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青春小说,看出你想要的味道,校园堂小说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第1152章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43) 文 / 秦舞

无弹窗,看的爽,网址记住哦!www.XiaoYuanTang.net 校园堂的拼音,好记。

记住网址:www.XiaoYuanTang.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

    头号佳妻:名门第一暖婚最新章节!

    许安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哪里需要谢谢她,要谢,也应该是她谢谢他。

    因为他,她在陌生的城市有了依靠,不再孤单和害怕。

    因为他,她一点点的解开了心里的结,选择了释放自己,接受爱和被爱。

    因为她,她现在每一天都过的很幸福,每天睁开眼睛想到的都是甜蜜快乐的事情。

    这是她活了二十二年来,从未有过的体验。

    因为他,她现在也开始期待一个家,期待一个温暖安稳的生活。

    因为他,她变成了一个有希望的人,一个有梦想和期待的人!

    许安上前轻轻拥抱住了程子洋,很紧很紧,她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他。

    她有多么需要他,有多么的爱他。

    许安的心意,程子洋如何感受不到,他很感动,也很庆幸。

    他们曾经错过五年,但终究老天爷对他们不薄,到底还是给了他们重逢,给了他们相爱的可能。

    两个人拥抱许久,才依依不舍的拆开彼此。

    许安说:“我们去吃饭吧,我都饿了!”

    现在时间已经是中午了,甚至已经快过了饭点,程子洋有些愧疚。

    他居然忘了这个事情。

    他带着许安去吃饭,不是多大的饭店,但是里面的菜的确是正宗的F市菜。

    很美味,许安很喜欢。

    程子洋说:“有没有觉得这里的厨师做菜味道,可以媲美大酒店的主厨了?”

    许安点点头:“还真的是!”

    程子洋说:“算你有眼光,不过齐叔十多年前的确是大酒店的主厨,后来受了伤就提前退下来,然后就开了这家饭店!”

    许安眨眨眼:“齐叔?”

    正说着话,外面突然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体型壮实的中年男人。

    男人一边端着菜,一边笑着道:“小洋这孩子就会说笑,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程子洋说:“不管多少年前,我说的也不是假的不是?”

    齐叔笑了笑,说:“得了,你小子好不容易回来,就别耍贫嘴,若真喜欢齐叔做的饭,待会就多吃点儿……对了。记得给你女朋友多夹点菜,你看小姑娘瘦的!”

    程子洋笑着点头,齐叔跟许安打了招呼,人就出去了,说厨房正忙着。

    许安看着程子洋,说:“你跟齐叔好似很熟啊!”

    程子洋点点头:“齐叔是我爸的高中同学,当初和我爸关系很好,后来两个人很巧的一起因为家庭原因辍学了。一个去学了厨师,一个去学了木匠!”

    提起程子洋爸爸,许安心里总有点儿不是滋味,她说:“齐叔人挺好的!”

    程子洋“恩”了一声:“是啊,很好。我去北京这几年,齐叔经常去看我爷爷,对我爷爷照顾许多……齐叔心里始终觉得对不住我,对不住我们家,因为当初我母亲跟我父亲,是他撮合的,没想到我母亲最后丢下我们走了……”

    许安再次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让程子洋先吃饭,多吃点儿。

    程子洋给她夹菜,说:“你才该多吃点儿,齐叔说的对,你太瘦了!”

    ……

    程子洋这次回来,的确见了许多曾经不敢见,也不想见的人。

    比如爷爷的那个破旧的四合院。

    比如帮忙打扫四合院的邻居大妈

    比如齐叔和齐叔的这家饭店。

    其实不管是邻居大妈,还是齐叔,都跟自己无亲无故。

    可在这个城市里,他们却是让他觉得温暖的人。

    饭后,程子洋带着许安重新回四合院。

    许安心里很担心,自己今天回来,家里人,还有母亲都是知道的。

    她记得她还在电话中跟姐姐说过,大概飞机中午会到。

    姐姐还说会让姐夫安排车子去接自己。

    但是现在,算是什么情况

    程子洋看许安步子微顿,表情中也带着迟疑和犹豫。

    他很轻易的猜到了许安所想。

    他说:“你母亲以为你下午三点才会到,所以你在下午四点左右回到家,是没问题的!”

    许安眨了眨眼睛:“下午四点?”

    程子洋挑着眉点点头,说:“你姐姐和姐夫很好,他们给我们制造了私下在一起的时间!”

    许安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你是说我姐和姐夫……”

    “嘘——”程子洋阻止她说下去,握着许安的手道:“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你的时间属于我,我的时间也属于你……”

    说完,他看了一下腕表时间:“现在是下午的一点三十六分,从这儿去西区别墅,大概需要四十五分钟到五十分钟左右。我们只剩下一个多小时……”

    许安怔了下,程子洋已经握紧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很快又回到了四合院里。

    卧室里,很温暖,先前走时,程子洋就没有将空调关了。

    卧室的门被关上,许安的身子被抵在了门上。

    温热的气息在四周的空气中流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

    两个月不见,对于热恋中的人,那是太过漫长的一段岁月。

    每一晚,每一时每一刻,他们都在思念的焦灼中煎熬着日子。

    是的,煎熬。

    明明只有两个月,可那感受,竟是比此前分开的那一年多,还要折磨人。

    两个人几乎同时向对方索吻,然后就是浓的化不开的情愫混合着温暖的空气在周围扩散,弥漫……

    思念拾掇着身体去叫嚣,于是彼此的肢体语言,便更加迫切的想要去让对方悉解自己的所想。

    唇舌在纠缠中不断分泌出暧昧的气息,彼此撕扯着彼此的衣物,地板上很快狼藉的一片。

    等到他们的身子倒在宽广的大床上时,彼此都已经是不着一缕。

    白色的床褥上,许安黑色的长发弥散开来,配上那蕴红的小脸,如水的眸子,还有早已经被吻得微微红肿的嘴唇,更显娇美动人。

    程子洋迫不及待的再次啄住她的红唇,滚烫的大掌将她紧紧扣在怀中,再一次深吻,沉沦……

    前几天,F市也下雪了,但雪下的不算大,积雪也不算厚,这几天天气都不错,那仅存的一点儿积雪已经基本化完了。

    但空气的冷,却始终没有得到缓解。

    刚才在外面时,许安就觉得今年的F市,比往年冷。

    可此时此刻在这个房间里,在这张大床上,她却不感觉冷了。

    她甚至觉得很热,应该是很热的,身上已经汗湿了,某种此起彼伏的气息在这种人造的炽热中走投无路,只能跟着一起燃烧,不断的燃烧。

    窗帘是拉上的,但是室内的光线并不昏暗,若说昏暗,那昏暗的必然是许安的脑子。

    如飘在空中,找不到落脚点,只能这么一直飘着,一直飘着。

    两个人,对于交往不算多久的他们来说,再次贴近,那感觉亲切之中会多出几丝别样的感觉。

    就比如最开始时,她其实是有些疼的,那种疼让她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晚。

    又或者,是没有第一晚痛的,毕竟那时候她是带着一种决绝去做的。

    而现在,她心里再渴望被怜惜,渴望被爱着,渴望被包裹和保护着。

    这是她十七岁时,就青春萌动爱上的人,这个人,就是她的整个青春。

    她紧紧勾着他的脖子,忍下一切疼痛,终于他们用最完美的方式,将思念彻底说透。

    那一刻,她是圆满的,她相信他也是。

    痛并快乐着,而仔细说来,快乐的成分似乎又更大。

    交织缠绵中,许多的东西一点点被释放,被扩大……

    于是,酣畅淋漓,火树银花,天崩地裂……

    再一点点的,陷入满足到欲死的沉寂中……

    许安似乎看见远方有海浪侵袭而来,那海浪一波波的冲在她的身上。

    又一点点的将她推高,一直推到云端之上。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这也是她此前没有过的感觉。

    大抵是,被思念和内心满到要溢出来的感受,所刺激到了。

    大抵是,她发现自己真的懂得爱,和被爱了……

    不管哪一种,始终是值得欢喜的,她是欢喜的。

    ……

    等两个人洗完澡重新穿戴好衣服,已经是下午三点。

    程子洋亲自为许安系上围巾,问她:“累不累?”

    许安脸上一红:“你说什么呢?”

    程子洋挑眉:“怎么?不累?看来这段时间你体力增强了不少!”

    许安脸上更红,伸手就去打他:“让你再胡说!”

    程子洋笑,握住她的手扣紧,放在自己的唇边深深一吻:“还真是个小傻瓜!”

    许安抿着唇,对着程子洋笑了下,两个人一起走出房间。

    程子洋将许安送到了市区一个十字路口附近。

    那儿常墨琛已经安排了车子等着许安。

    下车时,到底是依依不舍的,但许安知道,程子洋现在也得马上赶回去排练。

    距离演唱会开始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五个小时。

    许安说:“你好好加油,我相信这次演唱会也一定可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程子洋揉了下她的头发:“借你吉言!”

    “都说了不要摸我头发!”许安抱怨了一句,跟着,就笑了。

    她伸手拉住程子洋的左手,指尖摩擦着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

    戒指的内环,刻着她的名字。

    关于今天一早她的戒指突然从手指上滑落的事情,她始终是心有余悸的。

    可她相信,上天是会保佑他们的,今晚的演唱会不会有问题的,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许安说:“程子洋,你听着,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今晚!”

    程子洋怔了下,跟着点点头,说:“我知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许安最终下了车,对程子洋摆摆手,就坐上了姐夫安排的车子里。

    行李已经被那辆车的司机提前提了过去。

    两辆车子错身,是分别。

    许安一直目送着程子洋的车子走远,才依依不舍的转过头。

    她又看向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眼波闪烁着。

    心里一直祈祷,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许念的电话几乎就在下一秒,就打了进来。

    姐姐还真准时,但她觉得应该是司机刚才通知了姐姐。

    许念说:“安安,你坐上车子了么?”

    许安:“恩”了一声。

    想到姐姐和姐夫特意安排她跟程子洋几个小时的相处,她又红着脸说了句:“谢谢你,姐姐!”

    许念笑:“不用谢我,姐是过来人,知道那种感受,而且你如果直接回家,只怕你想再见到程子洋,就不那么容易了!”

    许安知道母亲一直反对自己和程子洋的事情。

    怎么说服母亲,她其实到现在都还没想好。

    许念大抵也知道许安的忧愁,说:“先别想太多,好不容易回来了,应该高兴才对,而且你要始终记得,船到桥头自然直,妈也不是那种完全顽固不化的人,时间久了,她会同意你们的!”

    许安点了下头,说:“我知道,放心吧,姐,我没有想不开!”

    许念说:“那就好……那你先坐车吧,我带着小念之和小忆之在家里等你,你不知道,两个小家伙知道你要回来了,都很高兴呢,尤其是小念之,口中一直喊着‘姨姨’‘姨姨’,对我可都没叫的那么亲!”

    许安笑:“我都这么久没回来了,难得小家伙还记得我,得,算我没白疼他……那姐,我先挂了,我们待会儿再说!”

    许念应了一声,两个人挂了电话。

    彼时的许安,虽然心情还是有点沉重的,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了许多。

    几个月没回来了,她也很想家了,不管如何,先回家,见见家人,再说。

    其他的事情,正如姐姐说的,时间久了,总会解决的。

    是的,总会解决的。

    ……

    彼时,F市机场,另外一架从上海飞来的飞机着陆。

    约莫十分钟左右,出站口走出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男人穿着宽大的羽绒服,带着墨镜,背着一个很大的包。

    感觉那包里,像是带着吉他。

    他望着机场外面的情景,薄薄的唇抿了下。

    他有多久没有回F市了?似乎很久了吧。

    以前,真的不太敢回来,每个月给母亲寄生活费。

    最开始,还给母亲打电话,后来电话都不敢打了。

    他知道自己是个活的很失败的人,但失败的人也不是没有机会站起来。

    可此时此刻,却有人亲自,将他的机会,给掐死了!

    ————本章4056字————

校园堂手机站:m.xiaoyuantang.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邮箱投诉】←←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澳门金沙娱乐