个吻。

    他极尽自己之所能,挑动她的反应。

    她坐在轮椅上,生生被他压制得无处可逃。直到她再次软成一滩水。

    他退后一些,额头抵着她的,看着她呼吸加快,脸色泛红的模样,伸手轻轻的抚过她的脸。

    “看,你也是有反应的。”

    “……”厉千雪说不出话来,她应该甩他一巴掌,或者是直接给他一拳,但是她现在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要不是坐在轮椅上,眼下可能已经跌坐在地了。她没想到苏成辉会又来这一手,更没想到苏成辉的吻能让她这样沉迷其中。

    一时整个人僵在轮椅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无耻。”憋了好半天,厉千雪只说出这一句来。

    “恩,我知道。”他不否认。捧住她的脸,他极为认真的跟她对视:“不过怎么办呢?遇到你,我就只想着做一些无耻的事。”

    看着呆住的厉千雪,他又有些想笑。这样的厉千雪,少了几分冷傲,多了几分可爱。

    忍不住在她唇上啄了一记:“千雪,你真可爱。”

    厉千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苏成辉,他这是在把她当成孩子哄吗?

    她都四十多岁了,他竟然说她可爱?她心口起伏得厉害,后面赶人的话,却是再也没有说出口了。

    眼前的情况,她气势上就输了几分,哪还有脸赶人?

    可是这样一来,厉千雪的脸色就更加不好了。

    ………………

    苏成辉的车子停在公司门口的时候,脑子里都还在想厉千雪。

    不管是她因为被他吻而产生的脸红心跳,还是被他逗弄时的反应,都让他回味再三。

    这种心情其实真的很奇妙。以前没发现自己的心意的时候,不管厉千雪做什么,都可以无视掉。

    但是真正发现了自己的心意,明白过来自己的想法时,却又觉得厉千雪的一举一动都让他着迷。

    生气的她,愤怒的她,冷厉的她,不管是哪一面,都让他心动。

    想到她下楼时因为生气而拒绝他的靠近,主动坐在女儿旁边去的身影,他又觉得一阵愉悦。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进展都超出了他的预期。千雪的情绪起伏,不管是怒是恨,是喜是怨,在他看来都是好事。

    至少那表示她对于自己的一切不是无动于衷。他也会更有信心,坚持不懈的让她软化,心动,甚至再次爱上他。

    心情不错,进办公室的时候,脚步无比轻快。

    这两天因为厉千雪受伤的关系,他一直在医院照顾她,公事虽然不至于落下,但确实还有些事情要他自己亲自过问。

    乔然跟在他一进门就跟着进来了,报完了今天的行事例之后,将几份简历放到了苏成辉的面前。

    “苏总,之前黄秘书因为要生二胎了。所以她的职位要找人来顶上,你曾说过你的秘书要你自己亲自面试。这几个是笔试的前几名,你看看。”

    “放着吧。”

    苏成辉有两个秘书,总秘书姓黄,跟了他好几年了。做事什么相当的稳重。

    不过最近意外怀了二胎,黄秘书年纪不轻了,想把孩子生下来,早早就跟他说,打算上完这个月就要去养胎了。

    她的职位空出来,苏成辉让乔然招人。

    “这个笔试第一名跟第二名的都不错。其它几个也有自己的优点所在。我把面试时间约在今天下午了,你看可以吗?”

    “好。”苏成辉也不可能人人都面试,一共也就三四个人。他现在处理的投资案,数额都不小。

    跟着他出来做事的人,不管是黄秘书,还是乔然都有好些年了,他希望以后能招进来的人都是忠诚可靠的。

    不过苏成辉没想到,下午面试的时候,他竟然还碰到一个熟人。

    “大叔?”

    景姝进门的时候,看到了苏成辉,眼神一亮,一脸惊喜的模样。

    “大叔你怎么在这里?你也是来面试的吗?”她迈着极欢快的步子进门,似乎没有注意苏成辉坐的位置可不是一个面试者能坐的。

    苏成辉看着对方眉眼弯弯的笑脸,她笑的时候,跟苏沛真相似度又多了几分。

    想到女儿,苏成辉脸上的表情到底放松了一些。

    “是。我是来面试的。”

    “真的?”景姝吁了口气:“那怎么办?大叔你不就变成是我的竞争者了吗?不过大叔我告诉你。我可是不会认输的。我相信我的能力不会输给你。”

    “是吗?”这自信的模样也很像,苏成辉抽出了她的资料,看了一眼。

    “你叫景姝?”

    “是。”景姝这会似乎也明白过来了:“大,大叔,你怎么知道?”

    目光看着苏成辉面前的资料,又看着他坐的位置,她好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一样。

    “啊?大叔,你,你是面试官?你是千辉企业的人?”

    “是。”苏成辉坐下,看着景姝震惊的脸,这会收敛心神,一脸公事公办的态度:“坐下吧。你的笔试是第二名。成绩不错,不过,我有些问题,还是要问你。”

    “你说。”知道苏成辉是面试官之后,景姝的态度就变了。

    她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小脸上的笑意收敛不见,眼中是明显可见的紧张。

    “放松一点,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

    看在对方跟苏沛真那几分相似上,苏成辉不会太过为难对方:“你今天二十三岁?刚刚大学毕业才一年?”

    “是。”景姝说到这个,还有些不好意思:“是。我才毕业一年,也只有一年的工作经验。”

    “你之前不是在林市?那么为什么会想来林市发展?”

    “我能不说吗?”景姝看着苏成辉,似乎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苏成辉的眉心拧了拧:“可以。那么离职的原因,可以告诉我吗?”

    任何一个企业,都不会喜欢一直跳槽的员工。苏成辉自然也一样。

    “这个问题,我能不能也不回答?”

    景姝的回答让苏成辉的脸色严肃了几分,他抬头,似乎是第一次正视眼前这个小姑娘。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只能拒绝录用你了。”

    景姝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苏成辉没有多少同情。因为对方长得跟苏沛真有几分相似而产生亲切感是一回事,公事是另一回事。

    再怎么像苏沛真,也不是苏沛真。

    而他对工作一向很认真。他按下内线就要叫下一个面试者。

    景姝却突然抓住他的手:“我说。”

    她低下头,似乎是有些不情愿:“其实,我为什么来林市,是为了我男朋友。”

    “之前我在老家上班,上得好好的。可是我男朋友觉得,我跟他分居两地,他之前想让我来林市。我不肯答应,他就说我不爱他。后来好不容易妥协了,却总是很多抱怨。”

    “我很爱我的男朋友,想来想去就说服我的父母来了林市,可是没想到,我男朋友根本只是骗我,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新欢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成辉可没听出这段话里的重点。

    “我是想说,我面试贵公司的目的,不像其它的面试者那样高大上。我只是气不过。我本来可以回家的,但是,我是辞职跑出来的。回去肯定会被人嘲笑。我也不想让我前男友看扁。所以我来面试,想找一份工作,然后证明给我男朋友看,我也是可以的。”

    景姝似乎是不太好意思,她看着苏成辉:“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我没办法像别的应聘者那样,说我是因为热爱这一行才进贵公司。我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怎么单纯。”

    她绞着自己的手指,神情看起来似乎十分不自在。

    苏成辉看了眼对方的履历,想了想:“行了。我知道了。”

    “大叔?”景姝似乎还想说什么,苏成辉敲了敲桌面:“下个星期一,你来公司人事部报道。然后我会让人带你,告诉你你要做什么。”

    “大叔,你,你这是录用我的意思吗?是吗?”景姝一脸震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运一般。

    “是啊。是录用你的意思。”苏成辉看着她惊喜的模样,脸上带出几分笑意:“怎么?不是说要证明给你男朋友看?你要是不工作,怎么证明?”

    “大叔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景姝站了起来,一脸激动:“我一定好好努力,我也会加倍学习。我绝对不会拖公司的后腿。真的,大叔。你相信我。”

    “行了。”听着对方语无伦次的话,苏成辉也没生气。都是从年轻过来的,有些不稳重也能理解。

    “去吧。记得下星期来报道。”

    “一定一定。”景姝往后退了一步,因为太激动了,差点踩到自己的脚。她有些不自的笑了笑:“大叔再见。大叔你真是个好人。”

    “站住。”看对方要去拉门,苏成辉开口叫住她。景姝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苏成辉。

    “好好工作。还有,下次记得叫我苏总。”

    他可不想让人误会公司有什么关系户。

    “收到。”景姝给他敬了个礼,刚想叫大叔的,出口的话一转,变成了:“苏总,再见。”

    景姝出了门,脸上哪还有刚才在苏成辉办公室里装出来的那砦蠢样。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上面只有一句话:计划一切顺利。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