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493,我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 文 / 秦若虚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深夜的林城,已经没有了入夜时的万家灯火,整座城市仿佛已经开始了沉睡。

    酒店高级的套房里,只开了一盏壁灯,勉强照亮房间的一角。

    高大挺拔的男人逆着光影站在她的身前,她必须要仰着头,才能勉强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笑了笑,突然倾身过来,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脸距离她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呼吸也开始变得纠缠,“果果,谈情说爱这种事情我虽然不擅长,但并不难学,如果你喜欢,我会试着去做好一个情人。”

    “当然,我也会做好一个丈夫。”

    “至少”他又靠近了她一些,好像随时会吻下去,“不会让你觉得跟我结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他身上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不过瞬间就侵袭了她所有的感官系统,开始一点一点的蛊惑她的心神。

    她很想忽略,但她越是忽略,那种心神荡漾的感觉,就越强烈,强烈到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或者更准确点说,是找不到一个完美的理由拒绝他。

    尤其是在两人抵死缠绵,交付身心过后,她的拒绝总是不够纯粹。

    又或者,从一开始就不够存粹。

    宋果的一双小手撑在大床上,稍稍往后移动了一点,“林南城,你是不是跟很多女人说过这种话?不然怎么可以把爱情和婚姻那么神圣又美好的事情,说得就像是今天的天气很好那样随意?”

    “我见过善变的女人,但是”

    林南城低低的笑了笑,声音沙哑,“宋果,像你这么善变的女人,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说他想娶她,她说他是为了应付家里,又可以给心乔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和让步。

    他转而说会试着跟她培养感情,做一个好情人好丈夫,她又说他把爱情和婚姻当成了玩笑,没有半点真心。

    是不是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会选择她愿意相信的?

    宋果抿了抿唇,还没有想好说什么应付他,套房的门外就响起了门铃声。

    她条件反射一般直接钻进被子里,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把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生怕被别人发现。

    他站在床边看了一眼上一秒还跟他无声对峙,这一秒就已经慌乱无措般钻进被子里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间唇角弯起,低哑的笑声差点从滚动的喉咙溢出来,却又很快清了清嗓子,掩饰了过去。

    在门铃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他就绕过床尾,朝着套房的门边走了过去。

    他透过猫眼看了一眼门外的人,确定是他的私人秘书汤菲后,才伸手拧动门把手将门拉开。

    汤菲拎着一套高级女人套裙站在门口,在门没有打开的时候,总是有那么一两分不真实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她成为林南城的私人秘书后,除了宋果,从来没见过他的身边有女人出没过,更别提替他给女人买裙子,送内衣到酒店套房这种事情。

    所以此时此刻,她对套房里的那个女人十分好奇,好奇到林南城将门打开的时候,她第一眼看的是摆放在房间中央的大床。

    上面的白色被子隆起,能够看得出来里面有人。

    林南城察觉到汤菲的眸光,挑了挑剑眉,“汤秘书,把衣服给我,你可以走了。”

    “哦,好好的,总裁。”

    汤菲连忙收回视线,将手中的购物袋子递给了林南城,而这一眼,直接让汤菲愣在了原地。

    因为面前的男人勃颈上到处都是女人的指甲留下的挠痕,熨烫精致的白色衬衫领口处,更是沾染上了几个明显的口红唇印,从这一点上,就可以轻松的判断出这个房间之前发生过什么样的激烈情事。

    虽然震惊,但她没有露出太多不该有的情绪,末了还很专业的问了一句,“总裁,一会儿媒体会来很多,用我替这位小姐打掩护吗?”

    “不用了,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话落,没在给汤菲提问的机会,就将套房的房门关上了。

    宋果蒙着被子,距离又有些远,以至于她只隐隐约约的听到了门口传来的是一道娇柔甜腻的女声,并没有听到两人具体的谈话内容。

    等到林南城迈着沉稳的脚步重新走回来,她才从被子里钻出来,看向站在床边长身玉立的男人,以及他手里贵的咂舌的高级女士套装品牌购物袋,“林南城,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能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不合适,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乖,先把衣服换上,其他的,我们可以慢慢谈。”

    林南城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似乎对这种话题已经免疫,又或者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干脆就选择什么都不说,只做。

    衣衫不整的她,跟衣冠楚楚的他继续这样谈下去,确实在心理上会有一些落差,好像总会不由自主的心虚。

    尤其在看到他勃颈上密密麻麻的挠痕时,那种心虚的感觉就会越强烈,甚至强烈到让她不敢与他对视。

    她几乎没有犹豫,就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精致购物袋,随后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你你转到那边去。”

    “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还用这么多此一举吗?”

    宋果听到他的话,嫩白的小脸迅速的变成了绯红的颜色,她皱了皱眉,小手继续指向他身后的方向,“林南城,你快一点。”

    男人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不情不愿的转过身。

    而她不知道的是,透过窗帘缝隙后面的落地玻璃窗,他可以将她满是痕迹的姣好身材尽收眼底,并且一览无余。

    宋果并不知道未着寸缕的自己已经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而是径自的穿着小内衣小内裤,最后才套上那条裸粉色的薄纱长裙。

    不得不说,他的眼光很好,这条裙子很衬她的肤色。

    精致的剪裁,更将她的腰身线条勾勒的淋漓尽致。

    她将埋在里面的头发撩出来,黑色的及腰长发,在偏暖橙色的灯光映衬下,海藻一般柔软顺滑,衬得她的皮肤愈加白皙,像是一只从水底走出来的千年水妖,一举一动,都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

    衣服是后背式的拉链设计,她努力的够了一会儿,也没有把拉链拉好,正要张口求助,她就在窗帘缝里的玻璃窗里,与男人深黑如夜的眸光纠缠在了一起。

    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情--欲,她想,如果不是知道外面有一堆记者,而宋岐山也会来向他兴师问罪,他大概会在这一秒种就把她压在身下吃干抹净了。

    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却又觉得这样太过矫情,只能嗔怒道,“林南城,你怎么能偷看我换衣服呢?”

    他摊开手,低低的笑了两声,非常无奈又宠溺的语调,“果果,如果我的记忆里没有出现差错的话,是你让我转过身的。”

    话外的意思,就是她怪不到他的头上。

    “林南城,你在强词夺理。”

    宋果漂亮的双眸依然紧盯着他,“你明明可以选择不看的。”

    “这是什么道理?”他挑了挑剑眉,语调认真,“总不能送到眼睛边,我还装柳下惠吧?不看白不看啊!”

    “你”

    宋果一时语塞,却又找不到骂他的话,最后只能从床上跳下来,疾步往套房的门口走去,一副再也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果果,你裙子的拉链没拉好,能看到侧面的胸形轮廓。”

    “不用你管。”

    “哦?”男人的声音含笑,又低低的说了一句,“果果,现在外面都是记者,你这个样子出去,只会让他们的报道更加天花乱坠,甚至还会添油加醋,说你勾引我”

    宋果再也受不了,转头看向他,恶狠狠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林南城”

    “嗯?”

    他挑眉应了一声,就迈开长腿朝着她走了过去。

    在马上要接近她的时候,她赶紧偏头躲开了他深邃如夜的眸光。

    他笑了笑,大手很随意的挑起一缕她的秀发,凑到鼻端仔细的闻了起来,“你刚刚在床上叫我名字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么恶声恶气,要不要我再重复一下之前的事情,让你记起来,你是怎么叫我名字求饶的?嗯?”

    说着,他的俊脸就凑到了她的耳侧,并朝着她的耳侧缓缓的吐出一口热气,让她浑身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她伸出小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阻止他的靠近,“林南城,你能不能不要耍流氓,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

    “可以啊,但你一直都没给我不要动手动脚的机会,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不管她说什么,他都能用满嘴的道理说服她,或者更准确点说,是不给她任何可以反驳的机会。

    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抓住她话语里的漏洞,然后利用漏洞让她哑口无言。

    她现在突然有一种会被他吃的死死的感觉,而且还很强烈。

    宋果赤着脚站在地面上有些凉,她不禁皱了皱眉,“林南城,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不要自暴自弃。”

    她退后一点,男人就迈开脚步跟着,直到她的背脊靠在套房的门板上,才被迫停下,而男人也不再靠近,而是抬起右手的手掌,撑在套房的门板上,对她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包围圈,“果果,如果不要脸能够把你娶回家,那我宁愿不要脸。”

    宋果好看的秀眉蹙得更紧,还没有说话,男人已经抬起另一只手,将后背长裙的拉链拉合上了,“现在,我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是跟我一起出去面对外面的狂风暴雨,还是选择放弃我,听从你父亲的安排,然后找一个差不多的男人结婚生子,一辈子无波无澜。”

    他抬起左手,深黑的眸子盯着上面表针,一秒接着一秒的数。

    “1”

    “2”

    她咬着唇,听着他沉声的数着时间,直到他马上要数出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她才低声说道,“林南城,我连我自己的幸福都保证不了,又怎么能保证给你幸福?你换个人试一试吧?好吗?”

    “不好,我要听你的答案。”

    宋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了一句,“抱歉。”

    她和他在一起,注定会拖累他,而她的父亲又是出了名的吸血鬼,无底洞,他娶了她,不仅仅是娶她,还娶了整个宋家。

    宋岐山会想尽办法榨干他的血,而这些,都是她不得不考虑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在五秒钟之内完全想好、

    但既然他想要一个结果,而她也理应给他一个结果。

    那么,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你想好了吗?”

    她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

    “那好吧。”

    男人渐渐的后退,解除了对她的包围圈,“既然你这么不愿意跟我有所牵扯,那么从今天开始,我林南城也不会在你身上浪费一分一秒,记住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儿,都不要来找我,更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因为你再求到我的时候,我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他一气呵成的说完,就将她从门前拉开,接着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记者蜂拥而至,瞬间就将他围剿的水泄不通。

    他径自朝前走着,任由记者问着一个又一个的犀利问题,全程都没有回应一个字,好像默认这只是一场绯闻,但又好像是因为事情被突然曝光而心情不好,面色阴沉似水,没有一个人干真正的靠过去。

    宋果在林南城走出去以后,整个人就靠在了门板上,并一点一点的滑落到地面上,眸光变得呆滞起来。

    大概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所以在突然失去的时候,才会这么措手不及。

    又或者他的温柔太诱人,以至于她在他有过温柔给予的房间里,总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心跳,还有过热的体温。

    有什么东西不停的从眼底溢出来,然后一滴接着一滴的从眼眶滑落,她拼命的压抑,可眼泪却越掉越多,最后她干脆双手抱膝盖,埋首其中,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心痛蔓延。

    3.7.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